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助力P2P网贷风控

Big Data to Push Forward Risk Control of P2P Online Loan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公司产经 - ◎文/CBF记者 董晓寒

“经侦部门调查后,发现杭州地区

41家登记注册的P2P网贷平台当中,只

有1家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近日,浙

江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总队长蔄牛的一席

话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

殊不知,P2P网贷平台的危机在经

济结构调整的当下尚不止于此。玖富

网高级副总裁孙彦杰称,受经济结构

调整影响,今年明显感觉到“小微企业

的资产优质率下降”。如何寻找优质资

产、严格风险控制成了目前不少网贷平

台的难题。

如果说2013年P2P网贷平台借

着“互联网金融”概念的东风爆发式增

长,那么2014年这个行业已经进入了洗

牌期,行业内竞争几近白热化。

大数据风控盛行

P2P网贷平台做了三件事情:贷前

审核、贷中管理和贷后催收。每一个拥

有资金的所有方可以直接决定把钱借给

经过第三方平台验证的借款人,通过这

种方式,陌生人之间借贷成为可能。但

是,陌生人间如何自证清白成了平台的

棘手问题。

“如果一个人在3个月内频繁去澳门,我们会认为他/她属于高风险人群,不予放贷。”

目前国内没有统一的信用评分,

《中国经贸聚焦》记者从不少P2P网

贷平台的借款人注册资料上发现,大多

要求出具身份证、户口本、银行流水、

手机清单、住址证明、信用报告、社会

关系资料、工作关系资料、能力证明材

料、经营主体资质、经营业绩资料等基

本资料和房产、车产等资产证明文件。

而这些资料,为了保护隐私,贷款

人并不能查看,只能看到平台针对借款

人的信用评级,贷款人不得不信任平台

的信用评分体系。如何鉴别出具资料的

真伪,是风控的第一步。

一位从业人员向本刊记者坦

言,P2P网贷平台最核心竞争力的是风

险控制,“倒闭的一些企业,信审环

节薄弱”。

“利用大数据做风控。”这是本

刊记者不断地从从业人员口中听到的

解释。“大数据”似乎成了P2P网贷平

台的救世主。

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举办的“年会2014•镜鉴与前瞻:新阶段,

新改革,新常态”上,点融网创始

人、CEO郭宇航坦言,人人都在讲大

数据,虽然P2P网贷平台大量使用数

据,但是离“大数据”要求还远远不

够。“大数据”能否取代目前风控的

主要手段,现在看来还只是起步阶段。

他向记者介绍,以点融网为

例,80%的风控手段还是停留在借鉴传

统银行的水平——看信用报告、以往

交易数据和信用评估以及现在的收入

水平,包括年龄、工作等,来评判还

款能力。们试图引用一些行为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来取代部分传统机构的信审手“作为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我

段。”郭宇航向记者解释,“比如IP地址。如果你是湖南人,在北京登录点

融网,我们的后台可以识别出身份证

地址和IP上网地址不匹配,系统自动亮

黄灯。如果有3-5盏黄灯,我们就认定

其属于高风险人群,通过系统自动化方

式,直接对其拒绝贷款。”

“另外每台电脑都有唯一类似身份

证的识别码,这个识别码在网络上可以

被识别出来。当一个人用一台电脑不断

更换身份证,试图来点融网借钱。如果

换了20张身份证,后台会自动认定其欺

诈可能性非常之高,不予放贷。”

郭宇航透露,能获取的信息不仅仅

是公安局的联网身份证信息、教育部的

个人学历信息,还包括这个人在过去半

年、一年的航空记录,“从哪儿飞到哪

儿,坐的是经济舱还是头等舱。如果一

个人在3个月内频繁去澳门,我们会认

为他/她属于高风险人群,不予放贷。”

有意思的是,获取的数据从简单的

个人身份信息扩展到个人的行为信息,

如今个人的线上行为信息也被纳入网贷

平台未来的信审数据中。

“线上社交媒体数据、线上购物

数据,这些非结构化数据我们都会与

坏账模型进行匹配,在2-3年这样的整

个借贷周期完成之后,反过来验证这些

数据的有效性,最终慢慢形成在线的信

审方式,可以脱离原来银行所用的传统

数据源竞争激烈

大数据的确是把利剑,套用现在流

行的一句话——那么问题来了,获取数

据哪家强?甚至有网民认为,“掌握中

国个人和小微企业信息最丰富的是像阿

里这样的互联网龙头企业。”

郭宇航解释道:“这里有一个误

区,数据所有权并不仅属于阿里。有

很多淘宝上的商户到我们这儿借钱,是

因为阿里巴巴小贷公司不能满足它们的

资金需求。于是,商户到我这里申请,

我就要求它在后台开放其在淘宝上的客

户管理系统,向我输送其交易信息、物

流信息和在阿里巴巴、淘宝上的历史数

据,包括商户的进货成本、出货价格、

人员工资构成等信息。我们同样可以与

阿里一样拥有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郭宇航提到,阿

里旗下的支付宝、淘宝以及阿里巴巴

网站之间的数据互不相通,这其实是

阿里的“大企业病”。

“在阿里巴巴、淘宝上的600万小

商户之外,中国还有5000余万小商户。

我们与阿里巴巴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的。更何况,已经在阿里上的数据,我

们也能够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在经过

客户授权的前提下获得。”

网信金融副董事长李静则表示,中

国整个个人信息的保护制度还不是非常

完善,包括个人征信,目前只有《征信

业管理条例》。在这种情况下,各家网

贷平台的数据源获取方式是八仙过海,

各显神通。“现在比较成熟的模式是与

支付公司合作,与供应链系统相结合,

用动态数据来对企业的经营情况进行分

析追踪。”

“我们公司本身是不能直接接入

的的信审方式。”郭宇航表示,这需要

时间验证。

“我们的资产质量比银行差一点,银行都有可能会倒闭,更不要讲P2P平台了。” 其实P2P网贷平台在帮助监管部门降低监管门槛。

央行的征信信息的,”李静说道,“但

是通过上海资信有限公司(2009年央行

正式控股,承建上海市个人信用联合征

信系统)以及其他的传统金融机构,我

们还是接入了这个征信口。”

李静强调,“有一个基本原则,

你收集各种信息,必须经过当事人的

同意之后才可以进行数据的抓取、使

用。”

此外,由于央行征信数据是静态

的,数据量明显不足,而且中国只有

3亿人是有征信记录的,这需要许多民

间机构来补充各种各样的数据。“我

们也从其他的领域获得了各种数据。”

资产质量压力增大

力,外部压力对于P2P网贷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压力也不小,孙彦杰就表示今年除了行业内各显神通的竞争压

不断遭受着双重压力。

“第一重压力是业务扩张的压

力,有很多的平台投入这个行业。”

孙彦杰如是说。去年P2P网贷行业借“互

联网金融”概念急剧发展,据第三方平

台“网贷之家”统计,截至2014年10

月,共有1474家P2P网贷运营平台。骤

热后的泡沫正在逐渐消散,如何巩固平

台自身地位成了各家今年的角力点。

“比业务扩张更加重要的第二个

压力就是资产质量的压力,就连银行也

面对这个问题。我们的资产质量比银行

差一点,银行都有可能会倒闭,更不要

讲P2P平台了。”孙彦杰坦言,“我自

己在做信贷业务的时候,深深感受到经

济结构调整对于整个中国经济的影响,

对于小微企业的影响非常严重。”郭宇

航同样向记者表示,点融网也因此面临

着资产质量的压力。

“今年在做业务的时候,我们就

发觉资产质量的压力越来越大,不良

贷款和坏账比往年上升速度更快,到

明年可能更大。”孙彦杰认为,中国

经济结构调整之后,多数人的资产质

量会面临问题,“要在营销端和审核

端去调整。”

孙彦杰的方法是转移方向,“我

们发现,相比起经营型贷款,消费金

融风险更小一点,当然金额也会更小

一点。围绕这个,今年玖富跟迪信通

合作,在所有的迪信通门店开展玖富

分期购的服务,单笔贷款金额不超过

5万,这样的模式把单笔贷款平均金额

再次下降,可能只有一两万,来调整

资产质量。”

跑路公司频繁

“网贷之家”公布的《2014年10

月网贷平台综合评级报告》显示,今

年10月,问题平台共38家,创单月历

史新高,此外运营不善导致提现困难

的平台增多。

“2013年互联网金融概念大

热, P2P网贷行业爆发式发展,甚至

脱离了中介角色。”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张萌向本刊记者表示,有些公司业务盲目扩张,收益是否足以覆盖风 险是个大问题。在的客观需要,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还不过,张萌认为,这个行业有存

是很旺盛的。P2P网贷平台从这个角度而言是很有意义的。

执此观点的还有上海监管部门的

一位工作人员,他告诉本刊记者:“在

调研的时候,这些P2P网贷公司能够说

出不良贷款率几何,不良资产的来源是

哪些类型的客户等等,而这些数据是银

行多少年来都没能给出来的。”

郭宇航认为, “其实P2P网贷平

台在帮助监管部门降低监管门槛。原

来的民间高利贷市场,政府很难掌握

它的借款金额、流向、利率、坏账水

平,但是有了互联网以后,当我们把

线下民间借贷行为,变成阳光化的在线

借贷方式,监管部门只要要求P2P网贷

平台后台开放KPI(关键绩效指标),

可以随时掌握民间借贷的整体规模、流

向、坏账率水平,对于控制整体金融风

险有非常大的好处,这也是为什么监管

层面允许P2P网贷行业发展并做一定鼓

励的原因。”

从监管角度来看,无论是监管部

门还是P2P网贷行业的从业者,都在呼

吁适当的监管出台。

但是,国外同行的经验并不适合

照搬。张萌说道:“国内外情况不同。

国外的信用环境、信用体系包括征信系

统相对来讲都很完善,也允许信贷企业

介入到这些信用体系中去。国内除了央

行有比较具体的征信系统外,其他没

有民间或者第三方的征信系统。除了

市场环境,社会环境也不太一样。可

借鉴的经验并不多,但也有,比如企

业对于信用的把控,用户推广和用户

选择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