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改革破冰 A Breakthrough for the Government Vehicle Reform

车改之难,最关键一点是要“自我革命”,打破既得利益的藩篱。就此而言,自上而下的强力推动,可能是当下更好的选择。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Special Report 特别关注 - ◎文/ CBF记者凌云霄

改革方案7月16日正式公布,这也意味着备受全民关注的公车改革在酝酿20年后全面启动。公车改革指导意见、中央和国家机关公车制度

“取消”正是这次公车改革的核心。按照新方

案,中国将取消副部级以下领导干部用车,取消一

般公务用车。普通公务出行社会化,适度发放公务

交通补贴。司局级每月补贴1300元、处级800元、科

级及以下500元。地方补贴标准不得高于上述标准的130%,边疆民族地区和其他边远地区标准不得高于150%。

新的车改方案出炉后将带来哪些新变化?公车改

革能否杜绝浪费、腐败?各个利益相关方的态度又是

怎样?这笔公车改革账能否算得清?

每年省下1500亿

数据显示,2013年中央本级“三公”经费财政

拨款执行数为71.54亿元,其中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

费42.53亿元,占到“三公”经费的近六成。

巨大的公车开支从侧面反映出车轮上的浪费和腐败。公车改革专家、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曾连续多年向全国两会上书,建议公车改革。他告诉

《中国经贸聚焦》记者,据初步分析,中国目前大约 有公车200万辆,全年的公车开支在4000亿-5000亿元。

叶青表示,公车改革方案实施后,可较为明显地减

少中国财政支出中的相关开支,减少公车私用等浪费和

腐败现象。“现有公车估计最多保留10%,即20万辆公

车;可以节约1/3的公车费用,即1000亿元以上,可能

会达到1500亿元。”

车改可以大大降低“三公经费”,这几乎是所有先

行试点地区得出的普遍结论。然而,对于一些公车较少的贫困地区而言,却意味着加大财政支出。

湖南北部某县就遇到这种窘境。据介绍,该县一般

公务车辆加起来也就100多辆,按照中央车改意见,即

便全部取消这100多辆公车,一年可以减少上千万元的

财政支出,包括司机工资、车辆维修等费用,但同时得

拿出近4000万元给全县7000多名公务员及按公务员管理

的事业编制人员发放车补。

对此,叶青表示,中国幅员辽阔,区域发展不平衡,出现不同状况实属正常,因为所有决策都不可能毫无漏洞。一方面应意识到,这只是个别情况。从车改的

制度设计看,车改推行后将很大程度减少财政开支。

“公车改革在减少行政开支方面具有‘N次减支’效

应。最直接的就是减少了今后在车辆购置、运营方面的

经费开支,包括与公车相关的司勤人员薪酬开支。”财

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对此表示赞同。

他同时认为,各地也可以因地制宜,出台更详

细的细则,确保车改“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最

终抵达目的地,实现车改目标。如果车补大于车改

节省的费用,就应该想方设法减少车补。

以前述所举的某贫困县为例,该县本来只有100多辆一般公务车辆,而公务员多达7000多名,不可能

所有的公务员都需要公务车辆。既然如此,车改后,

有没有必要补贴所有的公务员?如果每人都拿到车

补,就使车改变了味。

“车改进行了20年,始终艰难行进,甚至在一

些地方进一步退两步。” 叶青表示,改革需要啃硬

骨头,本次车改被上上下下寄予厚望,只能前行不

能后退,否则又将半途而废甚至功亏一篑。 央和国家机关的做法,由谁来牵“公车改革阻力大、难点多,关键还是要看中自上而下改革

头,上行下效,一旦开展进度会很快。”近日,上海市发改委工作人

员在接受本刊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按照要求,地方党政机关公

车改革应在2015年年底前完成。国

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说,鉴于车改的难度、阻力,地方车改想要达到明年年底前基本完成这一目标,

必须立即开始筹备,着手调研、摸

底、起草改革方案等工作。

记者了解到,上海市正在着手

车改,金山区、静安区、黄浦区、

长宁区、崇明县等区县的公务用车

都逐步贴上公务用车的标志,通过标志上的监督电话可联系到各区县纪委,以接受公众监督。

“公车改革就是要传达一个信

息,是从中央、从国务院、从决策

层自己改起。”一位参与改革方案

制定的专家表示,改革首先就是拿

中央和国家机关“开刀”,其后逐

步推广到地方。 叶青表示,车改之难,最关键一点是要“自我革

命”,打破既得利益的藩篱。就此而言,自上而下的强力推动,可能是当下更好的选择。

记者了解到,中国的公务车体系包括领导干部专

车、一般公务用车和执法执勤用车三类。“按照管理规

定,一般公务用车是指一般公务员有公务需要才可以使

用的车辆,但执行过程中已逐步变为领导的专车,一些

司局级、处级甚至科级领导的配车,其实都是一般公务

用车。很多在一线、基层工作,最需要用车的人反而无

车可用,参公和普通事业单位也是如此。”全国人大代表、国务院研究室秘书司司长张定龙表示。

而车补被确定为一种普惠措施,即在全范围的中央

公务员群体中下发,原因就在于一般公务用车本就是按

照公务员人头比例配置的,只是在现实中被部分官员占

用,因此改革前后利益落差最大的并非普通公务员,而

是司局级官员。

“对这部分人群的月补贴1300元,是根据出租车运费和公务外出次数的中位数大致测算得出:一般司局级公务员一个月到外单位开15次会议,每次会议打车来回需70元左右。”参与方案讨论的张定龙解释。

“关于补贴的讨论,有各种各样的意见。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分几个层次,补多少比较合理等问题上。”张定龙透露,最初补贴被分为多个档次,补贴标准跨度很大,而且没有充分考虑一线收入低,工作外出多的人。跨度从1000多元到两三百元,“但根据调研,基层公务人员跑腿、办事的比例要高于司局长和处长,所以应该缩小补贴级别的数额差距,最后终于定为三档”。

公车改革新方案出台后,对于补贴是否够用也存在不同的说法。有的公务员说:“每月500元,明显不够用。车补这么低,以后出差的意愿肯定降低了。”但记者了解到,对于大部分公务员来说,却是欣然接受。在教育领域工作五年的公务员张小姐说:“没车改就没补贴,车改后,每月如果可以多拿500块钱补贴,这真心不错。”她说自己平时上下班都是步行,也没有什么“公务交通”。

对此,叶青告诉本刊记者,首先需要澄清一个概念:“公务交通补贴”只是公务人员在市内或辖区内进行公务活动时的交通补贴,不包括差旅费,公务人员到外地出差的费用是另行报销的。开会不是每天都有,也不是每个人开会都需要花钱。根据实际情况,对绝大多数公务人员来说是“绰绰有余”。

在叶青看来,车改就是要改变“官”念。他说,干部完全可以遵循“3510”准则,也就是3公里内走路,5公里内骑车,10公里内地铁或公交。在一些大城市,打车或者自驾不一定比地铁来得快。但是,真正执行的少之又少。车补只能是适度的,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秘书长沈荣华认为,实践中也许会有小矛盾,比如有的工作外出比较多,可能费用不够,有的出门少,费用也许结余,但应该是控制在一定幅度内的。

公车何去何从

新出台的车改政策,目标和要求都很明确。相较而言,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公车数量有限,推进难度相对不大,而散落在全国各地的80万辆公车,则 是难啃的骨头。

近年来,先行改革的地方在公车拍卖中暴露出

一些问题,主要集中在暗箱操作上。有的单位内部人员在拍卖时提前打招呼,甚至通过幕后操作使公车以极低价格落入有关系的人手中,或让公车变为

曾经的使用人或司机所有。拍卖过程中的甩卖和贱卖,造成了国有资产流失。

公车拍卖的公平公开是决定改革成败的重要一

环。指导意见明确规定:公开招标评估、拍卖机构,

通过公开拍卖等方式公开处置。党政机关公务用车处

置收入,扣除有关税费后全部上缴国库。

“实际操作中还要细化封存停驶、鉴定评估、

集中处置等步骤,由鉴定评估机构评估基准价后,车辆实际成交价格不得低于基准价。”专家提出,各地也可根据实际情况,设立过渡性车辆服务中心

提供有偿出行服务。

按照计划,被取消的公车将在今年底进行公开拍卖。目前正处于登记上缴阶段,然后进行评估。

由于是公开拍卖,谁都可以购买,公务员并没有优

先权和优惠政策。

此外, 一把手专车会不会“下岗”也引起很大

的争论。改革方案中的表述是“确因环境所限和工

作需要不便取消公务用车的,允许以适当集中形式提供工作用车实物保障”。

叶青认为,改革后将会保留三类用车,即执法

车、机要通信车和一些一把手的车,第三类就是所谓的“实物保障”。他向记者表示,一把手专车可以暂时不改,也可以改,不改了就不要拿补贴。

“可以说,这个方案充满智慧,它采用了一种赎买的政策,来‘收买’一把手。因为车改反对声音最大的就是市长、县长、乡镇长。用这种赎买的

方式,让他们有一个双向选择。只要这部分人不说

话,反对的声音就会小很多。” 在叶青看来,能把

一般公务用车砍掉,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至于一

把手用车,“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

叶青表示,公车改革要想达到减少开支、杜绝腐败等目标,还需要积极推进、严格落实,不能走样。车改必须在既有框架之下,推出具有可操作性

的实施细则,堵住每一个可钻的“空子”,才有可

能避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尴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