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ing Paid to Wait in Line 排队党 大市场

不管你想获得什么,要么付出时间,要么付出金钱。正因如此,代人排队、办理琐碎小事的工作,看似卑微,背后的市场却已相当可观。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Global Outlook 环球瞭望 - ◎文/叶敖

整个城市在排队

Museum房”(Rain义,即下雨的房间。房间内配备有瓷砖墙体、水循今年of 5- Modern 7 Room)的装置作品。“雨房”顾名思月期间Art)向公众开放了一个名为“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The

环系统、洒水装置和人体感应装置,系统会随着参观者的移动自动关闭相应区域的洒水开关,参观者

即便在大雨中肆意走动玩乐,也能做到滴水不沾衣。

雨房推出后,很快成为纽约城市文化新宠和社

交圈热点,无数海内外游客慕名而来。结果就是,

普通游客大约排队8小时才能进入房间,即便是博物

馆的会员,也至少需要排队3小时。这种盛况愈发刺

激了人们的好奇心,现代艺术博物馆外的队伍愈发

壮观起来。

对此,《纽约客》杂志(The New Yorker)感叹

说:“第一次来纽约的人可能会以为,整个纽约就

是一条长长的队伍。不过本质上来说,确实是这样

没错——想要在林肯中心(Lincoln Center)看一次

克里斯蒂安·马克雷(Christian Marclay,美国重量 级现代艺术家)的影像作品,哪怕非高峰时段也要等上两三个小时;为了买到可颂圈(cronut,一种融合了羊角面包和甜甜圈的创新食物),人们的毅力更加惊人,店门口的队伍长到荒唐。”

所以面对现实吧,整个纽约就是一个长不见底的队伍。可颂圈,新款的乔丹气垫鞋,百老汇大道最火爆的演出,不排队必然无法得到。无论是在医院、车管所、当红夜店还是新iPhone发售前夕的苹果商店,排队已经是普通市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全球任何一个繁华都市都不例外。

生活的节奏在加快,时间的价值在飙升,但与此矛盾的是,排队的人却越来越多,耗费时间越来越长。城市人挥之不去的焦虑感,很大一部分都与排队和它所暗示的资源稀缺有关。无论是商品还是政府部门的公共服务,想要消除稀缺,涉及到的命题要比排队复杂得多。

就这样,“排队党”、“黄牛党”应运而生。他们替人排队、替人取号、替人购物,充当着各种商品转售链条中的步兵角色,以此赚取或多或少的

佣金。黄牛党甚至时常通过恶意囤积倒卖赚取可观利润,人们虽深恶痛绝却总是与之妥协——这种排队党的存在,显然对于缓解人们的焦虑并无益处,反而可能扰乱本就失衡的市场秩序。

请让专业的来

视线回到纽约。现在,纽约客们可以通过专业人员的帮助来缓解排队焦虑症了。花上25美元, SOLD公司就会派出专业人员代替你排一个小时队,每延长半小时加收10美元,如遇恶劣天气或超出指定区域需加收一定费用,当然你也可以选择3小时65美元的打包价。需要送货上门一条龙服务可以自行报价。不过,如果你排队的目的是抢购可颂圈,就只能接受60-65美元/2只的一口价了(原价5美元/1只)——这种甜腻的小点心至今依然备受纽约潮人推崇,很多人哪怕羞于承认自己随大流的可耻行为,还是忍不住买了又买。

SOLD公司在宣传时自称“顶级排队专家,提供优质排队管理解决方案”,不过实际上,它的业务并不止于排队。它可以在人山人海的音乐节现场帮你占位,可以在拥堵的网络上替你争夺演出票,也可以在打折季来临时,代替你加入疯狂的抢购大军并保证抢到你心仪的商品,避免你受到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总之,你能想到的任何琐事。

几周前,《商业内幕》( Business Insider)访问了SOLD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塞缪尔(Robert Samuel)。谈起公司创立的前因后果,塞缪尔说,iPhone5即将发售之前,他在分类广告网站Craigslist上发布了代购苹果手机服务,报价100美元/台,结果引来很多人交易。这桩买卖最高能为他带来每周1000美元回报。之后,塞缪尔召集起十几名亲朋好友,成立了现在这家公司,之后不断招兵买马扩展业务规模。据说,公司成立以来最长的排队记录由塞缪尔的同事创造。后者在无人轮班的情况 下,替一位客户排了43小时队,只为等待创业真人秀《创智赢家》(Shark Tank)的试镜。萨缪尔表示他的员工表现都非常出色,业务也很兴旺。虽然这话让人有点困惑,跟在别人后面排队这件项工作,表现出色和不出色的区别体现在哪里。

待开发的边缘市场

萨缪尔说,市场对“专业排队师”的需求越来越大,但SOLD的竞争对手也很多,其中包括一些大角色,比如“任务兔子”(Task Rabbit)和Craigslist这两大分类网站,人们在这里就可以雇佣陌生人去完成任何稀奇古怪的工作,获得类似“私人勤务员”的服务。它们的成功证明,私人服务市场上还有很多未被开发的需求。所以,除了SOLD外,已经有很多类似性质的初创公司准备好与它一较高下,替你排队,替你送洗衣物,帮你组装宜家家具。

就交易方式而言,分类网站的P2P(个人对个人)服务还是个新概念。塞缪尔认为,与P2P相比,SOLD公司的品牌化,以及更传统的B2C(商对客)模式,会形成更强大的竞争力。用建立在品牌基础上的可信度,代替雇佣陌生人带来的潜在风险,比起网络平台的现代派,还真是充满老派企业风范。

而且塞缪尔认为,从消费心理角度看,一般消

如果越来越多人习惯于用金钱来逃避世俗烦恼,时间一长,难免有人越界,跨过社会约定俗成的底线。 排队令人精神麻痹,只有从这些琐事中解脱出来,才有时间去做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比如说,生活。

费者也更容易接受SOLD这样的公司,因为它们明码标价,用时间换取价值,与那些趁火打劫、在转售利益链上牟取暴利的黄牛党和二道贩子相比,有着本质区别。

欢迎加入特权阶级

当然,如果越来越多人习惯于用金钱来逃避世俗烦恼,时间一长,难免有人越界,跨过社会约定俗成的底线。去年,一名居住在曼哈顿的女士雇佣残疾人导游,好帮助自己的孩子在迪士尼乐园插队,不出意外成了媒体和大众指责的对象。而且,并不是任何人、任何事都需要动用到“专业排队师”。今年7月,美国明尼苏达维京人橄榄球队的球迷安东尼·威廉姆斯(Anthony Williams)请人帮自己代购一场比赛的球票。开票日早上5:40,敬业的代购者就来到票房外,却发现这里根本空无一人。直到早上9:00售票员来上班,他身后才排起13个人,其中包括来报道开票

日的记者和摄像师。

但无论如何,SOLD这类公司的存在依然具有特

殊意义。在过去,“生活助理”是富人专属。对于

大多数人来说,花钱请别人帮自己处理杂务,哪怕

只是偶尔,成本还是过于高昂了。但是,SOLD,以

及任务兔子之类的平台,让这种交易过程变得流水

化,并把成本降到人人都可接受的水平,把从前只

有富豪能享受的服务带给了更广大的中产阶级。只

要每小时20美元,每个人都可以随时拥有属于自己

的执行助理。《商业内幕》曾经在采访时问SOLD创

始人塞缪尔,公司的目标客户群是谁?塞缪尔的回

答是:普通人,每个人。

在很多消费者心中,用价值换取时间都是笔不

错的买卖。如果花上20美元,就能逃避枯燥到令人

昏迷的漫长等待(比如在车管所),何乐而不为呢。

用塞缪尔的话说,排队令人精神麻痹,只有从这些琐

事中解脱出来,才有时间去做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

比如说,生活。

∨SOLD以及任务兔子之类的平台,把从前只有富豪能享受的服务带给了更广大的中产阶级

∧为了买到可颂圈,人们的毅力更加惊人,店门口的队伍长到荒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