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弗拉·凯茨:联合执掌甲骨文

Safra Catz: Head Oracle Jointly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Political & Business Elite 政经双雄 - ◎文/祝跃

“如果我第二天不幸身亡,萨弗拉将接替我成为公司的CEO。”

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Allison)曾在2005年甲骨文年终大会上对员工如是说。接下来并没有发生好莱坞大片那样的“意外、夺权和阴谋”,彼时担任甲骨文总裁兼临时CFO的萨弗拉·凯茨(Safra Catz)在接下来的九年里一直扮演着埃里森左臂右膀的角色。

2014年9月18日,埃里森宣布辞去CEO职位,结束了他在甲骨文37年的“传奇生涯”,很早就被他指定为接班人的凯茨也成为了公司新的CEO,不过,现在还有一个人和她分享权力:与她一同担任联合总裁4年之久的马克·赫德(Mark Hurd)。

“我们三个已经在一起工作了很长时间,在未来我们计划继续保持现在的模式。保持管理团队的完整是我目前最主要的工作。”辞去CEO后担任甲骨文董事长的埃里森表示。根据甲骨文公司的公报,凯茨将会负责生产、财政和法律职务;赫德则掌管销售、服务和垂直行业全球单位。

最贵女高管

相比于曾经让惠普重新焕发活力最后却因桃色丑闻被扫地出门的赫德,凯茨在不熟悉甲骨文或软件行业的人眼中要低调得多,但在硅谷,凯茨绝对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除了长时间担任埃里森的副手外,她的高薪水也闻名于世——2013年,她的薪水达到了4360万美元,成为全球最贵的CFO和女高管。

凯茨高薪水的背后是她在甲骨文的经历和影响。她是整个公司领导层为数不多逐步攀升、最终达到顶点的人。之前因为埃里森桀骜不驯的个性或其他原 因,有很多甲骨文知名高管先后离开了公司。

忠诚只是凯茨的一面,将凯茨带入职业生涯的帝杰证券(Donaldson Lufkin & Jenrette)科技投资银行部前总裁托马斯·格雷格(Thomas Greig)称其为一个“敢于尝试新鲜事物,不惧挑战的人”,“因此能够在80年代人们对科技投资都不是很确定的情况下,做出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决定”。曾经是凯茨客户之一的赛门铁克前CEO戈登·尤班克斯(Gordon Eubanks)回忆说凯茨会在凌晨2点打电话给他,向他说明在一起收购案中将报价提高每股一美分也是对赛门铁克不利的,“她总是致力于做对公司和客户有利的事情”。

凯茨和埃里森早在1987年甲骨文增发时就已经相识。根据部分甲骨文员工的描述,两人还曾经约会过。当1999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时,凯茨决定离开投资银行界,并应埃里森邀请加盟甲骨文。

甲骨文的高官们很惊讶埃里森身边突然多了一个跟着他到处跑并且向他们传达指令的女人。尽管甲骨文前副总裁迈克尔·德切萨尔(Michael DeCesare)称凯茨完美地平衡了高管和埃里森之间的关系,但是很多高管对这位“创始人前女友”表示不屑。这种矛盾在2000年COO雷·莱恩(Ray Lane)离职后达到顶峰。

“莱恩在甲骨文销售团队中很受欢迎,他曾经被视为埃里森的接班人,他的离开被人们认为与凯茨日渐扩大的影响力有一定关系。”德切萨尔说,“这是凯茨来到甲骨文后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不过凯茨最终还是赢回了员工和高管的尊重。据悉在2000年第三季度,为了能在最后一天完成与惠普的一桩价值100亿美元的交易,凯茨几乎每天都会工作到晚上9点。“我还记得她在晚上9点开完会议后和我通了三个小时的电话,帮助我按时完成了交易。”德切萨尔回忆说,“我们最后在电话里击掌相庆。作为一个男人,我很佩服她的热情和精力。”

德萨切尔的同事也随后认识到凯茨并非“花瓶”,她的数据收集和分析能力能够让她的观点更加可信。从1999年到2004年,凯茨所实施、监督的公司变革措施每年能为甲骨文节约15亿美元左右的成本,公司的利润率从22%上升到37%。2004年的年终大会上,甲骨文董事会宣称凯茨的措施让公司避免了大规模裁员,同时她也被埃里森任命为联合总裁。

“二人组”的利与弊

如果说2004年之前凯茨的努力是向甲骨文内部证明了自己的话,那么2004年她主导的甲骨文收购仁科软件(PeopleSoft)则让她成为了硅谷的焦点。

据悉,埃里森对仁科软件垂涎已久,但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凯茨在经过详尽的数据分析后说服埃里森相信收购仁科是甲骨文最好的选择。但是事情并非一帆风顺,仁科刚刚收购了J.D. Edwards公司,公司股价高于甲骨文,董事会直接拒绝了甲骨文的收购请求,而美国证券委员会对此次事件的调查迫使甲骨文的行动推迟了几个月。

然而凯茨还是义无反顾地对仁科发起了敌意收购,她采取行动说服仁科的股东相信与甲骨文合并能够给他们带来最大的好处,通过替换董事将仁科董事会改造成“亲甲骨文派”。最终在2005年完成了收购。

这次收购的完成使凯茨在甲骨文和美国科技界一战成名,随后凯茨又主导了甲骨文的多次收购,自己也成为斯坦福大学商学院讲师,向学生传授自己的收购经验。

尽管这个时候凯茨已经基本确定了埃里森接班人的身份,但是她对媒体、华尔街甚至部分甲骨文员工来说依然是一个神秘人物。一位与甲骨文有着长时间合作关系的供应商表示:“凯茨和埃里森形成了完美的互补,埃里森擅长于创新、架构和展示自己;而凯茨则更擅长规划、运营等具体工作。”

凯茨在公众面前的曝光度随着2010年同样爱表现的马克·赫德加盟后进一步降低。“甲骨文自2010年以后就形成了‘埃里森-凯茨-赫德’的铁三角,埃里森负责研发、赫德负责对外工作,凯茨则负责对内的运营等。”长时间关注甲骨文的FBR资本分析师丹尼尔·艾维斯(Daniel Ives)说道。

现在,“铁三角”中的一角已经退居幕后,形成了凯茨与赫德共同掌权的局面。在艾维斯看来,二人的分工都涵盖了自己的专长,因此尽管大企业中两人分权的状况并不常见,但是凯茨与赫德二人依然能够在新的岗位上发挥自己的作用。

不过更多人对这一组合的效果持怀疑态度,2014年9月18日甲骨文股价下跌2.4%就是最好的证明。华尔街和投资者并非对凯茨与赫德的能力表示怀疑,而是对于二人的配合产生了疑问。

“即便是两个人都是CEO,但总有一个要有更大的权力,否则就会破坏所谓的‘统一指挥’氛围,造成下属不知道听谁的尴尬。”得克萨斯州基督教大学商学院教授莱恩·克劳斯(Ryan Krause)说。“就甲骨文目前的分工来看,还没有谁能够占据明显的优势,更何况,埃里森不太可能会完全放权,这就造成情况的进一步复杂。”

“马克和萨弗拉的互补性让分权的影响可能

“凯茨和埃里森形成了完美的互补,埃里森擅长于创新、架构和展示自己;而凯茨则更擅长规划、运营等具体工作。”

在短期内无法体现出来。”晨星机构证券分析师里克·萨莫(Rick Summer)说,“不过如果5年以后萨弗拉和赫德还是联合CEO的话,我一定会感到很惊讶。”他的话并非空口无凭,甲骨文最主要竞争对手德国SAP也曾保持联合CEO模式4年,却在今年5月让权力重归一人。

紧跟潮流

业界对二人组的不看好除了因为这一模式的弊病之外,更是因为甲骨文目前的现状。凯茨在上任第一天就表示,甲骨文目前正处在一个转变的关键时期。“企业们已经无须付软件授权费来下载或使用软件,它们现在正在将软件安放在某个数据库中,利用云技术来实现更加高效、方便的运用。”

除了软件之外,服务器等硬件产品和相应的服务也受到了云技术带来的挑战。2014年第一季度,甲骨文的软件授权收益上升了6.77%,但是新软件的收益额却同比下跌了2.07%;硬件销售额下跌7.61%,相应的服务收益也下跌了6.86%——和很多传统IT企业一样,甲骨文正在适应着“云”时代。

就在传统业务全面衰退的同时,甲骨文的laaS云业务在第一季度收益额上涨了26%,SaaS和PaaS云业务的收益额更是取得了36%的年增长率。凯茨在2014年10月举行的一次发布会上表示“任何竞争对手都不应当小瞧甲骨文的云业务,因为我们在这一块增

收购正是凯茨的专长所在,这也就是为什么华尔街和甲骨文部分前员工更加看好凯茨在甲骨文的前景。

长得很快”。

甲骨文云业务的增长让凯茨感到骄傲,但是两种云业务第一季度的收益分别只有1.38亿美元和3.37亿美元,总体只占甲骨文销售额的5.5%,这两块业务的暴涨根本无法阻止甲骨文整体效益的衰落。

于是问题就来了:凯茨和赫德如何才能让甲骨文跟得上云时代的发展?且不论赫德,凯茨在甲骨文的从业经历以财务和并购为主,她能跟得上时代的发展吗?

在埃里森看来这似乎不成问题。“我和萨弗拉共事很长时间了,她能够根据公司的产品政策制定出不同的财政策略,善于倾听是她的专长,我相信她和马克能够带领甲骨文在这个时代里继续保持自己的优势和特色。”

凯茨和赫德在2014年10月10日的一份联合声明上已经表示,要在明年将甲骨文云业务的年收益额增长率提高到50%。凯茨表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甲骨文已经列举了一系列潜在的收购名单。“在云技术领域有很多非常出色的新兴企业,它们都能够对甲骨文的业务起到帮助,”凯茨说——而收购正是凯茨的专长所在,这也就是为什么华尔街和甲骨文部分前员工更加看好凯茨在甲骨文的前景。

“我们的收购只会是能够增加我们产品线的、有意义的收购。”凯茨说。她还不忘打击一下老对手SAP,它在9月份刚刚以8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差旅费用解决方案供应商Concur。

“我记得我告诉自己, ‘天哪, SAP收购了Concur,这是我今天听到最好的事情’。”凯茨说,“甲骨文早就有了类似的产品,而SAP在这笔交易中几乎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现金。”

嘲笑过竞争对手后,凯茨也应当开始考虑,她和赫德应当采取什么措施来避免甲骨文成为别人的笑柄。

∧萨弗拉·凯茨需要在云时代为甲骨文找到准确定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