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滑雪恰!

2016年10月,2022年冬季奥运会举办地张家口市崇礼区万龙滑雪场发布对大学生免费的消息,全国23周岁以下的在校大学生凭有效证件都可以享受。我这个滑雪爱好者决定整个雪季就泡在崇礼。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冯雨雪 责任编辑:朴添勤

大约8年前,我第一次滑雪(双板),那时候还不知道有两只脚站在一个板上的单板,也不懂什么是梨式、平行式,只是单纯觉得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贼爽。前年冬天,我遇到了我的单板启蒙老师,一个跪在雪道上苦口婆心地告诉我站姿、视线等要领的意大利人,他带我入门单板。

相较双板,单板对我更有挑战性,也更有吸引力。我一幕一幕扒教学视频,一个人在雪季末的大冰壳上自学换刃。足足1个月,膝盖上全是乌青淤血,但第一次从半道儿上搓雪下来时,我都要开心飞了。

2016年夏天,在室内滑雪场,我偶然被爱看戏剧的剧友拉进了滑雪群,认识了一帮雪场里生活上都 处得很好的朋友,而后开始认认真真琢磨起单板来。第三次滑单板,我就被忽悠去做50- 50和横呲BOX (单板滑雪的玩法),换刃咔咔摔得狗啃泥。现在想想,我的单板启蒙之路就是活脱脱的三无:无知无畏无师父。

滑几天长板,带着一身渐变色和刚结痂的疤,夏天就这么过去了。非雪季走了,翘首以盼的雪季来了,万龙免费、冰雪班、兼职和实习工作似乎变成我肆意在雪场撒欢儿的最大“帮凶”。

在我的字典里,四季简化成雪季和非雪季之后,一周也被分成周末滑雪和非周末滑雪。基本每周六日狂躁两天,收拾收拾回学校歇四五天再出发,零散时间就在北京的雪场滑,这么循环到放假,期末最后一门考完我就奔着崇礼去了, 一待十几天到年三十直接回家。到3月初,加上滑双板,雪龄就将近50天了!感觉雪季听到最亲切的话就是“走,滑雪恰”“风里雨里,崇礼等你”。

躁动的内心除了瘾大之外就是真的想滑好,雪季初首滑时可能太久不练,一瞬间突然就不会换刃了,一路从高级道滚下来,刚起身就是一屁墩儿,拍拍雪起来继续摔趴下,爬起来站稳又接着翻滚……像个弹簧一样边摔边找感觉,那天缆车上的人可能看见的是一只胶皮糖一样的皮卡丘吧。好在我没怕丢人还愈挫愈勇,在同行姐们儿的指导下终于找回点感觉,于是就停不下来了……

有段时间完全就是练不好不吃饭,不允许哪一天没有进步没有收获的——状态就是:滑到荼靡。自从那次累到虚脱差点晕过去,就再也不敢说自己能不间歇滑一天了……后来发现“疲劳驾驶”没有效率,光凭着猛劲儿滑绝对不可取,多看多想多反思多问的方式更好。

我并不是一个善于交流的人,不好意思拽着道儿上的大神请教,就缠着熟一点的朋友问明白,直到把动作改对了。有阵子看着大神唰唰飞台子、咔咔呲道具,就特别心急,等摔到怀疑人生才明白我得循序渐进,应该回炉把基本功练好。

因为野路子我也受过不必要的伤,初学换刃时一次卡刃造成骨裂,回去照镜子右边肋骨间距比左边宽一半,呼吸都疼;那一个月,最怕的就是听笑话和打喷嚏,简直要命。

磕得满身淤青、累得迈不动腿爬不上床,甚至有时没同伴一个人硬着头皮滑一天,摔得雪镜里不受控制的眼泪乱飞,也没有人拉你起来拍拍肩膀问句没事吧。不光是不滑雪的朋友,连我自己都会问:为什么那么拼?大概所有的愿意付出都是因为喜欢吧,遇到心动的人是这样,一辈子的兴趣爱好也是这样。虽然认真且怂但是不想要无疾而终,于是跃跃欲试,于是狂奔向前。

习惯正脚滑行后,刚换反脚练时感觉很别扭,好像有人在朝我用力的反方向拽我一样,稍微反拧就会卡刃摔屁墩儿,有时候滑快了前脚后脚力量分配不对直接就卡翻滚,摔得头盔雪镜都错位。

后来我每天上山强迫自己练反脚,上午2趟下午2趟。从最基础的开始,多练直体倒伏、回山, 找刃的感觉,慢慢练下来终于可以正反脚切换,应变不同雪道顺畅多了,反 脚不再像一只“废脚”, 那感觉特别爽:想滑哪儿滑哪儿想停哪儿停哪儿,前面有人也不会害怕刹车,可以自如地穿过去。省下来的时间能比以前多滑好几趟了。

进步很快,但翻滚依然伴随着我。有次准备从小树林穿到雪道上,光线不好,碰巧有个树桩突然挡在板尾,起跳已经来不及了。板尾结结实实地磕在树桩边上,板头抡过去,一个我毫不知情的空翻就这么出活儿了(类似“蝎子摆尾”的摔法) ……更精彩的是,那条雪道陡,板子没稳住继续带着我滚了大约50米后,被同样一脸惊慌的小伙伴拦腰“截”下来了,如果我再重点,可能就卷携着小伙伴一块儿一滚到底了吧……

起初练单板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伴随着顶胯臭毛病摔过来的。上身往后躲前脚用力太多就把胯不自觉地送出去了,滑行姿势会特别丑。而且重心稍微一躲闪就趴地了,有一阵胯摔得跟各色口红试色一样。

我决心不改这毛病不继续练,就把速度降下来,用手把胯推回去滑,在入弯前小跳3下调整重心。终于滑稳了的时候确实感觉比之前放松多了,不会像以前一样一趟下来前脚累得麻木。

从当初5秒一摔到现在,幸运的是没有受过什么大伤,即使整个雪季都淤青不断,被铲飞好多回,摔得浑身疼睡觉不能翻身……但每次看到一点一滴的进步,就知足了,每次“出活儿”了都恨不得拥吻雪道十分钟。当小伙伴都在说我进步挺大时,我心里那个乐呀!

其实我心里一直埋藏着一个赞助滑手的梦,所以滑到现在最想要的还是一个靠谱的师父,按部就班一阶阶来。强烈建议打算好好学的新手找教练,太必要了,不重走我这翻滚之路最好不过了。

这么一路摸爬滚打过来,我认识了不少雪友。一大部分跟我一样是大学生,每周末发团去万龙,大家白天滑雪穿小树林晚上K歌狼人杀。这帮人里滑得好的还真不少,一块进步一块摔的感觉着实挺难忘的。

其中一姑娘曾经是省队的专业运动员,虽然偶尔会笑我笨拙地摔趴在地,但她还是耐心地教我最简单的招儿;起初我滑得慢,她在道边儿上一跪跪好久等着我。我跟在人家身后默默边滑边摔时,她已经轻松加随意地抡起了180转体、360转体,正反脚滑得一样好,在U槽里更是像安了弹簧的小陀螺一样飞旋,看得我好生羡慕。我更忘不了的是,晚上休息时看到她肩膀上又长又深的伤口,缝合的痕迹触目惊心。聊起来才知道这个下巴骨折过、摔到没有意识的小姑娘打训练起就不得不坚强。

去年夏天把我带上BOX的神队友也是个传奇,骨骼惊奇天赋异禀。玩儿什么都像回事儿,以前鸭式站位抡平花玩公园(平花、公园是单板滑雪动作),现在改了一顺边儿刻滑照样碾压别人,还时不时练个倒滑加个小平花。让我佩服的还有南方的小伙伴,他们前一天赶火车赶飞机倒大巴坐地铁折腾到半夜,滑两天匆匆吃口干粮就得再折腾回去。

老在雪道上待着,不滑雪的休息日反倒特别不习惯了,一低头脚上是皮靴不是雪鞋,脚底下是钢筋混凝土不是可爱的粉雪,周围满眼薄薄的衣衫精致的脸,不是全副武装的雪服,不是雪镜护脸都挡不住的孩子的笑,感觉还是有一点点难过。毕竟脑子里全是滑雪的我,已经完全不想好好走路了……幸好作为冰雪班的学生,不在雪上飙肾上腺素,在课上充充电、学以致用也是特别好的过程。

雨 ,北 大 生,酷 滑 , 50天,几乎滑遍 大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