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改变利率双轨(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不同轨)的现实,实现利率并轨后真正与风险对称的利率结构。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Experts Say -

对制造业而言,最大的挑战就是能不能创造出符

合消费者需要的产品和服务。无论是技术还是创新方

面,这只有依靠市场。所有政府提出主导的行业,最

后都有问题,比如产能过剩。

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中,人才、资金、项目、企业都是可以流动的,那么这时候的决定性因素往往是当地的地理、历史和文化。

佛山的金融高新技术服务区紧邻广州,规模相当

于北京的金融街,中国主要的大银行都进驻了,甚至

成了不少跨国银行的后台服务中心。而中德工业服务

区的特色就是瞄准德国,对中小企业的支持的制度、

体系堪称样板。

资本价格亟待合理化

在调研中,最令人吃惊的指标是贷款占GDP比重。佛山数据仅为84.9%,在16个高收入城市中是最低的。如果说北京和上海作为金融总部和金融中心的数据较高可以理解,那么在全国平均121%的水平

下,显而易见,佛山面临着金融抑制。佛山是依靠中小企业发展起来的,而中小企业

缺钱,这早就不是秘密了。这个数字提醒了我们,

金融市场中利率双轨制是资本市场上最大的扭曲。

所谓双轨制,一轨是银行贷款利率只有7%、8%,另外一轨就是影子银行,贷款利率动辄20%。中国的

汇率、农产品价格都已经并轨,利率并轨势在必行。

利率并轨,就是说20%的要降下来,7%要升上

去。那些得到7%贷款利率的,实际上是在享受补贴,

而这部分项目往往是国有企业和有政府背景的项目,

导致有限的信贷大多分配给了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以及

房地产投机。 中国经济中最有活力和潜力的民营企业尤其是中

小企业却难以获得必需的资金发展优质项目,生存得

很辛苦。由于难以从正规金融机构获得信贷,本地中小企业被迫依赖于影子银行信贷。高额的融资成本阻碍了它们的成长,并

限制了其创新与创造就业的能力。不

公平的信贷环境导致民营经济转型升

级更为艰难。

银行贷款利率之所以能够保持

在7%,是因为存款利率太低。中国

的这个基准价是在向欧美看齐,但是欧美处于“病

房里的经济”,金融危机以后实行量化宽松,所以

利率非常低。

中国资本的基准价格一定要合理,否则整个资

本市场都是混乱的。但这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这个挑战超出了国界。因为现在全球整个金融市场是被欧美主导,欧美包括香港的利率是零。但欧美的

零利率不能用到中国经济中。

对中国这样一个实体经济高速增长、不动产

理性重估持续发生的经济体,如果实行目前国际流

行的“病态”零利率政策,必定会导致中国境内资

本市场的混乱与扭曲,并为中国未来的金融危机埋

下种子。

中国应该降低银行准备金率,能够使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得到足够的流动性。但是同时必须提

高存款利率和正规银行的贷款利率,因为中国的银

行体系基本上是农民工、退休工人存钱,然后借给

国有企业及买了很多房子的富人。

这个结果是极其不公平的,造成的潜在社会

及经济矛盾非常深刻。所以,我认为存款需要加

息,目的是为中小企业贷款降息(从高利贷降到正常市场利率),这就要求在提高存款利率的同时提供更多的流动性和有效的信贷给有效率的中小民

营企业。

我们需要改变利率双轨(国有企业与民营企

业不同轨)的现实,实现利率并轨后真正与风险对

称的利率结构。

(本刊记者董晓寒根据8月8日由上海金融与法

律研究院主办的“鸿儒论道·探寻中国城市发展模

式:以佛山为例”论坛上,参与佛山调研的香港经

纶国际经济研究院学术研究副总裁肖耿讲演整理,

本文不代表本刊观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