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追贪进行时 Hunting Corruptions Overseas

外逃贪官之所以能逃成功,是因为他们大多数是“裸官”,举家出国,没有后顾之忧,在国内都得到一些“高官”的维护,当腐败迹象败露的时候,他们会提前收到“内鬼”的通知,想尽办法逃往国外。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Current Affairs 时政解读 -

10月20日,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

(AFP)宣布,将在数周之内开始追缴

中国贪官的资产,澳大利亚已经同意协助中国引渡贪官回国,追回数亿美元的非法资产,并制定已在澳定居的重要经

济罪犯的名单。

而据消息人士透露,此次中澳合作追逃的第一枪,可能针对出逃澳大利亚

长达12年的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打响。

中国到底有多少外逃贪官?尽管

迄今仍没有统一的说法,但据媒体2010

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近30年来,中国外

逃官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近

4000亿元人民币,算起来人均席卷约1亿元赃款。

当前腐败现象的跨国化趋势日益突

出,许多贪官将国外视为避罪天堂。一

些西方国家甚至已经形成了具有中国特

色的“贪官一条街”、“贪官二奶村”

和“贪官子女村”。如今追逃网络正在

收紧的同时,追缴海外赃款的需求也愈

加紧迫。

◎文/寒彻

自7月公安部“猎狐2014”海外追

逃专项行动启动至今,已抓获在逃境外

经济犯罪嫌疑人88名,超过去年全年抓

获总数的一半。

外逃提前准备

9月2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全国检察机关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专项

行动部署会议,决定从即日起在全国检

察机关开展为期半年的职务犯罪国际追

逃追赃专项行动,集中追捕潜逃境外的

职务犯罪嫌疑人。

这意味着大网已撒开,外逃贪官大

追捕开始了!

中纪委此前通报,仅2013年中秋

和“十一” 两个假期,出境的公职人员中有 1100人没有按时返回,其中714人确定为外逃。

今年2月,中国社科院发布的法治

蓝皮书做出预警性判断,认为2014年腐

败公职人员外逃现象可能还将加剧,特

别是前期已经有关系人和资金在境外的

公职人员,外逃机会增大。与早期贪官

外逃大多是临时起意、仓皇出逃相比,从2000年左右开始,贪官们外逃前大多都进行了详尽的谋划,做好了布置,这

从外逃贪官的走向来看,涉案数额大、级别较高的贪官所逃往的国家,大多没有与中国签订引渡协议。

也导致涉案金额往往十分巨大。现代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比如, 2003年出逃德国的温州市杨胜华,涉嫌贪污2700余万元,挪用

资金4300余万元;2003年外逃的浙江省

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涉案金额为2.5亿

元;2004年出逃加拿大的中国银行黑龙

江省分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原行长高山

涉案金额达到9亿余元。

而有据可查的贪官外逃最高纪录由中国银行开平支行三任行长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共同保持,他们

在2001年出逃美国时,涉案金额高达

4.82亿美元!

因为有充足的时间算计,贪官们各 显神通转移赃款、设计出逃。有的先将

孩子送出国留学,然后开始转移非法财产;有的则将家人全部移民海外,通过购房、置产将赃款成功洗白;有的则通

过签订虚假商贸合同、借贷合同或者在

境外注册空壳公司等方式掩盖巨额资金

的划转、取得或使用;还有的通过地下

钱庄,采用大额提现和多账户资金跳转

的方式,在转移巨额资金的同时,搞断

或者搞乱资金转移链条,让侦查机关失

去跟踪目标。

说不清的外逃赃款

到底有多少亿元赃款外流?有媒体总结了近年来中国腐败官员外逃数量及 资金的数额的几种版本:2001年,最高

检公布,有4000多名贪污贿赂犯罪嫌疑人携公款50多亿元在逃;公安部2004年的统计资料表明,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

有500多人,涉案金额逾700亿元;审计

署发布的消息称,截至2006年5月,外

逃经济犯罪嫌疑人有800人左右,直接

涉案金额700多亿元人民币。

10月10日,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

部部长黄树贤首次以“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负责人”的身份亮相。

据悉,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成

员由中央纪委、最高法、最高检、外交

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中

国人民银行等八单位负责人士组成,将由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承担具体工作。值得关注的是,在国际追逃追赃

办公室成立之后,能否通过相关条约的制定完善对赃款的追缴工作。毕竟,对

于资金的追缴应该是最能看出反腐效果

的。而现实情况是,不少外逃官员用投资等方式将资金转移或隐匿起来,对赃款的追缴可谓难上加难。

打击贪官外逃,一个重要的举措就

是追回被他们卷走的资产。而从外逃贪

官的走向来看,涉案数额大、级别较高

的贪官所逃往的国家,大多没有与我国

签订引渡协议。实践中,从这些国家引

渡贪官并追回赃款的难度很大。

2005年,中国加入《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该公约高度重视对腐败犯

罪收益的追缴、没收,资产的返还以

及相关方面的国际合作,对此规定了两

种资产追回机制,即直接追回机制和间

接追回机制。

直接追回机制是指一缔约国在其

资产因腐败犯罪被转移至另一缔约国时,在另一缔约国没有采取没收等处置措施的情况下,通过一定的途径,

直接主张对该资产的合法所有权而将

其追回的机制。

但利用直接追回机制追回外流资

产,往往要在资产流入国提起诉讼,而

资产流入国多为发达国家,诉讼费用比

较高昂,因而利用直接追回机制成本较高,不是首选。

有专家指出,对于中国这样的发

展中国家来说,最切实可行的途径是

利用间接追回机制追回外流资产。根

据公约关于资产间接追回机制的有关

规定,资产流出国可以请求资产流入

国代为没收财产并返还请求缔约国,

同时,《公约》第57条规定:“请求国

应当向被请求国提供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的生效判决,作为请求返还已被请求国没收资产的条件,除非被请求缔约国放弃对生效判决的要求。”但是实践中,

被请求缔约国一般不会放弃提供生效判

决的要求。

引渡回国难度大

海外追逃职务犯罪嫌疑人,首先要知道这些人都去哪了。据有关专家

研究发现,外逃贪官中涉案金额较少、

级别较低的一部分往往首先选择逃往泰

国、缅甸、马来西亚、蒙古和俄罗斯等

周边国家,这样他们的逃亡和生活成本

都不会太高;另一部分则逃往非洲和拉

丁美洲,那里的一些国家正处于转型时期,有的国家法制很不健全,这些贪官往往会隐姓埋名,靠赃款过着深居简出

的生活。

对大多数贪官来说,西方发达国家

尤其是移民国家是他们“最好”的逃往

地,比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荷

兰等,有的犯罪嫌疑人甚至已经取得了

这些国家的国籍或永久居住权。

追逃行动,困难重重,但犯罪嫌疑人外逃往往有迹可循。就在今年8

月,广东检察机关公布了一个外逃贪

官7步走路线图:用权谋利——聚敛财

产——家属先行——转移资产——准备

护照——择机出逃——谋取外国身份。

贪官之所以不顾一切也要出逃,

与中国追逃追赃方法不多、力度不够有关。目前,中国境外追逃通常采取四大路径:引渡、移民遣返、异地追

诉和劝返。引渡必须是两国之间有正式

缔结的引渡条约;遣返,双方要签署司

法协助协议,且要构成非法移民;异地

追诉程序繁琐;劝返要靠说服教育,更

是难上加难。

其实,在这之前,中国政府对外逃

贪官做出相应的引渡,如逃亡加拿大12

年之久的赖昌星被引渡回国;外逃美国的中银巨贪余振东被美方引渡回中国;重庆黑老大王婉宁被引渡回国,警方赴菲律宾抓捕等等。他们大多数是“裸官”,举家出国,没有后顾之忧,很多的时候,在国内都得到一些“高官”的维护,当腐败迹象败露的时候,他们会提前收到“内鬼”的通知,想尽办法逃往国外。就是我国“裸官”人数达118万,“裸官”随时外逃也已成为社会隐忧。因外逃贪官之所以能逃成功,是因为同时,还有一个数据无法忽视,

为贪官一旦逃出国门,中国对其本人和财产就再无执法权,人难抓,款难追,不但使执法和司法成本骤增,更易误导其他贪官,觉得只要逃出去,人和财产 就都安全了。

加大了对官员出境的管控。去年12月29日,中组部要求,进一步做好领导干部追逃更要防逃。从去年起,中国织密防逃之网

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工作,其中就包括子女移居境外等项目。今年1月1日,拥有海外金融资产、

负债的中国居民个人,也要申报相关情况。分析认为,这些规定显然是针对中

国腐败官员将资产转移海外,并切断金融资产流失到国外的路径。

而针对“裸官”,中共中央今年

1月明文规定,“对配偶已移居国

(境)外,或者没有配偶,子女

均已移居国(境)外的” ,不得

列入考察对象。这意味着一旦被确认

为“裸官”,仕途基本无望。这被认

为是目前中央层面治理“裸官”最严

厉的举措。

有专家表示,追逃不遗余力,更重

∧当前腐败现象的跨国化趋势日益突出,许多贪官将国外视为避罪天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