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缺乏保障和监管,很多时候还缺乏报酬,但实习已经成为走上职业道路的常规途径。

与无薪实习说再见 The New Age of Internship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Global Outlook 环球瞭望 - ◎文/郗斯

“不要和媒体说话,接待访客时不许胡编乱造,

保持态度端正,不许拒绝任何工作要求,你来这里并 不是为了改变世界。”另外,各位女士请注意,“别让我们来提醒你,什么叫做得体的着装。”

以上这段话,节选自美国众议院议长约翰·博

纳(John Boehner)的办公室实习生行为准则。去年

夏天,因为一次人为疏漏,这份长达80页的手册被

人遗落在某个家庭聚会上,随后在互联网上广为流

传。在这个被称为“博纳领地”的办公室里,实习

生负责接听电话、分拣信件、接待来客并在国会大 厦内充当导览。行为手册还特别要求实习生们,提醒来客注意博纳与高中好友的一张合影,“以便展

示(博纳先生的)谦逊”。

今年夏天,“博纳领地”又招收了24名无薪实

习生。其他536位众参两院议员招收的实习生可能还

不止这个数——没人知道具体有多少,因为美国国

会并不受《信息自由法》的约束。不过总的来说,

每年夏天都会有2万-4万名实习生在华盛顿各政府部 门、游说团体、非营利组织和公司工作。

为了给简历增色,实习已经成为美国和全世界应

届毕业生的普遍选择。2014年,又将有100万名左右

的美国年轻人成为实习生。全球范围内,四大会计师

事务所——德勤、安永、毕马威和普华永道将在今年

招收3万多名实习生;布鲁塞尔与卢森堡也在今年夏

天迎来1400多名青年精英——他们将在欧盟委员会实

习5个月,其中一些人很可能就是未来的欧盟高官。

实习热

实习,在不同背景下有着不同含义。在日本,

实习通常是为了正式录用而进行的3-4天的评估性程

序。DeNA,一家总部位于东京的软件公司,就设有 类似的4天实习岗位,而应征者需向公司支付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800元)才能获得实习机会。有时

这个词会被放大——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生产线上,

与正式工人一同在生产线上挥汗如雨的学徒工偶尔也

会被称作“实习生”。不过,在西方以及全球大多

数地方,实习通常意味着走上白领生涯的第一步。

上世纪30年代起,美国很多大城市的公共行

政管理领域开始出现实习工作。1960年,欧盟委 员会也开始招募第一批实习生。之后,企业界开始借用这一模式。在此之前,一般企业都设有长

期“学徒”岗位,不过这些学徒绝大部分都属于

蓝领阶层, 他们一边领着薪水,一边为取得专业

资格证书努力奋斗。而实习则更多面向白领人群,

特别是某些特权阶级。当时,还没有与肯尼迪总统

结婚的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就曾

获得在《时尚》(Vogue)杂志实习一年的机会(尽 管后来她并未履职)。

实习的这种特质,即便在多年后的今天也依稀

可见。《华盛顿邮报》称,去年夏天,白宫的实习项 目给前任参谋长、副总统、财长和各路民主党捐款人的子女预留了大量空位。很多重要机构的实习机会还

可以花钱购买。一些中介机构专门靠此营生,其中规

模最大的是华盛顿中心(Washington Center)。在这

里,一个为期10周的暑期职位收费6200美元。该机构

声称,与财政部、国务院和白宫都有“业务往来”。

在企业大量招收实习生的同时,高校也加入了

鼓励实习的阵营。为了证明本校教育配得上高昂的

学费,学校自然要尽力为学生争取就业机会。另一

个不便言明的原因是,90%的高校对实习都有学分

要求,有时甚至需要学生整个学期都在外实习。“对

于高校来说,这是一笔快钱,”华盛顿大学传媒学教

授吉娜·奈夫(Gina Neff)指出,“学校收着学费, 其实整学期一节课都不用上。”一些实习工作其实毫无价值,比如在加利福尼亚州,一些大学生所谓的实

习,就是在校园里免费推销电影而已。但有些大学暗

地里收着钱,对这些情况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各方力量的联合推动下,实习变得越来越普

遍。全美高校及雇主联合会最新数据显示,63%的

美国学生在毕业前至少参加过一次实习。

干全活拿空薪

现在,实习已经成为企业招聘的重要渠道。商务

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对其3亿会员简历进行分析

后发现,超过25%的实习生最终成为了所在公司的全

职员工。在高盛与摩根士丹利,通过实习项目招收的

投资银行业务员达到总数的一半以上。

对雇主来说,实习确实是筛选求职者的有效方

式。还有一个原因是,近几年在很多富裕国家,反

对歧视和不公平解雇条例变得更加严厉,最低工资

和养老金、医保费用、产假补贴等福利也在不断改

善,企业用人风险和用人成本随之水涨船高。在此种

背景下,使用代价低廉的实习生自然成为更加诱人的 第二选择。尤其是在那些热门行业,哪怕是最卑微琐碎的工作,哪怕是无薪实习,也总是有人前赴后继。

“在时尚界,大约三分之一实习生都遭受过滥用

和无薪剥削。”纽约一名摄影实习生说。他为一位暴

君摄影师无偿工作了四个月,后者要求所有送到他面

前的饮料都不能超过4°C。“但你还不能上报,否则

你的职业生涯就完了。”他说。

不止在时尚界,无薪实习已经成为各行各业的 默认标准。据统计,无薪实习占全美实习的50%左右。在英国,新闻业新入职员工之前都经过平均7周

的实习或实地见习,而且其中92%都不带薪。“以

前我们总以为,只要工作自然会领到报酬,”佐治

亚大学新闻学教授李·贝克(Lee Becker)说,“但

现在,谁都是能不付钱就不付钱。”

无薪实习的不良后果难以估算。伦敦大学教育

学院的林茜·麦克米伦(Lindsey Macmillan)进行过

一组调查,涉及新闻、工程、法律等十多种白领行

业。调查发现,十几年前,这些行业从业者的家庭

比平均水平富裕6%;而如今,他们的家庭比平均水

平富裕42%。与此同时,这些年轻人与前辈相比,

平均智商或学习成绩并不优秀。这只能意味着,出

身富裕的年轻人在这些行业更有优势。

要把所有这些论点强加在无薪实习上可能有些夸张。但不能否认,无薪实习对社会流动造成了

一定程度的消极影响。英国发布的一份政府报告显

示,许多实习计划的实施结果都表明,“正式员工

里有天赋的人越来越少,而有天赋的人却越来越难

以获得晋升机会”。这是因为,如果实习工作没有

薪酬,“那么你就有可能把工作机会限制在出身富

裕的年轻人之中。”美国佛蒙特州左派参议员伯尼· 桑德斯(Bernie Sanders)说。桑德斯也是美国少数为实习生支付薪酬的议员之一。

“以前我们总以为,只要工作自然会领到报酬,但现在,谁都是能不付钱就不付钱。”

美国国会山上的情景完美印证了上述观点。在

这里,绝大部分实习生都来自富裕家庭。他们一边

在“博纳领地”之类的办公室做着没有薪酬的工作,

一边私下里不紧不慢地寻找其他机会,反正他们有大

把时间可以挥霍在无薪实习上。对于那些财力单薄的

寒门子弟来说,这根本无法想象。

权益的曙光

从法律层面上看,在美国,营利公司内的无薪 实习是受到许可的。这一点始于1947年最高法院对波特兰枢纽公司(Portland Terminal Company)一案

的判决。当时法庭裁定,波特兰枢纽公司的培训生

必须接受7-8天的培训,其间公司不需支付培训生任

何费用。法院称,联邦最低工资并不适用那些“可

能占用其他员工利益、并使自己获利的工作”。自

此,美国的联邦劳动法便不再适用于培训生——而

企业坚信,实习生就是培训生。

现在,法院开始意识到企业偷换概念的行为,

发现很多实习都不合规定。去年,一名法官判定福斯

探照灯影业公司违反了联邦与纽约州最低工资法,因

为该公司没有向奥斯卡获奖影片《黑天鹅》(Black

Swan)剧组内的两名实习生支付薪酬。“他们做着

带薪雇员的工作,并使雇主获得了直接利益,而且

并未获得与学术机构或职业学校类似的教育培训。”

该法官在判决书上写道。迄今为止,美国已经发生了

30多宗类似诉讼。

为了点亮实习生合法权益的曙光,美国正在对

相关法律作出修改。1995年,纽约一家精神病诊所的

无薪实习生布里姬特·欧康纳(Bridget O’Connor)

以遭到性骚扰为由将该诊所及一名医生告上法庭。

然而她的起诉遭到驳回,理由是她并非诊所员工,

不受相关雇佣法保护。在那之后,一系列类似案件

相继出现。有鉴于此,纽约州、俄勒冈州与华盛顿

特区先后通过了相关法规,将遭受性骚扰的无薪实

习生明确纳入保护范围。加利福尼亚州也有望在近

期实现类似举措。

在薪酬方面,部分欧洲国家特地为实习生修正

了法律。2012年,意大利通过劳动法改革,强制要

求雇主向实习生每月支付不少于300欧元的报酬,

部分地区最低报酬提升至600欧元。西班牙也引进

了“培训与学徒制合同”,员工在学习期间将获得

仅比正常水平相对较低的工资。

一些企业也开始反思它们的无薪计划。今年8

月,加拿大手机公司贝尔移动(Bell Mobility)自动

取消了无薪实习项目。一些传媒公司,如《纽约时

报》和《大西洋月刊》,开始向曾经的无薪实习生

补发工资。而其他一些企业,虽然没有改变无薪实

习生的工作现状,但是在撰写招聘广告时更加谨慎,

开始避免使用“您将有机会……”之类可能引起争议

的煽动性措辞。

这样的改变必然需要更长时间和更多努力。与

此同时,推崇无薪实习的雇主们可以先听听美国参

议员桑德斯的意见。他给实习生的报酬是每小时10.1

美元,“其实并不多,但已经足够让更多人获得实习

机会了”。

∨许多实习计划的实施结果都表明,正式员工里有天赋的人越来越少,而有天赋的人却越来越难以获得晋升机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