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期货上市在即

Crude Oil Futures Soon to Hit Market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Macro Economy 经贸全局 - ◎文/ CBF记者王熙喜

俄罗斯油价暴跌导致的卢布贬值超过七成,引发中国对原油期货安全性的关切。

2014年12月12日,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准上海期

货交易所在其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开展原油期货交易,

中国染指这一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

专家呼吁推进石油金融一体化,而发生在俄罗斯

的油价暴跌导致卢布贬值超过七成,引发中国对原油

期货安全性的关切。中国提出的“石油人民币”或将

重塑世界金融格局。

上海期货交易所人士称,原油期货上市工作步

入实质性推进阶段,“下一阶段能源中心将对原油

期货进行广泛的国际业务推广,还将组织全市场仿

真交易,全面检测技术系统运行情况,为原油期货

平稳有序上市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2013年11月,经中国证监会批准,上海期货交

易所出资在上海自贸区内设立了上海国际能源交易

中心,组织安排推出原油期货。

原油期货上市意义重大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

中国原油期货的推出可以提高中国在国际石油市场

定价的影响力。中国作为世界第五大石油生产国、第

二大石油消费国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石油对外依存

度接近60%。这对保障中国的能源安全提出了很大挑

战。根据IEA的能源统计数据,中国石油消费量2013

年4.98亿吨,占世界的11%。原油进口量2.8亿吨,成

为国际上原油进口第一大国。

但目前国内原油与成品油定价不得不被动、单向

依赖境外市场价格,使得国际地缘政治风险和油价波

动对中国国民经济的影响巨大。

目前世界上重要的原油期货合约有4个:纽约商

品交易所的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期货合约、高硫原油

期货合约,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的布伦特原油期货

合约和新加坡交易所的迪拜酸性原油期货合约。其

中,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的期货合约是全球商品期

货品种中成交量的龙头,该原油期货合约具有良好

的流动性及很高的价格透明度,是世界原油市场上

最重要的基准价格。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经济与发展战略研究

中心副主任姜鑫民表示,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原油

对外依存度将进一步扩大,据权威机构预测2020年中

国石油消费对外依存度可能达到76%,2012年BP公司

公布的《2030能源展望》中,预计2030年中国石油消

费量将会达到每日1750万桶,中国将成为全球石油消

费增长的最大动力。

能源消费格局东移,亚太地区能源消费比例不断

提升,对全球原油市场产生重要影响,加上俄罗斯石

油力量的新兴崛起,中国原油期货未来将发展成为亚

太地区石油价格中心,并与欧美交易市场形成一个连

续24小时交易的风险对冲机制。

其次,谈及国内原油现货市场现状与发展对于

原油期货上市的影响,上海期交所表示,正在稳步推

进的石油流通体制改革,将为原油期货提供坚实的现

货市场基础,包括逐步增加原油进口主体、鼓励民营

资本进入石油天然气领域等。评论指出,事情在很大

程度上可能取决于中国以多快的速度放松石油进口管

制。目前中国绝大部分进口原油是由中石油、中石化

和中海油以及两家国营贸易公司进口的。

上海期交所表示,原油期货合约规则设计本身

已充分考虑中国石油市场现有格局,采取了保税交

割方式、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以应对境内现货市

场主体缺乏的现状。

再次,原油期货市场可以为国内原油消费企业

提供套期保值,规避风险的渠道。

最后,原油期货市场或许还可能推动人民币的

国际化。中国原油期货的推出有利于实现人民币国

际化战略。在中国原油期货交易的设计上可以以人

民币为计价单位和交易货币,有助于探索建立人民

币计价的国际大宗商品交换机制,同时也将为中国

进一步融入国际金融秩序提供新动力。通过配套政

策,逐步推进人民币自由兑换,为人民币国际化走

出实质性的突破。

姜鑫民表示,原油期货还有利于建立中国原油

战略储备。作为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至关重要的环

节,发达国家普遍建立战略原油储备体系,例如日

本的原油战略储备最高为169天;美国的战略原油储

备最高为118天。作为全球第二大原油消费国,中国

的石油需求急剧增加,战略石油储备对于中国经济

安全的重要性在凸显,当前中国战略石油储备一期

项目全部建成投入运行,二期项目建设有序推进,

三期项目正开展前期选址。中国要借助原油期货市

场筹集巨额资金,建立并维护自己的原油战略储备

体系,一方面通过“保税交割”上市原油期货,利

用国际资金帮助中国储备原油,在中国建立交割仓

库以储存原油,以形成战略石油的社会储备;另一

方面通过期货市场中的期货保证金制度帮助企业建

立起稳定的远期供销关系,减少企业的原油现货库

存,补充原油战略储备量。

风险亦不容小视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工商管理学院冯连勇教

授在接受《中国经贸聚焦》记者的专访时表示,俄

罗斯遭遇的油价暴跌拖累汇率暴跌的风险,对中国

来说也是风险一课,“虽然中国的体量大,回旋余

地大一些”,冯教授称。

作为重要能源出口国,俄罗斯出口总量中有75%

为石油和天然气,能源资源也贡献了俄政府50%的预

算收入。俄罗斯的财政预算依赖于国际原油价格,近

期联邦政府向议会提交的2015年财政预算草案是按

石油价格每桶96美元编制的。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

数据显示,若维持俄财政收支平衡原油价格需达104

美元/桶,而维持在110美元/桶上方,才能对俄罗斯

增长做出正的贡献。

2014年12月15日,俄罗斯卢布兑美元汇率暴跌

13%,俄罗斯央行16日凌晨放出“大招”,紧急宣

布将基准利率由10.5%直接提升至17%。然而截至16

日收盘,美元兑卢布报72.197。卢布两个交易日累计

贬值约25%。据统计,2014年以来,俄罗斯卢布跌幅

已近七成,成为全球跌幅最大的货币。

卢布暴跌首先与国际原油价格的暴跌有关。数

据显示,纽约商品交易所1月主力原油合约截至12月

16日21时,跌破54美元,报53.9美元,跌幅3.58%。

这是主力合约2009年5月以来最低收盘价位。2014年

纽约油价已经累计暴跌43%。

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纷纷下调了俄罗斯主权债务的

评级。穆迪与惠誉将俄罗斯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第二

低的投资级评级,而标准普尔早将俄罗斯的评级降至

仅比垃圾级高一档的等级。

糟糕的经济表现,导致对卢布汇率产生悲观预

期,而资本自由流动使得卢布贬值预期实现。所以,

中国的原油期货能否应对国际原油价格的剧烈波动,

以及由此带来的人民币汇率一定程度上的自由流动带

来的风险,需要我们谨慎以对。

不过人民币目前还不是自由流动的,情况或许

还不会那么严重。

石油金融一体化

此次姜鑫民的建议令人眼前一亮。在原油期货

获批当日,作为4位专家之一,他发表文章,建议推

进石油金融一体化,构建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成

熟商品市场、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的保障和支持是

石油期货市场建立和发展的必要条件。由于中国商品

市场、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发展还不成熟,必须加快

体制改革,实现石油金融一体化,促进金融开放和资

本流通。应参照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经验,成立原油投

资基金、原油现货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等

能源衍生品,深化金融领域与原油的融合,为投资者

实现资产保值增值提供渠道;应主要通过国内的金融

力量影响原油价格,以减少国际游资对原油价格的炒

作造成的恶性通胀。

他建议,推动“石油人民币”体系的建立。在金

融全球化及国际货币体系不断变化整合的形势下,一

些产油国要求用美元以外的货币结算,国际石油交易

货币和定价的多样化趋势逐步形成。一些产油国愿意

在原油结算时使用人民币,中国与他国签订的贷款换

石油合约就是石油交易人民币化的一种尝试。因此,

应积极尝试石油交易人民币结算,鼓励更多企业进入

国际石油金融市场,逐步建立石油金融的人民币体

系,提升人民币在国际货币市场中的地位。目前已

允许日本购买人民币债券等,同时人民币与美元适

当脱钩正在进行,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明显加快。

FT中文网报道,中国期货市场在影响世界大宗

商品(尤其是中国消费量居全球之首的金属)价格方

面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据麦格理(Macquarie)

介绍,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量日趋相当于伦敦金属

交易所和纽约商品交易所交易量之和。

对于石油金融的话题,相关专家均婉拒了记者的

采访要求,本刊只能借用某海外金融媒体的标题“中

国将重塑世界金融格局”来表达本刊的关切,众所周

知,石油美元体系是美国设定对外政策的核心考虑要

素,也是美国维持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霸主地位和

石油定价货币的基本所在。

根据该概念发明者威廉·克拉克的理论,石油

美元体系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影响力取决于两个因素。

大多数发达国家依赖于石油进口,而购买石油需要美

元,所以这些国家需要储备大量美元来维持石油的进

口,这也对美元的货币价值形成了有效支撑,使其无

论在美国经济好坏都不会出现大幅贬值。

虽然现在石油美元影响减小,石油美元体系

是作为一个货币和融资体系存在的,与实体经济无

关,只与油价的高低有关。随着页岩气革命带来的

石油产量井喷式增长,导致了石油产量升高,但实

体经济的脆弱使得全球对石油的需求依旧疲软,石

油美元时日不多。

但是中国提出的“石油人民币”体系将会如何

改变世界呢?

推进石油金融一体化,成立原油投资基金、原油现货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等能源衍生品,减少国际游资对原油价格的炒作造成的恶性通胀。

∧中国的原油期货能否应对国际原油价格的剧烈波动,以及由此带来的人民币汇率一定程度上的自由流动带来的风险,需要我们谨慎以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