“逃税者”的应对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Company & Industry 公司产经 -

说能力。

一时之间,互联网公司成了“人人喊

打”的对象。税收压力的陡增让所有互联

网企业不得不重视起来。今年的达沃斯论坛

上,“数字经济税收”成为了一个热门话

题。LinkedIn、Facebook、eBay和亚马逊已经警

告自己的股东“法律环境的变化有可能会推高自 己的缴税额度,损害自己的业务发展”。

但是,互联网企业并不会坐以待毙,长久

以来,谷歌、Facebook等企业得以发展的秘诀

不仅仅局限于创新和避税,还有它们强大的游

就在达沃斯论坛结束后不久,代表“美国和

非美国软件、内容、社交媒体和电子商务公司”

的“数字经济集团”(Digital Economy Group) 给经合组织写了一封信,表示该组织以及其成员国专门针对互联网企业采取的特别税收措施

是不公平的。

“跨国企业的避税行为历来都有,互联网

企业不应当受到区别对待。没有任何一家公司

可以通过采用互联网业务来获得成本优势并且

可以杜绝竞争对手也同样这么做。”数字经济集

团说,“在全球经济中,使用数字交流模式的公 司比比皆是,这些企业同样也是数字经济的一部分。因此,任何针对跨国企业避税行为的措施应

该是全行业通用的、公平的措施。”

除了代表的游说外,各大互联网企业也各

自展开了行动。谷歌和苹果一直都在为说服美 国政府而共同努力;在2月10日奥朗德访问美国湾区的时候,Facebook首席财务官谢莉尔·桑

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谷歌总裁埃瑞克·

施密特(Eric Schmidt)和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

克·多西(Jack Dorsey)组成了一个“豪华游说

团”,向奥朗德阐明互联网企业的特性以及对于

法国发展的重要性。

“我们一直在强调美国的互联网企业并没 有违反任何一个国家的税收政策,相反,我们还为一些国家的就业问题提供了一点帮助。”

桑德伯格说,“避税行为是所有跨国公司都存

在的问题,这也与现在的环境有关,互联网企

业因此单独受到责难是不公平的。”

谷歌们也不是单独作战,奥朗德访美代表

团成员之一的让-大卫·钱伯顿(Jean- David

Chamboredon)是法国反对提高企业税收的“鸽 子运动”(Pigeon Movement)的领导者。在他看来,奥朗德访问湾区,特别是硅谷时应当看

到“是效率、自由、资本和环境造就了硅谷以及

美国科技行业的繁荣”,而不是“拼命向互联网

企业收税”;同样站在互联网企业一边的还有四

大会计师事务所等金融机构,在它们看来,发达

国家应当采取更为灵活的互联网企业税收政策,

因为一刀切的方案会对现在的数字经济产生不利 影响,影响全球的经济发展。

当然,互联网企业还有一个终极法宝——避

税天堂。正是因为有了一些低税率国家和地区的

存在,让互联网企业通过转移收益来实现避税的

目的得以实现。在欧盟范围内,爱尔兰成为这

样的“卧底”:它的公司税率只有12.5%,远低

于法国33.3%的平均税率,受到这样低税率的吸 引,谷歌、苹果和Facebook都将自己的总部设立在爱尔兰,欧洲客户所附的款项也全部归为爱尔

兰分公司;原本将欧洲总部设立在瑞士的雅虎也

在瑞士受到欧盟压力准备取消本国公司海外业务

税收减半措施的时候选择将总部搬到爱尔兰,继

续寻求避税天堂的庇护。

因此,尽管乔奎因·阿穆尼亚没有明说,人

们普遍相信他所指的“有嫌疑的欧盟成员国”中

必有爱尔兰。

混乱与统一

法国与爱尔兰之间如此大的公司税率之差表

明各个国家在针对“互联网公司避税”问题方面

的态度大相径庭。实际上,即使是在“讨税者联

盟”中,如何处理该问题也存在着不小的分歧。

如上所述,经合组织一直都希望采取渐进 式的办法,让互联网企业上报其在各个国家的经济活动和收益,以此为各国政府的收税提供合理

依据。在回复“数字经济集团”的信件中,它表

示这样的措施并不是专门针对互联网企业,而是

整个“数字经济”,因为现在世界上“已经很难

找到单纯的‘数字公司’,而谷歌等企业所代表

的‘经济数字化’才是世界经济的趋势,是我们

应当关注的对象”。

同样,各个国家之家的税率差异是不太可能

消除的,而让互联网企业接受这样的安排也绝非

易事,因此,帕斯卡·圣阿曼斯在接受《金融时 报》采访时表示这将是“一个复杂而且有争议的过程”,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单单是准备

改革的提议就要花上经合组织两年的时间。

也正是因为如此,经合组织担心欧洲和发展中国家会失去耐心,单独采取行动——实际上,

法国、意大利、智利等国的行为表示这种趋势已

经开始了。圣阿曼斯警告说:“这样的行动会导

致全球税务的混乱,最主要的表现就是重复收税

的大量出现。”

互联网企业也对可能到来的“税务混乱”

感到担忧,世界第四大付费数字内容供应商里 德爱思唯尔集团(Reed Elsevier)税务部门总裁保罗·莫顿(Paul Morton)表示:“经合组织

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计划给我们带来了

很高的风险,但是如果该计划失败了,风险会

变得更大、更加不可控制。我到现在还没碰到

一个希望它失败的人。”

所幸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像法国那样激进。

英国尽管警告亚马逊等企业正在“损害英国的税 务基础”,却表示不会像法国那样计划对互联网企业加税,导致重复收税的出现;而美国则充当

互联网企业——大多是在硅谷——的保护伞,虽

然奥巴马也多次批评谷歌等企业转移收益的行为

是不道德的,但是却在与奥朗德的会谈中表示希

望法国不要对互联网企业采取激进的措施,担心

这会“损害互联网企业的创新和发展”。

英美两国的领导人都将希望放在今年年底在 澳大利亚举行的G20峰会上,有关数字经济税收的议题已经成为G20关注的焦点之一。很多人希

望本次会议的东道主、澳大利亚总理托尼·艾伯

特能够在会上有所动作,推动让互联网企业上报

其在各个国家活动与收益的事宜。

“我发现这么做有很多好处,它对这些企

业最大的影响是让它们名誉受损,但不会直接

影响到它们的财务报表。”澳大利亚洛伊研究 所(Lowy Institute)主管迈克·卡拉干(Mike Callaghan)表示,“这比直接讨税的效果要温

和得多。”

∧互联网企业并不会坐以待毙,长久以来,谷歌、Facebook等企业得以发展的秘诀不仅仅局限于创新和避税,还有它们强大的游说能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