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17年谁富了谁穷了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Overseas Express 海外直通车 -

香港的示威者对北京方面拒绝2017年在香港实施真正的普选而感到不满。但引发香港示威活动的还有一个不那么明显的原因: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使得社会怨气上升。

香港是全球贫富差距最大的地方之一,而这种情况正在恶化。对于许多学生示威者来说,难以找到高薪工作是令他们感到挫败的原因之一。

香港理工大学文化与交流专业的学生示威者钟睿昕称,学生感到难以出头。游行是发出不同声音的一种方式。

香港政府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称,过去17年大学毕业生平均起薪每年仅增长了1%,目前为每年19.8万港元。考虑到通胀因素,大学毕业生的实际薪资其实下降了。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表示,由于租金和食品价格大幅上升,很多学生如果不和父母住在一起回家吃住就很难度日。

随着香港和跨国企业加强在中国大陆的业务,很多高级职位已转移到大陆。来自大陆的竞争者也成为本地人的竞争对手。很多香港人感到,扩大与大陆经济交流的成果并未渗透至工薪阶层,而是造福了私房屋主、针对大陆客人的零售商等人群。

从事低技能工作的工薪阶层居民们大都没有上街抗议。很多老一代的香港居民因担心社会陷入混乱,并不支持占领中环。还有很多底层人民担心不工作就无法生存。当近日示威者阻止一位清洁女工进入政府大楼时,这位清洁工因担心失去一天的收入而哭了起来。

香港政府网站的统计数据显示,1998年以来,酒店和餐厅从业人员的名义薪酬总计增长了17%,低于消费价格的涨幅。香港大学教授梁祖彬说,低技能工人没有多少议价能力,因为香港经济转型使得很多低技能的人只能做低端服务业的工作,劳动力供应充足。

今天的香港比二三十年前更加繁荣,但收入差距越来越大,很多中产阶级居民也感觉受到了挤压。相比1997年回归前,香港的基尼系数继续扩大。如今,香港的收入差距比美国、英国和新加坡更大。

公务员情况比很多其他人状况更好,今年加薪4%到6%,但他们也对薪水减少、养老金、教育补助、住房补贴降低发出抱怨。大学教授的薪酬和福利也有所降低,子女留学补助等补贴已经没有了。

与此同时,住房所有者们得到了益处。香港房价处于历史高位,比1997年时的上一个峰值高出三分之一。香港的商铺租金已经达到全球最高水平。

富人们变得越来越富有。福布斯的数据显示,香港首富李嘉诚的财富规模从1997年的124亿美元已经增加到目前的314亿美元,他所控股的公司涉及从电力到房地产等多领域业务。

回归后香港政府仍然很注重商界利益。香港不征收资本所得税和遗产税等,这些税收机制在发达国家被用来均衡财富分配。经过激烈讨论,香港政府一直到2010年才开始实施最低工资制。

香港教育学院助理教授Brain Fong称,和被英国统治的时期相比,商界精英如今掌控的权利更大,因为他们有事直接找中央政府。

在香港,人们对北京和香港富豪之间的这种联盟的看法是负面的。几十名香港富翁在北京得到中央领导接见一周后,占领中环示威活动大爆发,活动规模超过之前观察人士的预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