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晓明:数字化的未来需要创新 Zhu Xiaoming: Digital Future Needs Innovation

最初是硬件定义软件,先有计算机再有软件;然后是软件定义硬件,苹果手机就是这样一个产物;最后就是软件定义一切。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Expert Say 名家之言 - ◎文/CBF记者胡晓玲

这条曲线讲述的是一项新技术从产生到炒作,泡沫破裂跌到低谷再缓步走出低谷走向全面应用的过程。

作为一所全球排名靠前的亚洲商学院,中欧国际

工商学院声名显赫。不过对于大多数无从进入这所学

府课堂的人们来说,这所学校无疑是神秘的。它究竟

凭借怎样的实力艳压群芳?又如何为众多企业高管带

来知识和启发?本刊记者借学院发布最新译作《精准

创新》的机会,专访了学院院长朱晓明博士。这位自

称“工人出身”的学者,在工程数学建模的实际应用

领域一鸣惊人,不仅对前沿的创新理论稔熟于心,更

是将创新意识融入到自己的课程开发中,邀请案例公

司高管现场加入自己的案例教学,同时亲自制作视音

频材料,推行数字化教学理念,赢得学生的好评。

朱晓明院长的亲力亲为揭开了中欧国际工商学

院精彩课堂的一角,同时也为这所商学院常年占据

全球排名前列提供了有力注脚。《福布斯》中文版

发布2014年中国最佳商学院排行榜中,中欧国际商

学院的EMBA项目再次夺得榜首。

《中国经贸聚焦》:朱教授,我们还是从这次

发布的新书说起。为什么选择《精准创新》这本书

翻译出版?

朱晓明:这本书其实是介绍一种思想方法,我将

这本书的核心内容总结为两个“正确”:在正确的时

间选择正确的创新技术;四个“陷阱”:进入太早、

进入太晚、进入后退出太早和进入后迟疑不决不肯投

资;五个“阶段”:技术萌芽期、期望膨胀期、泡沫

破裂谷底期、稳步爬升光明期和实质生产高峰期;最

后六个“步骤”:确定范围、追踪、排序、评估、宣

讲和转移。你会看到几乎任何一项技术创新从产生到

普遍应用都会走过一条非常漂亮的曲线,这条曲线在

原著中被称为hype cycle。它其实是技术成熟度钟形

曲线和S曲线在时间轴上方的纵向叠加,讲述的是一

项新技术从产生到炒作,泡沫破裂跌到低谷再缓步

走出低谷走向全面应用的过程。我本人也多次在现

实中见证了这条曲线的演绎。

《中国经贸聚焦》:能否给我们讲讲这其中的

故事?

朱晓明:大约在2001-2002年,沃尔玛CEO李·

斯科特访问中国,我接待了他。他当时问我怎么看

沃尔玛想发展RFID?RFID是一种带芯片的自动支付

标签,商品贴了这个标签就不需要收银员了,只要

顾客带着所购商品走进一个特定的区域,就会在顾

客的储值会员卡上自动结算扣款。我估计当时沃尔

玛大概想做两笔生意,一是零售额全世界第一,二

就是设计RFID芯片,让供应商和顾客为使用这个服

务支付费用,还能省掉收银员工资。但当时我对斯

科特说,从成本角度看不划算,一张芯片的成本当

时折合人民币大约8毛钱。我说如果贴在电脑或者打

印机上可能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是一卷手纸一双丝

袜可能就太贵了。

当时其实的确不是投入这项技术最好的时间点,

后来,沃尔玛在这项技术过了泡沫破裂的低谷后才开

始投入,他们无疑做到了在正确的时间选择了正确的

创新。RFID技术现在在上海的集装箱也已经用得很

多,集装箱上贴好标签码,进入海关的时候,两个摄

像头把码摄下来,就能知道来自什么国家,装的什么

货物,几点钟靠岸,这些数据自动进入数据中心,不

用再扫描。如今NFC近场支付、远场支付、远场远付

等等手段又出现了,这又是RFID技术的发展进步。

《中国经贸聚焦》:我们现在讲技术创新似乎

都集中在IT和数字化领域,传统行业要如何走创新

之路呢?

朱晓明:确实现在讨论数字领域比较多,但是

也有环保、生物医药、服务业等等。我们看到像BAT

这样的互联网巨头正在向一个个传统领域进行覆盖。

这就是《精准创新》一书在讲2014年现状的时候提到

的:软件定义一切。最初是硬件定义软件,先有计算

机再有软件;然后是软件定义硬件,苹果手机就是这

样一个产物;最后就是软件定义一切。最近我们和一

些大公司讨论下来,发现有些市场BAT已经拿到了

99%的份额,这就不是二八现象了,而几乎是赢家

通吃。所以我觉得接下来的问题可能在于,地盘铺

得那么开,要怎样去驾驭?

另外,我觉得也不能绝对地区分传统行业和创新

行业,不能那样去理解。比如汽车制造业算不算传统

行业?那又怎么看待特斯拉的出现呢?所以创新是不

区分行业的。只有依靠科技创新,企业才能避免被市

场被时代淘汰的危机,但是投入的时间点要踩准,就

是前面讲的两个“正确”。

对于广大的中国企业来说,有了“精准创新”

的方法论之后,在实际运用时,我也不主张“尽信

书”,这本书中讲的毕竟都是国外的案例,所以也

不能照本宣科教条主义,要学会本土化。我们中国

企业在本土运用上其实做得不错。比如马云的支付宝

和马化腾的微信支付,在全部43个科技创新点中,他

们占了11个点,大约26.2%。对于中国企业而言,这

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我们看到像BAT这样的互联网巨头正在向一个个传统领域进行覆盖。这就是软件定义一切。

《中国经贸聚焦》:您现在在做哪些工作?

朱晓明:除了编写教材和上课,我也不断地将课

堂上的积累总结编写成书,希望给社会上更多的人带

来启发,帮助大家认清科技和商业发展的趋势。除了

这本《精准创新》,我手头上这本《十大商业趋势》

也是马上要出版的。其中就讲了未来:碎片化到大数

据,离线计算到云计算,单边到双边,PC互联到移动

互联,从硬件定义软件到软件定义一切,一直讲到从

线下、纯线下到全线上到O2O。

同时我也担任政府智库顾问的一些工作。我觉得

政府部门一定要跑在企业前面去研究,为企业服务,

改变政府职能。这样贸易便利化、投资便利化就容易

做成。现在我们的金融监管部门常常要等到出事了再

来改革。所以政府部门研究商业数字化未来其实更加

有必要。这也是我个人的一个期望吧。

∨朱晓明讲解何为“精确创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