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妮:老龄化太快,逼出反超

当下热播的电视剧不乏养老主题,比如《外科风云》里急诊科医生为方便老年人就医,搭建“移动初诊平台”,通过网络就能请医生先做初步诊断和处理,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去医院;比如《中国关系》里马伊琍演的海归建筑师,为了爷爷一心要建造一座低价格的、从各种设计上都适合老人居住的养老院。这些被演绎的故事背后,一方面是现实即如此——中国老年人口目前2.2亿,单拎出来就能组成一个世界大国;另一方面是,越来越多执着而智慧的年轻人,正在“老龄”这个领域里打造自己一生的事业,青松康复护理集团总裁的王燕妮就是其中一位。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viwill

只问“需不需要做,能不能做”

2000年互联网兴起之时,王燕妮刚刚毕业,进入到摩托罗拉工作。面对移动互联网市场的商业机会,她主动请求去新部门做研究。也是毕业后的这三四年,王燕妮回湖北看望爷爷以前的同事、朋友们,看到他们身体和精神状况与以前判若两人让她心酸,怀念爷爷的王燕妮心里总有个疙瘩:“有什么可以为这些老朋友做的?”就是在这时,她在工作中也发现到人口老龄化的问题,而且越研究越发现“这是未来一个大的社会趋势,而且做的人少”。王燕妮怎么想都觉得这事儿跟自己有关:“必须撸起袖子去做,才有可能改变一些现状。”

“进入老年产业创业是件大事,不是简简单单找几个人开个小店就能解决的事儿”。为了创办青 松, 2002年王燕妮果断辞职,到全球排名第一的法国INSEAD商学院专门学习,系统化地去了解创业所有过程和需要掌握各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在专攻商业计划的实战课上,王燕妮和自己的创业团队小组反复研讨分析,不断完善“中国老年产业商业计划书”。两年后,王燕妮毕业回国,谈下的天使投资已有20多万美金,身边的朋友、老师、教授们也都投了钱。此时,她25岁。

王燕妮回顾说,越年轻越不会害怕,她当时就只问自己两个问题“需不需要做,能不能做”,同时她也认识到,自己选择的这个领域是一个长期的事业,不是一夜之间可以暴利、掘到一桶金就去干别的了。王燕妮说很幸运找到的投资人和伙伴都支持长线的想法,“6年后整个运营才开始持平,十几年后公司才开始实现盈利”,说这些时,王燕妮穿着红短裙、扎着丸子头,阳光干练,一笑带过中间的那些曲折。

1岁的养老服务对象咋回事

在商学院的学习让王燕妮有了更为国际化的视角和新理念——比如全生命周期的服务理念。按照现在世界卫生组织新的标准,想保持活跃、健康的生活质量,干预不是从老了、病了才开始,专业的研究最早其实是从优生优育就开始了。对此王燕妮解释说:“其实很多老年后的慢性疾病,是和每个人生命最开始的1000天——从在妈妈肚子里到出生

后的两三年——的营养状况和生活环境等高度相关的。”

所以养老的“老”不是年龄的老,而是健康的“老龄化”。青松的服务对象不是按年龄分,是按健康需求、功能状况分。目前青松的客户60岁以上人群是60%,20%的客户是30~60岁的中青年人, 10%是青少年和儿童,最年轻的客户甚至是不到1岁的小朋友。“只要在功能上有康复护理的需求,就是我们的客户。”王燕妮说。

新模式:“助人自助”

据官方数字,中国现在已经有4000多万失能、失智的老年人群,这部分人几乎都需要专业的医疗性护理。但目前国内对照护的概念,还处在医生和保姆非此即彼的两端,按照传统方法去测算,仅这些人需要的养老护理员数量就是一两千万。在王燕妮看来,“这个数字大到无解”, “这些人是根本找不来的,如果把对这些人的照护都定义为替代型的,到哪里去找2000万个愿意自己别的生活都没有,就只是去陪在另一个人身边?”

青松的服务是“助人自助”,通过评估和照护计划,尽可能地帮助一个人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哪怕一天只是去服务一个小时”。而且,比起护工的费用高昂,青松的服务每个月平均1000多元就够了。王燕妮解释:“护工和保姆为什么会贵?是因为要全天候在那里,可要多少钱才能让一个人把时间全部卖给你?”创业之初,王燕妮和她的团队在研究服务模式时, 24小时跟了很多家庭,曾发现护工典型的一天虽然很忙,但是真正花在老人、病人身上的时间加起来每天最多的也不超过2个小时。常见的做法是直接把他们放在电视机前,而这会加速他们大脑的退化。现在很多都是替代型护理,术后家人倾向于把病人的活都干了,但这样会“用进废退”,功能不用就会退化直到丧失。王燕妮说:“其实复原力像弹簧,倒下了并不代表就永远这样了,还可以 再帮他弹回去”。

几年前,有一个家庭曾通过残联找到青松,妻子因为疾病卧床几年,丈夫辞职照顾,家里典型因病致贫。他们的孩子是90后,因此变得沉默寡言。这位女士一动就会疼,家里人不敢让她动,导致她越躺越不能动。青松去后首先做评估,发现尽管她各方面功能评级都很低,但还没有到不可逆的情况。半年多后,通过康复性的护理、锻炼,她开始慢慢做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穿衣、把饭放在旁边自己进食,一年后,她可以自己下地走几步去厨房里热饭、上厕所了。这意味着他丈夫可以出去工作,有了新的收入家里一下就不一样了。服务了一段时间,居委会访视给的反馈是:“惊呆了”,因为当时给他们开门的是这位女士而且满脸都是笑容。服务了两年多后,夫妇俩带着孩子一起去旅行了,儿子变得开朗积极,学习也好起来了。

王燕妮说:“即使是人的大脑,受伤后也是可逆的。”正常人的大脑平时用到的脑细胞只有不到5%,所以有些脑细胞永久损伤了,但其他部分可塑性很强,通过合理的专业刺激,可以激发原来不活跃或者管别的事情的脑细胞,受伤部分的功能会被其他脑细胞承担起来,最后会逐渐恢复原来认为已经完全丧失掉的功能。

大学生来青松平台上唱戏

按照青松目前的做法,照顾4000多万的失能、失智的老人需要两三百万人就可以了。这虽然还是很大的挑战,但是问题变得“有解”了。王燕妮的信心来自于对陪护人才的重新定义:“现在每年700多万的大学毕业生,我们希望可以突破专业,让更多的大学生经过青松平台参与进来。”

在王燕妮看来,康复护理这个领域技术含量很高,所以一定要用优秀的人才才能做成。要持续地做下去就需要创新、需要年轻人。原来青松每一个专业服务都要去问专家意见,半天也服务不了几个人。 后来他们把康复护理做成了一套标准化算法,成为这个领域第一个拿到ISO相关认证的企业。这源于2013年时,一位85后提出的建议——能不能把专家的意见都做到一个系统里面,就像人工智能一样,没有经验的年轻人一录入数据就能拿到和专家一样的答案?

正是因为现在有了这套系统,进青松的毕业生的专业范围可以越来越宽,从只限医护专业,到后来有了心理、营养、药学、社工等。哪怕学的是新闻、艺术类的专业,想参与进来,经过培训也可以去医院的病床前给病人讲解注意事项,甚至作为副业兼职去做。王燕妮特别提到社工专业“非常适合综合性的个案管理”。青松现在是很多高校的实习、实训的基地,比如北京大学、青年政治学院、北京体育大学、首都体育学院、各类医学护理院校等等。借助系统、评估工具和培训,王燕妮所设想的未来是“希望让绝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都有机会可以参与进来,以后不限专业。”王燕妮给自己的角色定位是“搭台子的人”,她希望的成功是“如果能把舞台搭得够好,会有各种各样背景的人才可以在上面唱戏,就行了。”

在这个领域,王燕妮认为,即使是最发达的国家也没找到好的答案,最近她经常跟同事们打比方:中国除了以前的4大发明,现在还有不止4个让老外羡慕的发明,比如微信、网络支付宝、共享单车等等。王燕妮对中国的养老领域充满信心:“中国现在很多的创新是反超一些发达国家的,作为发展中国家,我们的老龄化问题快得来不及准备,但也许会被逼着有一些更加创新的做法,反过来再被这些发达国家所看好。”

现在很多大学生开始对“大健康”、“养老”的问题感兴趣,王燕妮说:不管是创业,还是加入一些其他的团队,这个领域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这个行业不受经济周期影响,如果真的感兴趣可以做很久,是刚需。

1 1.青松康复护理集团催人奋进的“青松之家”

2.每天都在进行的工作推进讨论

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