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时不扭捏,没事时不乱花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40839元这笔大学生人均支付金额是如何计算出来的?据支付宝解释:这份年账单的总支出包含了六大类:

消费:通过以淘宝、大众点评、美团等电商平台以及商场扫码为入口,最终以支付宝支付的费用;转账:通过支付宝转账给支付宝朋友的费用;信用卡还款:通过支付宝关联的信用卡还款功能,偿还信用卡的支出;缴费:支付宝的生活缴费功能,比如水电燃气等缴费支出;手机充值:通过支付宝的充值中心,充话费、流量、游戏费用等支出。其他:红包,打赏,代付等(注:亲密付付款纳入实际付款方支出金额,已删除的账单不会纳入支出金额统计。)

账单出炉后,朋友圈一夜间被同学们各式各样的账单数据刷屏了。中国传媒大学家境小康的花花同学支付宝账单为51804.91元;日常酷爱买买买的小雅同学支付宝账单为126568元;一到月底就感叹自己要吃土的张同学支付宝账单为28224.41元;花钱不眨眼的小爱同学支付宝账单竟高达505642.28元。

朋友圈忘记屏蔽父母的小昕同学,在晒完142969.13元的年账单后,接到了父母怒吼般的电话:“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我也想问我哪儿来这么多钱?”本来只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的年度账单,但随后朋友们的评论却让她感到有些冤枉。无奈之下,小昕打开自己的支付宝,认真地算了算自己过去一年的账单。她发现,全年14万的总支付金额中,包含一笔11万的转账,这笔钱是当时妈妈的同事分三次转给小昕的,由于那时支付宝转账方便且无手续费,所以没有支付宝的妈妈就让同事将这笔钱转到小昕的支付宝账户上,再由小昕转到妈妈卡上。

事实证明小昕的实际消费并非账单显示的142969.13元,她的支付宝实际消费仅占全年支付总额的17.8%,为25493.95元。总支付不等于总消费,算清楚这份账单的来龙去脉后,小昕觉得似乎被愚弄了一场。

统计学专业研一的祖同学和小昕同学一样怀疑《大学生2016年账单》的计算和结论是否靠谱,“这里面只计算出账没计进账。”

2016年下半学期,祖同学帮一个传媒公司拍宣传片,期间他用支付宝垫付了一万多的器材费、差旅费等,事后老板报销了这笔账,但也被支付宝作为日常消费算进了总账单,而这笔钱实际上是其老板的支出而不是祖同学的。

中国传媒大学财务专业的孟同学怀疑支付宝可能有重复计算。孟同学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为221079.84元,看到账单的第一瞬间,她十分懊恼自己过去一年过分败家。懊悔之余,孟同学分析了一下自己的账单明细,发现了问题, “我的支付宝绑定了信用卡,平时付钱时经常用这张卡,而到月底再用借记卡还款,那么,就会造成消费和信用卡还款记录重叠,一笔钱在最终的年账单里被计算了2次。”孟同学翻看了自己的支付宝历史账单,发现自己过去一年通过支付宝平台上用信用卡消费的18751元钱被计入了自己的消费部分,而通过支付宝还信用卡的22272.50元则被单列成一项,再次被算进了自己的年度总支付金额中。

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研究了支付宝年度账单的组成之后,孟同学提出了支付宝账单计算的不合理之处: 1.替他人转账或代付不能纳入个人总支付金额中(如,上文小昕替妈妈转的11万块钱); 2.支付宝账单存在诸如通过支付宝用信用卡消费并还款的重复计算部分(如,上文孟同学的信用卡消费被计入年账单两次), 3.更宏观地看并不是所有的转账给他人都是总支付,例如兑换给他人现金(如日常在地铁站为没有现金的人兑换零钱。)。

据了解,账单来源方之一——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出品这份《大学生2016年账单》的初衷是期待通过这份账单,让社会能更好地了解大学生消费习惯、收支状况,进而贴近式观察当今大学生的消费观、金钱观,希望对治理校园金融乱象、引导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起到更加积极的作用。根据支付宝账单显示,大学生仅通过支付宝这一个平台,年人均支付金额已高达40839元,如果再算上现金、微信等其他途径,花费数额只会更高。这足以让大众产生“大学生乱花钱”的印象。但由于这份支付宝账单算法并不十分合理,所以无法准确说明大学生的真实消费情况,其报告的良好初衷难说得以实现。“大学生消费高”其实是误读。

小昕同学年度支付宝账单内容分布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