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典礼,有点庄严有点嗨

在英国等西方国家,毕业典礼是每位学生都虔诚向往的一个隆重仪式,它的重要性不亚于中国的高考。一个学生毕业后,班可以不上,钱可以不赚,但毕业典礼绝对不能不参加。假使由于意外,学生实在无法出席当届的毕业典礼,那么学校也会把这个机会顺延到次年,直到学生完成这个仪式。这些毕业典礼往往千奇百怪花样层出,学校和董事会提前大半年就开始准备,费劲心思把毕业典礼搞得狂野、新奇又温情,甚至毕业典礼的好坏,会决定学校来年申请率的高低!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陈思

家属的心情有点high

我在国外亲历了两次毕业典礼,第一次是2012年在伦敦的国王大学,我作为朋友的“家属团”,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

有些学校的毕业典礼会选择在当地最大的教堂举行,有主教有牧师,非常肃穆;但大多数学校的毕业典礼都会在自己校内最大的礼堂举行;当然了,还有一些学校尤其是美 国的大学,会在体育场或校内花园这种露天的环境举行,熙熙攘攘,很有意思。他们的毕业典礼,通常是按照专业和学院召开,而不是整个学校同年毕业的所有博士、硕士、本科生汇集一堂,所以规模有小有大,人多的时候,类似国家歌剧院那样大的学校礼堂也能坐得满满当当,而有些专业因为人丁稀薄,家属和学生一共也不过一百多人。

通常,每个学生有两张免 费的家属票,“超额”的家属就要花钱买票了,当时我的朋友就为了我们几个铁哥们,以每人20英镑的价格买了4张额外的家属票。那天,碰上了伦敦难得的大晴天,朋友那个专业的毕业典礼被安排在上午第一场,开始前两小时,就已经有穿好学士服的学生和家属在校园各处拍照了,几乎每一个亲属团都会提前买好鲜花准备送给毕业的学生,等待着见证他们人生中重要的一刻。

典礼开始的时候,学生们坐在礼堂楼下,家属们在楼上,穿着各自特色的正式服装,比如,印度人会穿纱丽,日本人穿和服,中国人穿旗袍等等。正式颁发证书的时候,我们作为“家属”当然也不能闲着,平日里无论多温文尔雅的人,当坐在家属席上时,都会变得超级high!看到自己的孩子或者朋友走上主席台时,家属团们一定会起身尖叫鼓掌,呼喊他的名字。当时,我身边坐着几位日本家长,

男士穿着西装女士穿着和服,本来从头到尾都挺直着背,安安静静地坐在观众席上,直到他们的孩子走上主席台,他们突然爆发出高声的呼喊,并拿着相机频频摁下快门,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典礼结束后,学生和亲友团们可以到摄影中心请专业的摄影师拍一些正式的照片留念,有不同套餐可供选择,价格从几十英镑到三百多英镑不等。几乎所有家属们都会选择“全家福”大套:学生穿着学士服手持毕业证,家属在一旁陪伴。家属们拍完还不满足,还得把毕业典礼邀请函连同照片一起镶在一个相框里,把这荣耀的一刻永久保存下来。

学生的行动有点high

两年后,我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毕业典礼,当时典礼举行在1月份,正是我们那个英国南部小城凉风瑟瑟、但草木青翠的时候,宽大的学士袍下套上一件薄毛衣,在室外拍照正好。可比起我的老外同学们,我就显得太格格不入了。老外们,在这个一生中最重要的时 刻之一,怎能不尽情地“潇洒走一回”?大多数女同学,都会花重金买一套漂亮的礼服,露腰露腿露背,只要风度不要温度,就为了拍照好看。

国内的大学生们,通常会拍一些很有创意很搞笑的学士服照片,但在毕业典礼上规规矩矩,而老外们则正好相反。我毕业那年,因为学院人不多,我们理学院和法学院合在一起举行仪式,校长穿着长长的金色长袍、举着权杖走进会堂的时候,整体氛围还是庄重而肃穆的,每个学生都会被提前编号,坐在属于自己号码的椅子上,椅子上放着一个厚厚的大信封,里面是当届毕业生的花名册,成绩通过顺利毕业的学生,在其名字后面有一个小星星,而未能按时毕业的学生名字后面,就只有空白。校长和教员们陆续入场后,乐团响起了风琴厚重古老的声音,唱诗班开始唱上帝颂歌和校歌,所有的一切,都让我完全沐浴在庄严的气氛中。但是,到了颁发证书并与校长握手的环节时,学生们就彻底放飞自我, high起来了。

有些学生会故意装作小丑一样,背着好几本砖头厚的教

两年后,我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毕业典礼,当时典礼举行在1月份,正是我们那个英国南部小城凉风瑟瑟、但草木青翠的时候,宽大的学士袍下套上一件薄毛衣,在室外拍照正好。

材,好像身体都被读书这几年压垮了,一拐一瘸做着鬼脸地走向校长,台下有相同感受的同学们则大声欢呼;有些学生会举着一个大牌子,写着“终于不用忍受食堂难吃的饭菜了,我要赚钱买牛排!”“上帝啊,选这个专业我真是脑子进水了,可是我仍有信心改变世界!”,或者“图书馆的管理人员,扣我的5英镑滞留金啥时候还我,我都解释过了”;有些学生则会在校长拨流苏之前抛起学士帽再戴上,朝家属席飞吻招手;还有法学院的学生,特意拿着一个法官的木锤子走进会场,表达自己以后要当法官主持正义的决心。

我毕业那届,有一位姓 “肖”的中国留学生,可是副校长在宣布名字的时候卡住了,因为老外不会发中文中“x”这个音,于是副校长幽默地说: “这么优美的名字,我想让这位同学亲自宣读!好吧,我承认,这个字我不会念。”台下哈哈大笑,后来这位姓肖的中国学生无比骄傲地大声喊出自己的名字,相信对他来讲,这更是一次无与伦比的毕业经历。

仪式结束后,门口早已摆好了丰盛的餐点供大家享用,学生和老师们会抓住这宝贵的一刻,拍照留念,共叙师生之情。学校的纪念品店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针对毕业生打折,像是一些印有学校校徽的杯子、运动衫、棒球帽等等,是最受毕业生欢迎的纪念品。同时,除了美食桌,大厅里还会专门开放一个counter,向毕业生免费发放一份小礼品,通常是校园景色的明信片和印着学院和学生姓名的圆珠笔。

一些在读的学生也自发地加入进来,向毕业生们祝福道贺尖叫狂欢。一场毕业典礼,最后会成为全校总动员的大party。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