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户籍困终身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From the Editor -

空气污染、水质异味、房价畸高、就业不稳,当诸如此类

的民生难题成为中国人难解的心头之痛时,其实还有一个更浓 重更无奈的阴影如影随形,令人毕生难逃其纠缠,那就是数十年不变的户籍制。

最近,网上流传一个帖子,设问“美国没有户籍制度为何没

有乱套”?其中写道,“美国没有户籍制度,美国人没有户口,

也没有派出所村委会居委会这样的管理机构,美国公民每迁徙到

一个新的地方,就自动成为了那里的居民,自动地拥有了该地的

管理地方政府的权利——选举权和其他政治参与权利,自动地享

受当地的社会福利待遇。不需要申请或批准,不需要办理什么户 籍手续。美国社会为何没有乱套?”

这样的情景,对中国人来说确实难以想象。如果让一个农

民兄弟设想自己去到美国,口袋里没了户口本,恐怕一时会茫

然不知所措。何止农民,当初刚踏上新大陆的中国留学生,大

体都经历过一阵没有户口本的惶恐,感觉自己仿佛悬在半空不踏

实。现在我们知道,美国人平均一生要搬十几次家。正是经由这

种信马由缰式的迁徙文化的熏陶,美国人血液里才流淌着一种天

生的自由精神。

户籍制的实质是剥夺人的自由。早在1954年新中国的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迁徙自由”还被列为公民的

一项基本权利。但是,随着日后的多重政治变迁,户籍制的推行

实施,人们逐步被禁锢在一本薄薄的户口本上动弹不得。终其一

生,读书、择业、购房、就医,乃至婚丧嫁娶、置业乔迁,“户

口”二字极大地束缚了人们自主选择的自由,粗暴地限制了人生

自主活动的半径。

户籍制的不可理喻,更可怕的在于人为设置了城乡二元结构 的藩篱,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的通道被彻底堵死,使得同一国家的公民分隔为两个难以逾越的等级,造成了城乡不同人群截然不

同的命运。正如有网文感慨的那样:“你若是城镇户口,你就是

人上人,你不用种地,你可以吃商品粮,你就有机会获得就业岗

位,有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哪怕是个痴呆儿,也可以娶到农村的

美女。若是不幸生于农村,身为农民,尤其是僻远穷苦的农村,

就注定一辈子劳作,自生自灭,伴随着愚昧无知。”

随着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的

出台,一纸户籍困终身的局面行将结束。《改革意见》明确提

出,“努力实现一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

落户。”“不断提高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职业院校毕业生、

留学回国人员等常住人口的城镇落户率。”并且明确了不同等级

城市的户籍改革路径,全面放开了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基

于常住人口规模,对中等城市、大城市以及特大城市确定了不同 的落户政策。

于是,有人欢呼“新户籍时代”的到来,其中特别引人注目

的,是户籍制度改革释放出来的对经济的直接拉动和人口红利。

有人测算过,根据户籍制度改革的时间表和具体目标,2014-2020

年户籍改革红利对GDP增速的拉动作用在平均每年1%左右,户籍

改革红利对GDP总体的贡献率将达到5%。而已经出现的由户籍制

度改革带来劳动力紧张趋势的明显缓解,则有望进一步推迟“刘

易斯拐点”的到来。

在我看来,户籍制改革的最大红利是中国人的精神解放。“树挪死,人挪活”。摆脱户口的桎梏,建立城乡统一的户

口登记制度,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的区分,不仅可以

为城镇化提供源源不断的劳动力,归根到底在于消除了对农民的

身份歧视之后,将为全体公民提供平等发展的机会。

人口的自由流动,从来是社会成员的智慧才能和生机活力

迸发涌流的前提条件。在自由的天空下,始终有一只“看不见的

手”在起调节作用,进而可以造就远比僵硬的行政控制更有效更 合理更健康自如的供需平衡。当习近平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时,想来户籍制的改革,应该是这个所

谓“第五个现代化”的题中之义。

然而,任何改革都需要成本。打碎数十年一贯制的户籍制

枷锁,不仅要排除利益集团的阻挠和旧观念的束缚,还必须货

真价实让农业转移人口共享所在地城市居民同等的基本公共服

务,而这决非轻而易举能够做到。总之,户籍改革只是刚刚破题

起步,我们且慢一味陶醉在八字一撇刚开写的红利上,唯有设想 更多的困难和阻力才能争取最好的结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