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图书馆风靡全球 Low-Tech Little Free Library

“取走一本,放回一本”的原始图书馆模式正在流行, Kindle和实体书店都没能阻挡。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Special Report 特别关注 - ◎文/郗斯

在韩国

时念起,决定用谷歌搜索一下“图书馆”这个词。去年,居住在韩国大邱的藏书爱好者尹斗先一

他事先并没有指望能发现什么特别有趣的东西,但

就是这一次,让他认识了“迷你免费图书馆”(Little

Free Library)。

从外形上看,“迷你免费图书馆”充其量只能

叫做图书箱。尹斗先发现,这种手工制作的屋形木箱似乎在很多国家都颇为流行。它通常由某个爱书人自行发起建立,一个小木箱只能放二三十本书。

书箱不上锁,访客不用办借书卡,书还晚了也不用交

逾期费,只需自觉遵守一个原则——“取走一本,放

回一本”。人们以它为中转站,交换自己收藏的小 说、传记、漫画甚至烹饪书。

在“迷你免费图书馆”的官方网站上,尹斗先

看到了很多实物照片。这些小木箱可以出现在某户

人家的前院,也可以出现在城市街道或是乡村公路的边缘;外形可以是普通的木屋,也可以是电话亭、剧院或大钟。从网站上的卫星地图可以看出,小木箱

的足迹已经遍布全球,用尹斗先的话说,“就像一张

藏宝图”。点击那些小小的木屋图标,可以看到书箱

的详细地址、GPS坐标、管理员姓名、联系方式和建

立者的简短留言。

尹斗先立刻就被“迷你图书馆”的概念深深吸引

住了。“读书是我生活中最有意义的事,一本书就是一样财富。”他说,“我希望能与邻居们分享这种感觉,迷你图书馆就是个很棒的方法。”

没过多久,尹斗先就在他的公寓门口建起了自

己的手工小木屋,这也是韩国第一个迷你免费图书

馆。之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渐渐地,越来越多

人喜欢在这些小木箱前聚集、放书、交流,还经常

有陌生人留下表示谢意的小纸条。不久前,尹斗先

给每个书箱贴上了二维码,路过的人用智能手机扫一扫,就可以了解更多具体信息。很多人给他发来邮件,希望建立自己的小小图书馆。他还新建了一个

Facebook小组,供亚洲地区的迷你图书管理员们交流

经验、讨论新点子。

起源与流行

传至亚洲之前,迷你图书馆已经在美国各地流

行起来。2009年,威斯康辛州密西西比河沿岸的哈

德逊小镇上,当地居民托德·博尔(Tod Bol)打造

了世界上第一座迷你图书馆,然后把它像邮筒一样树立在社区内——这是他献给母亲,一位终生阅读爱好者和退休老师的礼物。后来他发现,周围的居民很喜

欢聚集在小图书馆周围,就像平时聚集在其他社区公

共设施周围那样,一边闲聊一边交换书籍。这让他意

识到,迷你图书馆是一个值得向更多人推广的想法。

“每个人都天生渴望与他人有所关联,但又往

往被世俗所分隔。人与人之间隔阂太多,社会显得

如此漠然。”博尔说,“而迷你图书馆就像一个微型社交场,为那些渴望沟通的人打开了一扇窗。”

基于这样的想法,博尔和一位好友一起,创建了

非营利机构“迷你免费图书馆”,开始向大众推广这

一概念。他们建立了专门网站,通过一张卫星地图把

全世界的迷你图书馆管理员联接在了一起。他们还组

织捐书赠书活动,为有意向建立迷你图书馆的人提供

书箱和管理建议,制作小礼品回馈那些默默无闻的管

理员和爱书者……在他们的努力下,小木箱图书馆从威斯康辛走向整个美国,又从美国走向全世界。到现在,迷你图书馆已经遍布美国50个州,走进全球70多

个国家和地区,数量超过18000个。博尔本人于2013

年10月亲自在加纳建立起20个迷你图书馆,把小木箱

带到了西非;他还与慈善机构“走进学校”合作,计

划在印度的3500所学校放置迷你书箱。

从乌克兰到乌干达,从意大利到日本,创始人起

初的小小情结,已经化身为日渐成熟的全球性运动,在人人下载电子书、实体书店竞争惨烈的年代,带出一股清新淳朴的公益潮流和文化小风尚。这股风潮的

传播速度实在超出了创始人预期,再加上“迷你免费

图书馆”人员较少,资金有限,他们甚至已经来不及

更新网站上的卫星地图。

世上没有偷书贼

在“迷你免费图书馆”的官方宣传视频里,一 名才十几岁的小小管理员骄傲地说,建立自己的图

书馆真是世界上最酷的事。这大概也是很多管理员

的心声。

图书馆很酷,真正建立起来也很费心思,比如

如何制作箱子?如何成为官方认可的管理员?成本

几何?如何管理?如何让周围的人参与进来、让书流动起来……还有那个不可避免的疑虑:如何避免书籍丢失或书箱遭到破坏?

关于这些问题,“迷你免费图书馆”给出了详细

建议。有意向者可以从官方网站上花34.95美元订购一

个“管理员套装”,里面包括一个小木箱、一枚官方

标志和一个管理员编号。小木箱原材料都是能够承受

百年风雨侵蚀的谷仓木。也有很多人选择自行解决,

或是找商家定制,或是买木料回家自制,或是直接把家中闲置的微波炉、烤箱“变废为宝”,改造成铁皮书箱,只要成品符合两个要求:一是100%防水,二

是安装玻璃门。根据官网统计,自己制作木箱的成

本通常在15-150美元之间。

如果想把书箱放置在公共场所,要注意与城市

管理者联系沟通。书箱竖起来后,往里面放上十几

本书、一本留言簿,属于自己的迷你图书馆就正式

建立起来了。如果想在官方卫星地图上看到自己的小书箱,可以去官网登记注册,由工作人员把书箱添加到“藏宝图”上。

如果在资金、书籍来源和管理上需要帮助,可

以通过官网的卫星地图查看本地有没有登记在册的

管理员或捐书人。官网建议,最好的方法就是与附

近学校、社区组织和当地媒体取得联系,让图书馆

得到公众关注、成为“大家的事业”,这样,书籍

的管理和流动将更有效率。

“一旦有人迈出第一步,其他人就会跟上,志愿者、公益组织和你的邻居都会加入进来。”博尔

说。现在,狮子社、扶轮社这些国际服务团体都已

经成为“迷你免费图书馆”的积极参与者和赞助者。

关于书籍可能丢失或书箱遭到破坏的问题,博

尔说,这种尴尬情况确实存在,但令他们感到欣慰

的是,非常非常罕见。而且他认为:“免费的书是

无法被‘偷’走的。如果身边很多人都成为迷你图书馆的活跃用户,那些企图窃书者迟早会意识到,这样做既不正确,也毫无意义。”

迷你图书馆就像一个微型社交场,为那些渴望沟通的人打开了一扇窗。

社区英雄

公立图书馆和书店担当的社会角色,比如该机构发在有些地方,迷你图书馆已经充当起了本应由

起的“街区图书”(Books Around the Block)计划。

这项计划的目的是帮助那些很难接触到书籍的儿童和成年人建立迷你图书馆。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北部一个经常出现在枪击新闻头条中的地区,“街

区图书”发起并建立了40座迷你图书馆。在计划的

带动下,很快又有200座带着书香的小木屋出现在

这片原本以暴力事件著称的街区。明尼阿波利斯公

立图书馆的馆长说,看到小书箱在这座城市流行起

来,真让人高兴。

去年,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莎拉·马克西(Sarah Maxey)在浏览众筹网站“Kickstarter”时,发现了“迷你免费图书馆”的存在。她随即灵感大

发,在Kickstarter上发起了迷你图书馆众筹项目,并

获得了超出预期的热烈反响。到项目结束时,马克

西为她的小小图书事业成功筹集了1万美元资金,足

够她建立几十座迷你图书馆了。

很多像莎拉这样的个人管理员都在通过迷你

图书馆为社区提供无偿服务。蒂娜·斯普拉(Tina Sipula)在美国伊利诺伊州一家提供免费食物的慈善机构工作。她在平时上班的地方创办了迷你图书馆,

在分发食品之余,为流浪汉和穷人分发起了精神食

粮。正如她所说,流浪汉们没有固定地址,所以也

无法办理公共图书馆借书卡。卡特里娜飓风袭击美国

后,琳达·普拉特(Linda立了几十座木屋图书馆。在地球另一头的印度,居住Prout)在新奥尔良协助建

在比哈尔邦的丽萨·海德洛夫( Lisa Heydlauff)正在

努力,希望能在该国所有女子学校建立1000座迷你图

书馆,专门用于放置商业和创业类书籍。

“迷你图书馆造就了很多社区英雄 ,这也是它

成功的原因之一。”博尔说。

卡利德和贾思敏·安萨里( Khalid & Yasmin Ansari)就是这样一对来自卡塔尔的英雄。他们以儿子乌马尔的名义建立了一座迷你书箱。他们说:“我

们看着那张地图的时候,几乎有种责任感,觉得必须

在自己家的社区也建立起这样的图书馆,完成我们对

这个世界应尽的义务。”

让悬念飞

虽然迷你免费图书馆的传播很大程度上必须归

功于互联网,但在这个电子阅读已经成为主流的时

代,小书箱的存在,常常被视为一种对“科技依赖

症”的对抗和矫正。

在数码时代,似乎任何问题都必须通过基于数据的计算机算法才能得到科学解答,人们的阅读偏好

也不例外。在这种背景下,小木箱的实体化和低科技

程度令人耳目一新。居住在美国华盛顿北郊的凯文·

沙利文(Kevin Sullivan)在自家车道尽头也搭建了一

座迷你图书馆,“屋顶”上贴着英国作家奥斯卡·王

尔德的名言:“悬念是可怕的。我希望它一直延续下

去。”在迷你图书馆的世界,阅读偏好也成为一种无

法计算的悬念,只有神奇的机缘和邻居的品位能决定你的择书范围。20本左右的书籍中,俄罗斯小说,摩托车修理手册,斯堪的纳维亚菜系烹饪书,野外观鸟

指南……一切皆有可能。

对很多人而言——尤其是在富裕程度较高、图

书馆资源丰富的地区——这种悬念,正是迷你图书

馆最吸引人之处。一名走在回家路上的学生可能会在路边的小木箱发现一本漫画,在之后枯燥乏

味的学校生活间隙获得一些小小乐趣。一位正在

等巴士的上班族可能会发现一本小诗,一不小心

就改变了他对生活的期待。 每一本书都可能是

一处灵感的源泉。无论计算机对于人类阅读习惯

的计算多么精准,它的算法永远无法替代一个小木箱的魅力和它带来的文学财富。

此外,迷你图书馆的存在还可以满足一下

人们的“文学窥私癖”。借助这些小木箱,访客

们可以大胆推测邻居们的阅读习惯——是谁留下

这本巴西旅行指南?谁在读加缪的书?那本村上春树的

《1Q84》是过去五年来我最爱的小说,谁放的?我放进

去的那本《奥德赛》最后会流浪到谁的手中?

通过这些善意的窥视,人们会更加了解自己居住的街区。“为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留下一份礼物,这会让人发自内心感到温暖。”纽约布鲁克林第一个迷你图书馆管理

员苏珊·派蒂皮尔斯(Suzanne Pettypiece)说,“而且我们

都知道,书籍是一份多么具有魔力的礼物。”

∨藏书爱好者尹斗先(右)在他的公寓门口建起了韩国第一个迷你免费图书馆

∧从乌克兰到乌干达,从意大利到日本,迷你免费图书馆已经成为一项全球性运动

∨到现在,迷你图书馆已经遍布美国50个州,走进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数量超过18000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