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不喜欢拔尖,带着大家一起向前

China Campus - - 言说 OINT - 文/史燕来 斯涅 责任编辑:孙云帆

史燕来,北京大学法学学士学位,北京师范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研究生。1999年联合创立红黄蓝亲子园,2001合伙创立北京红黄蓝儿童潜能教育娱乐有限公司,现任总裁。

本科期间有一门课给我印象最深,就是组织行为学。当时同学们都不喜欢,觉得枯燥,但是我超级喜欢。它教会你如何在一个组织中间看待自己的角色、明确别人的角色,如何更好地影响和推动一个组织的发展。这是我最喜欢、也是学得最好的一门课。后来我跟别人说,北大教会了我如何带团队。

我的大学生活过得很美好,我还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我是一个特别爱学习的人。另外,我身上还有一种特质——如果让我回想很困难、不愉快的经历,我能回想起的非常少。我也没有特别不喜欢的人,我很喜欢朋友。其实,我的性格不属于外向张扬的,上学期间,我一直特别安静。直到今天,很多人还跟我说,如果我改变一下性格,可能争取到更多机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是一个目标感很强的人,哪些事是我该做的,我很清楚,哪些事我不该做,我不会一味地改变自己去迎合外界。

我还记得我和同学们在引以为傲的未名湖畔聊天的情景,好像忘了时间,从傍晚一直聊到半夜。那是我一辈子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从北大毕业后,我又读过清华和澳洲国立大学联合培养的硕士项目,还有北师大的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硕士项目。国内三所学校对我的影响各不相同,但都特别重要。

具体而言,北大教会了我带团队,也教会我尊重、开放和创新。大学时代身边的很多人非常优秀,我十分欣赏和支持他们。但我那时候并不是特别拔尖儿,也不喜欢拔尖儿。

即便如此,红黄蓝还是早已成为中国幼教领域的引领者。红黄蓝不是我一个人的,它的成长见证了一批人共同推动的力量。有些企业是一个人做,我们是一群人做。我做事,虽然不要求自己做第一,但我带领着一批人,应该让大家跟着我有收获、有成就感。

清华-澳洲国立大学的管理学硕士以及北师大的教育和发展心理学硕士,都是我创业以后边工作边学的。清华教会了我严谨地做事以及在企业发展的不同 阶段更好地激励和管理。正是在清华学习以后,我对流程化的管理、标准化的设计有了更多想法。

而在北师大学习教育和发展心理学,是我作为教育工作者补的一节专业课。这个领域太重要了。心理学是教育的前沿,而发展心理学的规律和应用是伴随人一生的。所以,我当时一定要学这个专业——不仅因为我做的是儿童工作,而且,对于女性来说,在家庭中相处和沟通,了解这个领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家庭是事业发展的重要支持力。很多人都说,人的一生有两个叛逆期,两到三岁以及初中二年级。虽然儿子已经十八岁了,但他却从没有过叛逆期,因为学习了发展心理学,我了解如何有效地与孩子沟通。

总之,北大给我最重要的是对人的核心认知和内在驱动。人只有找到自己的兴趣点才能不怕苦。其实,做教育很辛苦,风险很大,而且这是一个综合性领域。一个教育工作者,心理学、教育学,甚至医学、环境学,方方面面的知识都要学习,因为你面对的家长是各个领域的专家。如果你没有这些知识,你的产品如何赢得人心?你的队伍如何能跟上人的发展?

所以说,兴趣很重要。有了兴趣,你会不怕困难,能不断创新,这样才会有竞争力和差异化,才能引领行业。

很多人说,北大人说话口无遮拦,什么都敢说。我觉得这并不是贬义。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在社会上,一个人敢说话其实是种优点。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中,年轻人敢于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是不容易的。北大人身上就有这种创新和敢直言的特点,这对整个社会大有裨益。

北大人也是自由和开放的,这是一种优势。这些年,我们经历了从最初做单一产品,再到做标准,最近开始搭平台、建生态的过程。现在,我们不仅有红黄蓝亲子园、幼儿园,还有竹兜育儿、入户早教产品叮咚老师、巴拉乌拉天天绘本,第三级品牌红杉优幼等多种产品。在这个过程中,我能体会开放对发展的推动力。

我是2000级的北大人,在马克思主义学院学习思想政治教育专业,虽然最后我拿的是法学学士的学位,但北大对我最重要的影响是让我学会了带团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