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剧过冬

Imported TV Series Caught in a Squeeze

China Business Focus (Chinese) - - SPECIAL REPORT - ◎文/CBF记者 董晓寒

“从2015年4月1日起,未经登记的境外影视剧

不得上网播放。”这是去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

总局(下称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落实网上境外

影视剧管理有关规定的通知》(下称204号文)中的

一条规定。

204号文要求,在3月31日之前,各网站要将本网

站在播境外影视剧名称、集数、购买合同、版权起止

日期、内容概要、内容审核情况等信息上传到“网上

境外影视剧引进信息统一登记平台”上进行登记。

临近大限,喜欢追看海外剧的粉丝们已经渐渐

感受到了这一纸行文的力量。“韩剧《Kill Me Heal

Me》、美剧《The Voice》都没有正版渠道看了,只

能去论坛里找资源。”有意思的是,三个月前因版

权问题遭封杀而沉寂的字幕组再度活跃。

“境外剧管理最自由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关注海外剧十余年的吴先生告诉《中国经贸聚焦》

记者:“在国内互联网发展初期,我当过论坛版

主、FTP站长,那时只有很少一批人关注海外剧。

现在则不同,尤其是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80

后、90后正逐渐进入社会,监管力量的增强也在情

理之中。”

除了“先审后播”的要求外, 204号文还规定

了限制境外剧的购买比例:单个网站年度引进播出

境外影视剧的总量,不得超过该网站上一年度购买

播出国产影视剧总量的30%。同时网站引入境外影

视剧首先需要本网播放才能分销,不能引进目的只

为专门销售。

盗版生生不息

短期而言,“先审后播”最直接的一个刺激后

果就是网络盗版重新愈演愈烈。

2月28日零点,一批字幕组包括曾经宣布解散的

人人字幕组在内,打响了羊年的首次“战斗”——美

国Netflix网站将《纸牌屋》第三季共13集一次性放

出。

1个小时后,网络上出现生肉(无中文字幕版

本)下载。4天时间内,人人字幕组依次放出13集内

嵌中文字幕版本的资源,通过微博、微信朋友圈等

社交平台迅速传播。

盗版追踪公司Excipio的数据显示,在24小时

内,该片被非法下载了681889次,比上一季高出了

112.5%,其中在中国的非法下载量最高,达到60538

次。除此之外,还有20多万中国网友使用VPN(虚拟

专用网络)服务访问Netflix。

与火热的盗版市场相比,正版视频网站显得束

手无策。由于《纸牌屋》仍在审查期,已经购买独

播版权的搜狐视频迄今未能播出,错失一批拥趸。

“正版的看不到,字幕组网站因为之前一段时间

的打击,也都转入了地下。”喜爱海外剧的小陈告诉

记者,所谓地下,就是云盘。受新政影响,在云盘上

传播的盗版视频资源正日益走俏,也因此给国内几家

知名云盘带来了一批新用户。

通过各种网盘、云盘共享视频文件和提取密

码,“还是能够很容易地获取资源,只是过程更为

繁琐和隐蔽。”小陈说道。

在一家综合视频资源网站上,本刊记者发现部

分资源有“百度云盘-需要下载或在线观看”的链

接提示,点击之后会直接进入百度云盘的观看或下

载地址。

日前,监管部门也注意到了云盘的盗版资源。

国家版权局称,今年将进一步扩大版权监管范围,适

时将传播音乐、新闻、文学和游戏作品的大型网站、

网盘、云服务等新型网络服务平台以及传播影视、

音乐、新闻、文学作品的主要APP纳入监管范围。

“当然,很多云盘的链接也会被举报、失

效。”小陈坦言,“这些资源平台本身也有审查机

制。但是狡兔还有三窟呢,本着互联网共享精神,

网友们仍旧会分享新的资源。”

泛洋律师事务所刘春泉律师认为,打击盗版的

常规途径是用正版的市场去抢占盗版的市场。如果

正版资源无法满足用户群的话,在主管部门的审核周

期内,盗版资源一定会抢占市场,反而给盗版者留下

了灰色生存空间。“这无疑也加大了监管难度。”

视频大站集体沉默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204号文对视频网站申请流

程有详尽说明,但是“境外影视剧的定义是什么?除

了电影、电视剧,是否包含动画片、综艺节目、纪录

片等?审核的标准是什么?审核时长多久?审核期

间视频网站的版权费损失有无补贴?”这在204号文

中都没有明确解释。

本刊记者就此联系了多家视频网站,但均遭到

婉拒。土豆公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由于优酷土

豆集团重新进行了职能划分,影视剧相关业务正在

转移中,暂时不方便回应。”这样的公司调整是否

与204号文有关,则不得而知。土豆总裁杨伟东曾表

示,土豆对于国内外版权剧的采购并不会缩减,只

是将会给自制内容更多展示的空间。

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已经拍

完的剧集,我们购买了版权后拿去送审了,什么时候

能过审,这个真的说不准。才开播的剧集连送审的资

格都没有,大家只有等了。”

在她看来,广电总局这次是要严格执行规定了,

不过审查标准还未知。“宣扬邪教、迷信的;淫秽、

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肯定都会被严格审查,

以往视频网站引进境外剧都会经过审核,一部分需

要回避的内容也会进行剪辑。”如果上级部门在监

管过程中发现问题,视频网站会收到针对具体剧目

的“整改通知书”。

与色情、暴力等常见元素相比,诋毁中国人形象

的境外剧更容易被要求整改。比如某部美剧,有一集

中描述中国特工变成恐怖分子,就接到过整改通知。

国产剧、综艺节目是目前视频网站流量最大的板块。

上述视频网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各个视频网

站的主营业务都不可能靠境外剧。“别看网上都在

说美剧说得那么热闹,其实论点击量怎么可能比得

过国产剧?”他透露,国产剧、综艺节目是目前视

频网站流量最大的板块。

本刊记者在搜狐视频客户端上注意到,热门国产

剧的收视点击率动辄过亿,甚至超过10亿次,但是鲜

有美剧的点击率能够过亿,大多保持在千万级别。搜

狐总裁张朝阳也曾坦言:“美剧比国产剧的流量小,

广告收入影响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韩剧版权费用虚高的境

况因新规的实行而渐渐消除。近两年,韩剧在中国的

网络转播权水涨传播,翻了十倍多,在中国成为现象

级作品的《来自星星的你》版权达每集4万美元,去

年《Doctor异乡人》已经突破了8万美元一集,甚至

有的韩剧突破了单集20万美元。据悉,自今年1月以

来,韩剧的版权价格已经直接下降了1/3。

再提影视剧分级

从审核、备案到许可证、实名制、审查、备案,

看起来政策对视频网站有所收紧,但变化针对的是整

个互联网视听,并非围剿境外剧。

IPTV俱乐部秘书长汪海天认为,所谓内容监管

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传统电视与互联网视频之间存

在的播出审查制度上的尺度差别。“凭啥网上能播

的,电视上就不让播呢?”

然而,不少海外剧迷担忧,如果审查标准不明,

按照传统审查经验,“我还是不能通过正规渠道看到

我想看、能看的影视剧。”分级制度再被提上日程。

“中国的电影、电视剧没有分级制度是问题之

一。”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陈

道明表示,审查对文化是一种不好的事,文化不应

审查,要靠自觉。

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也同样呼吁解决电影分

级制问题:“产业到了今天必须细分内容,对于这

么庞大的观影人群,你都用一个标准去审查,实际上

是对我们的题材创作、内容创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再次呼吁中国电影的领导者能够正视这个问题。我们

先从一级制变成二级再考虑三级,先做限制级,14岁

以下的陪同观看或者提醒观看,逐渐向世界通行的分

级制来靠拢。”

事实上,有关电影分级制度的讨论,一直在中国

的电影行业和互联网视频行业中进行着。但主流官方

的声音缺位一直让这个业界共识难以落地。

2010年前后,时任广电总局副局长的赵实曾代

表官方,在文化体制改革发布会上表示,关于电影

分级制中国不会采取这种做法。他表示,从理论上

说,电影的分级可以保证不同年龄、不同层次观众的

需求,但在实践中目前还没有看到非常成功的经验。

纪录片《影片未分级》(《This Film Is Not Yet

Rated》)通过调查,反映了美国的现代电影分级制

度存在着暗箱操作的行为:MPAA(美国电影协会)

完全由传媒巨头组成,评级员没有专业人员,不提供

详细的评级理由,更不允许质疑。

“其实,开放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有了开放的

态度,那么审查标准、审查工作人员的任选才有比较

公开、透明的局面。但就目前越管越严的态势来看,

短期内难以实现。”小陈说道。

爱奇艺副总编辑王兆楠认为,对于内容引导这

方面,更希望“疏”而不是“堵”,探索视频内容

的分级,包括已经引进的美剧,让适合的人看适合

的内容,把用户ID和身份证挂钩,让有限制级元素

的视频内容18岁以下的网友就不能观看。

“我认为,分级制度并不能解决核心问题。无

论是否分级,想看总能找到资源。”吴先生向记者分

析,“关键在于,监管视频内容是广电总局的工作,

这其中涉及相关的部门权力和经济利益,未来的审查

尺度不容乐观。其实如果换位思考,中国的市场的确

太大,每个人的教育素养不同,在当前没有很好的解

决方案时,那也就只能一刀切了。”

∧由于《纸牌屋》仍在审查期,已经购买独播版权的搜狐视频迄今未能播出,错失一批拥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