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你不在乎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一苇 责任编辑:方丹敏

晓丹就要毕业了。一年多以前,在她读研二时,学长东洲向她表白。那时东洲已被一家发展前景不错的公司聘用,就在大学所在的城市。东洲长得高而且瘦,外形是晓丹喜欢的类型;性情比较温和,待人体贴,这也是晓丹所喜欢的。

他当时对晓丹说,一直就很喜欢她,但因为家庭条件不太好,始终鼓不起勇气表白。找到工作后,觉得以后可以给晓丹一份稳定的物质保障,加上发现周围好几个男生都对晓丹有意思,怕再不说,她成了别人的男朋友。

晓丹来自南方沿海城市,长得娇小可爱,五官也很精致。之所以到研二还单着,是被本科时的一场恋爱伤着了。前男友和她谈了两年,却在毕业异地后和当地一个女孩子好上了。

切肤之痛让学业底子本来就不错的晓丹在研一成了学霸级的人物,沉浸在学习中,除了本身的乐趣之外,还会让她忘记,她被一个渣男给甩了。心里的痛反映在脸上,就被误会为高冷。身边虽有男生对她有意思,却不敢轻易表达。

过往的经历让她不能再接受异地恋,她和东洲早早开始商量毕业后她的去向。东洲来自西部一个城市,虽说这几年发展也不错,但工作机会远不及晓丹的家乡和现在所处的S市。晓丹的父母很开明,在专门到S市相过“女婿”之后,对两人表态说,只要两个人商量好,未来在哪发展,他们都支持。

摆在两人面前的是三个选择,晓丹也留在S市;两人都去东洲的家乡或晓丹的家乡。但S市的房价居全国前几,晓丹不想年轻的时候为买房放弃其他美好的东西。于是两人借着假期,到对方的城市看了看,都觉得可以接受在对方的城市工作,而晓丹的家乡更为理想。两人商量的结果是,到晓丹的家乡找工作,将来如果东洲的父母愿意,把他们接过去。

似乎没有问题了。但这时东洲的妈妈说,两个人要留在S市或东洲的家乡,要不就得分手。她不接受东洲去晓丹的家乡。东洲的父母前几年在新开的商业城里租了个铺面,靠薄利多销维持生活。东洲的母亲历数她多么不易,支持儿子读研究生,结果儿子赚钱了却不管她了。

东洲妈妈的意见刺激了晓丹,加上晓丹妈妈的身体一直不好,她心里很希望留在父母身边,更加坚持要回到家乡工作。东洲开始左右为难,两边都是他至爱的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选。

晓丹选择了家乡的一家公司,公司很人文,走完程序后,说这是她学生时代最后一个假期了,九月再上班就行。晓丹也不舍得和东洲分开,于是一直在S市呆到八月下旬。

分别的日子终于到了,本来东洲和晓丹说好,要去送她。结果东洲的一位女同事突然说身体不舒服,坚持要让东洲送她去医院,他没能去送晓丹。要是别人,晓丹可能不会介意,偏是这个女同事一直对东洲有好感,一次晓丹和他约好吃晚饭,女同事找理由和他们一起去了,席间还故意表现得和东洲很亲昵。

晓丹在电话里哭了,说你今天不来,以后也不要再见了。东洲当时想,两周后就是中秋节假期,他赶过去好好和女友解释一下。但是,他和晓丹说要订机票时,晓丹说中秋节不会在家。他们真的没有以后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