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传译员吐槽大会:掉头发、高收入、青春饭?

文/熙三环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孙云帆

北京这块大磁石把一颗颗本来特立独行奇形怪状的小铁钉一把吸过来。在这里,即使你觉得自己奇葩无比人格分裂没人能懂也能为每一个分裂出来的“小人格”找到它贴心而温暖的组织。

各个“小世界”线上线下的活动每天都在上演。同传译员(注:同传,为“同声传译”的简称。在会场,两位译员坐在箱子里,边听边翻,轮流为发言人做同步的口译。其他与会者用专业的同传接收机收听译文)这个小群体经过近几年一些媒体“21世纪最紧缺人才”、“金饭碗”、“日进斗金”的努力广播,已经变成新时代金丝帘后面高贵的慈禧——看不清,摸不着,让人不明觉厉。对同传这个行当稍有了解的人哪天如果真碰到了一位同传,可能除了好奇和兴奋甚至于夸张地要签名之外,基本上会询问如下几个问题:

1.你们做同传的应该很能掉头发吧?

2. 你们的收入是按照分钟来计算的吧?啊,不是?那是按小时?

3. 同传应该是青春饭,老了就做不了了吧?

一般来说,见到同传译员并不容易,要见到一堆那更是难上加难。笔者曾参加 了一次北京地区同传译员的沙龙,这次沙龙是除了在北外高翻读研期间之外见到的人数最多的同传译员群体,绝大多数是自由职业者。参与人数之多让人可以想象,如果当时不幸有一枚导弹袭来,估计北京及周边地区好多场国际会议都得瘫痪。

到场的译员有年轻养眼的美女帅哥,也有沉稳的中年大叔,更有仍然活跃在口译第一线的元老级前辈。大家的头发都看不出任何异常,好几位估计都可以去接洗发水广告了。

之前就听说联合国有老太太边打毛衣边做同传还游刃有余,今天也算是见到了真正的口译长者,他最近一直都在做会,给大家分享了很多奇葩的经历。沙龙聚会“槽点”颇多。那这群传说中“金饭碗”的大牛吐的槽,和普通人的槽,有何不同?

口译简历

槽点一:简历要有多长?

谈到这个话题,译员们炸开了锅。有人亲眼看到过某位译员的简历达到了一百五十多页。那是一篇怎样的“博士论文”?!这传说中神级长度的简历,据说 也是把每次会议的很多细节都囊括了进去:每个发言人的简介,会议的小主题等。这份甚至不能称作“简”的“历”,很自然地拥有榴莲般的效果:很多客户会买账,但估计八成是被吓的;稍稍理性点的就会对其嗤之以鼻,根本没耐心去看。

最后大家讨论出的结果是,口译简历最好不要超过十页。虽然已经降了一个数量级,但这个结论对于学生党来说可能一时半会儿还是难hold住。从这个数字大概就能看出,口译员的世界确实是一个奇妙的世界。正如一个正常的中国人无法想象同时用十根筷子愉快地用餐。

槽点二:口译经历到底要怎样写进简历?

很多译员都是按照时间顺序一条一条地从上往下列,那简直是一本口译流水账,尤其是对于现场有着二三十年口译经验的老前辈来说,流水账简历很可能会成为继英语听力之后的最牛催眠神器。关键是,很多人对自己简历的实时更新并不上心,所以有时候客户看到流水账上该译员最近连续两三个月都是空缺,怀疑这位译员是不是金盆洗手回头是岸了。翻译公司有时候为了避免这种尴尬,也会认认真真地把简历里面所有的日期全部删掉。对,删掉。

最后大家的讨论结果是,要按照领域来分类,而不是时间。这样,客户会很容易找到他关注的领域里你的相关经验。

槽点三:明明是我的简历内容,怎么名字给换了?

有些无良的小翻译公司,平时即便没接口译的活儿,都会去联系资深的口译员让其发简历过去美其名曰“储备人才”。沙龙现场的一位同传前辈深有体会。之前有家翻译公司,觉得他的身价太高,会影响公司从中的获益比例,所以就以一天两千块的价格,随便请了一位高校非口译专业的老师,把资深简历改头换面,换成了那位老师的名字,把这场德语同传会议项

目给“打发”掉。那样的会议质量,也确保了该翻译公司永远翻不长远的稳定市场定位。

电话测试

槽点:同传为什么还要电话测试?!

电话测试同传相当于你给人打电话,测试者在那边念原文,你在这边边听边翻译。也就是说,对方要一边念原文,还要一边判断译文的质量,对测试者来说也算是神级的挑战。要是真能做到,就让客户那边的测试者直接做同传岂不更省钱?很多测试者自身水平在此不太好评判,外语发音接近外星人,还专挑专业术语多的段落念得飞快。尽管专业的翻译公司会给客户解释同传不用测试,但如果项目单子太大,再牛的翻译公司也不敢和如此“壕”气的客户过不去,不想断后路的译员只能接受测试。其实,很多客户就是喜欢自己挑一下,这样唯一的好处是,即使最后翻出来的效果不好,那都是客户自己“选”的。

也有译员接到去现场测试的通知,北京五环外。费大半天劲折腾到了那儿,对方抛出几个问题:“‘底盘’怎么说?”“‘方向盘’怎么说?”。仿佛如果译员把这两个词翻对,就说明同传能力优秀一样。其实这种测试方法和看手相算命没什么两样。有些大公司内部有规定,每次同传必须同时联系三四个翻译公司,让每个公司推选三四个人,员工也只能执行。现场有译员提出,可以把口译录音截取了发过去。但万一客户想听的是他们领域的口译录音而手头刚好没有,这时测试也是很难避免的。最后,前辈们建议,对测试还是不要太反感,有时候可能就是想听听你的英语发音有没有乡土气息。毕竟,“买个西瓜,还要先敲一敲呢”。

会前资料

槽点:绝大多数客户不提前给资料

在普通人的印象中,同传不都是听到什么就翻什么吗?不懂行客户很多情况下完全意识不到会议前期准备的重要性,尤其是很多领导的讲话稿,觉得涉密,不给,有时主办方都拿不到。很多时候翻译公司或者译员催客户要资料,客户就直接一句话: “花这么多钱不就是让你们来现场翻的吗?怎么啦?怎么啦?”。有一次一个法律会议翻译,主办方连一个会议关键词都不给,单位的网站也不给。绝了!实在不行要给个会议日程吧?至少可以判断一下能否 “裸翻”。也有些会议上同传就是撑一下场面,打一下酱油,没任何实质内容,没资料无奈“裸翻”也是可以接受的。

有些会场不仅不给资料,还会在会议开始前一刻走到译员跟前问一句:“哥们儿,这会议标题要怎么翻成英语啊?”然后拿着译员写好的纸条去修改大屏幕的英文标题,留下译员在同传箱里一脸黑线。如果万一不给资料,一定要准备好wifi,临场可以在搭档翻的时候查查表达。一句话总结:会前资料就像是医院拍的片子,一般来说医生都是先看片子再做手术。不然只能先开膛破腹,再在里面找问题呗。

同传搭档

槽点:不认识的搭档靠谱么?

一般来说译员都习惯和熟悉的人搭档,熟人比较有默契,一些小习惯都相互了解,心情不好可以少翻点,下次轮到自己再多翻点,相互照应,完全没问题。

有时候客户自己有所谓的“翻译”,为了省钱,委托翻译公司再找一个同传。一次,客户自己的翻译和在场的一位译员有了如下的对话: “我们半个小时轮换吧!” “好啊。”

“嗯……我是说,你翻半个小时,我翻十分钟”

后来,就变成了“30分钟的专业同传+10分钟的小交传”模式。客户的员工根本 没受过专业的同传训练,客户只是觉得员工英语好,就拉来做同传,效果可想而知。

还有一位译员也遇到类似的情况,客户那边自己的“同传”和他提前打招呼: “有稿子的,我翻,没稿子的,你翻。”后来发言人稍微脱稿发挥,那人觉得不对,马上取下耳机:“快快,你快翻!。”

还有一次一个德语译员,在柏林待了二十多年,之前做过的都是交传(注:交传,为“交替传译”的简称。在会场,发言人边发言,口译员边记笔记。发言人停下来,口译员开始翻译。采用交传的会议比采用同传的会议更耗时。只有交传才用到口译笔记法,因此市面上所谓神奇的“同传笔记法”是错误的)。有一次他和一位老前辈搭档,在开始翻之前老前辈问他谁先翻。他信心满满地说:“我先来吧!”很快,耳机里传出了发言人的声音,前辈许久都不见他有任何动静。突然,他摘下耳机,大声说: “天呐!这怎么翻啊?”全场下来,几乎一句话都翻不全。后来,这位译员在口译界几乎遭到了“封杀”。

交传做得再好,不经过专业训练就接同传的活儿,后果很可能会是毁灭性的。形成交传技能,是语言系统的“第二次发育”,同传,是“第三次发育”。往上跳,需谨慎。

很多小翻译公司用交传译员做同传是这样的。有些交传译员找到公司说:“我不收你们的钱,让我做同传吧!我想锻炼锻炼!”小公司贪图眼前利益,居然也敢用!这不仅砸了自己的招牌,也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

另外,搭档的风格也很重要。“淡定派”和“机关枪派”语速的两个译员搭,听众的心跳都会不均匀;老一辈的译员和“新生代活力派”搭档,听众全场下来也不得不在两种完全不同的语言风格间来回穿越。

(作者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德英汉复语

同传专业,现为某大型企业同传译员)

专业的一个保障就是媒体自身的独立性,而L媒体与生俱来的独立基因让我们可以独立客观地表达观点,我笔写我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