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能先走一段核准制和注册制相结合的道路作为过渡,并非完全意义上的注册制。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FEATURE REPORT -

的促进作用会加强。中国资本市场的竞争力和吸引力提高。很多在国内上不了市的公司选择到海外上市,某种意义上,这是中国目前的制度缺陷造成的,注册制以后会有相应的制度竞争力改善。此外,中国资本市场现有很多弊端都跟现行发行制度有关,如果发行制度改掉了,首先会减少壳资源操作,宽进严出将使得借壳上市成为过去时;其次,投行的通道竞争将变成专业能力的竞争。承难销易时代结束,市场定价和自主配售考验券商包括定价、风控、销售等在内的综合专业能力;第三,注册制弱化上市公司圈钱动力。发行门槛降低,发行效率提高,在信息披露监管趋严和退市制度完善的情况下,超额募资带来的风险增加。从宏观经济整体来看,实行注册制后,中国将有望从货币时代迈入资本时代。林采宜表示,“如果说过去20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由信贷扩张支撑起来的,那么未来20年的繁荣要靠多元化的资本市场。”社会融资结构由此将改变。信贷在社会融资中的比重会大幅下降,注册制不仅是股票发行制度,也将推及企业债券市场,公司债券注册制和各种资产证券化产品备案制将接踵

而至,推动整个资本市场的迅速发展。而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还将降低企业的负债比率,释放中小企业的增长动力。

渐进之路

不过,正如前文提到的,预计注册制改革后,审核机构仍将对高价、高市盈率做某种程度上的限制,注册制也需要有相关制度的出台为之创造一个必要的政策和法律环境,因此,注册制改革的路径肯定将是渐进式的。“从审批制到核准制然后再到注册制,我们走了20年。而台湾地区从1983年开始实行核准制和注册制并行的制度,经过23年,到2006年以后才真正实现注册制。大陆可能不会走那么长时间,但肯定是从新三板、中小板这些比较基础、影响力较小的市场开始,最后才是主板的注册制,是一步一步来的,绝对不会是休克式的。”林采宜告诉《中国经贸聚焦》记者。国现在的和台湾地区曾经的注册制和核准制相结合制度,为中国向注册制发展前述国泰君安研究报告也指出,德的过渡阶段提供了经验。中国可能先走一段核准制和注册制相结合的道路作为过渡,并非完全意义上的注册制。股将大规模发行,市场面临严重抽血效对于外界担忧IPO注册制以后,新应,林采宜表示,新股发行会有一个稳定增长和逐步放开的过程,不用担心突发性的供给。浦江金融论坛秘书长、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国旺还在“鸿儒论道”上透露称,上海证券交易所目前在考虑邀请证券业协会作为卖方代表、基金业协会作为买方代表,以及其他相关协会包括律师协会等来共同协商下一年度融资总量,结合当年GDP指标、M2的增长等,交易所再对市场协商结果动态进行

调整,以减轻市场的恐惧。3月5日,证监会主席肖钢曾表示,今年仍将基本按月均衡发行,并适度增加新股供给,具体审核进度需依据发审委的审核情况确定,不会人为确定一个具体数字,但根据目前的审核情况看,预计总体会超过去年。新股发行的速度已经明显加快。根据证监会公布的最新一周正常审核状态企业信息表显示,截至3月12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610家,其中,IPO过会公司为24家。再加上3月13日过会的6家以及3月18日过会的4家,IPO过会企业的总数目前达到了34家。随着股市向好,以及注册制改革推行的预期下,加大新股发行速度有利于加快存量排队企业的消化。申万宏源分析师钱康宁在去年12月初的一份分析报告中曾表示,注册制带来的密集发行不会对二级市场的资金分流产生显著影响,按照2014年平均的募资规模,即使排队在审企业2015年全部发行上市,融资额为3200亿元,仅为2014年融资总额的50%。利民则疑虑,总体而言在相当一段时间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高里,对于供求关系的这种控制,将使市场依然扭曲,权力和由此带来的红利不过是在金融体系中转移与重新分配罢了,指望中国股市短时间内能够吸引到优质公司也不太现实。“注册制改革确实不是一蹴而就的。自由裁量权下的权力寻租不会立即消失,壳资源失去价值也不是一夜之间的事情。但不管怎样,注册制总比核准制好一些,我们应当看到它进步的方面。”林采宜表示,“注册制开启的不一定是牛市,但它最终一定会给中国整个资本市场带来一个历史性的转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