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0、23:00、午夜,更晚更暖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朴添勤

深夜,每当我埋头苦读饥肠辘辘下自习的时候,食堂里暖暖的灯光、热气腾腾的宵夜总是最暖心暖胃的存在,清华读研三年,很想聊聊清华园那些陪伴我的深夜食堂。

打烊最晚TOP 1桃李园(深夜11:00)

桃李食堂门口,挂着两盏红红的灯笼,为无数清华学子在饥肠辘辘的茫茫黑夜中指引了方向,夜宵八点半之后开始正式供应,一直到11点打烊。

众多美食中,最令人无限回购的是一款糯米鸡。剥开层层的荷叶,软软糯糯的饭包鸡喷香而出,荷叶的香气深深浸入糯米和鸡肉,米也被腌制好的鸡肉染成均匀的酱棕色,味道均匀,深浅适宜,口感鲜香,回味无穷。良心价6块一份,常常刚出蒸锅就被抢购一空,配合小汤圆,即使是口味挑剔的南方同学,吃完后也大呼,没那么想家了。

这款美食更是得到了外国朋友的青睐。研一时我曾带韩国学伴感受中华美食,欧巴热爱健身,吃不惯偏油腻的中国菜,却为这糯米鸡深深折服,一吃上瘾, 也不管什么碳水化合物卡路里了。打那之后欧巴约我出来“语言交流”的次数明显增多,常常晚上九点前后来电话说:“你有没有时间,我们去桃李学习?”我心想,其实,你是想吃糯米鸡了吧!

一到晚上,学生们总是很想放纵自己,吃点高热量的油炸食品,你们都懂的。因此桃李园的炸货最炙手可热,经常排着长长的队,炸鱼豆腐、炸鱼排、炸鸡块、炸鸡翅、炸香肠等等,颜色金黄,香味诱人,配上新鲜煮沸出锅三块钱一大碗的馄饨汤或方便面汤,满足感十足!油炸窗口的左边售卖烧烤,各种肉串蔬菜色香味俱全,推荐烤韭菜,鲜嫩多汁咸香浓郁。夏天,命中缺串,血里缺酒的同学们,必备烧烤啤酒冰西瓜,再来点清华独家自制冰激凌和冰沙,无论是学习或是做实验到深夜,还是小组讨论伤透脑劲,都能在这得到治愈。

桃李园还有一个隐藏窗口你不能错过,就是麻辣香锅,简直是清华的招牌美食,虽然到7点钟就不再做新的了,但是师傅们会把剩下的一些配菜,用香香的锅底炒一下,一份仅售8块钱,绝对超值!运气好的话八九点钟还能吃到。

桃李园地下一楼是休闲餐厅,营业时间从中午11点到晚上10点半,主要提供咖啡和西餐,环境优雅,适合聊天商谈,慢节奏进餐。食物分量足,有9块钱一份的肉酱面, 5块钱一份的薯条,还有十几块钱的蔬菜萨拉自助,当然价格公道之下味道过得去,不能奢求多么惊艳。休闲餐厅时常推出各色新品,奶油金枪鱼焗面,烤鸭披萨和冻酸奶味道都很不错。

打烊最晚TOP 2玉树园(深夜10:30)

位于紫荆公寓和留学生公寓中心地带的玉树园,环境比较好,还有包间,正餐提供各种逼格稍微高一点的中西餐融合菜色,所以常见清华小情侣在这里约会,当然也适合跟“国际友人”来交流聚餐。夜宵从7点供应到10点半,夏季推出撸串季特色烧烤,还卖啤酒,时常也推出新品,我三天两头就会去看看有木有新花样。

2016年的期末,考完最后一门正好是元旦夜,我们读研的几根“老油条”,没了本科那些年满北京乱跑跨年的激情,平时连清华校园都懒得出,索性约着去玉树园“跨年”。餐厅人不多,简单的几听罐装啤酒,配几碟小菜,几屉小包子。菜色虽不丰富但是聊得很嗨,总是感慨时光荏苒,酒过三巡,平时交流不多的同学们也不再那么一本正经,开始称兄道妹,感情八卦刹不住车地聊起来,打那之后同学间似乎更能打开心扉。

玉树夜宵有很多小点心,蛋挞鲜花饼老婆饼榴莲饼叉烧酥,流沙包红糖包紫薯包爆浆金麦包翡翠小馄饨,名字听起

来高大上,价格也是喜人的亲民, 4块钱3个叉烧包,到外面一个也买不到吧。第一次去试吃时,正好碰上了个学妹,和我本科同校。学妹看见我立刻热情打招呼: “学姐,你也来啦!吃啥,我请你!”我当然不好意思,推脱半天,学妹却越点越多,“叉烧包不错,流沙包也好吃,再来个粥吧,够不够,那个汤也不错,来一个。”“点这么多,让你破费太不好意思了,我(自己来付钱吧) ……”话没说完,学妹抢先刷了卡,发现一大堆不到20块钱,我也只好改口:“我下次请你吃啊,么么哒!”

最近玉树园也推出了几款粥和炒饭,蔬菜瘦肉粥和红豆汤圆粥5块钱一碗,量大实惠,用料走心,喝完之后真是暖心暖胃。还有通通一块钱一串的麻辣烫,麻辣烫就怕食材不干净,汤底煮了很久浑浊有杂物,在学校食堂就可以放心啦,汤底清澈,种类很多,随便吃吃才二三十块钱,减肥什么的,当然要吃饱才有力气!

再也吃不到的小桥烧烤

提到深夜觅食之处清华人心中都会想 到小桥。1927年月3 14日,赵元任和妻子杨步伟的小桥食社开张,食社门上贴这样一幅对联:“小桥流水三间屋,食社春风满座人”,但不知什么原因,小桥食社很快倒闭,但这个小小的卖吃食的地界却成了清华人深深的眷恋。

小桥是清华校河众多拱桥中的一座,位于紫荆宿舍23号楼、丁香园(原第十四食堂)西面,那时从学生上课的三教到宿舍区,去水房打水洗澡都要经过小桥,一些人便在小桥边上开始卖煎饼、玉米等吃食。到处都是小摊小贩,城管也一直在驱赶。2002年其中一对四川夫妇结束推车贩卖,跟他们的哥哥和嫂子一起建起了那座只有四五平米的小房子,起名小桥烧烤,深受学生欢迎,到今年已经第15个年头了。

午夜过后,偌大的园子里只有这一家还亮着灯火,不惊不扰地陪伴着饥肠辘辘的学生。晚归的时候,即使暴雪纷飞或者细雨纷纷,独自一人来撸串也不会感觉到多少寂寞。如果和喜欢的人一起,带着暗恋的学妹,又或是呼唤二三朋友,点几串两三块的烤串,涂上酱汁撒上孜然辣椒,整个夜晚就圆满了。

然而, 2017年月3 16日凌晨,小桥关门了,据说是配合治理雾霾。临关前几天,清华学生的微信朋友圈、知乎各种刷屏,纷纷表示对小桥的怀念,有学生专门去拍照,排队一两个小时也要最后吃一次小桥烧烤,亭子里卖出的最后的一对串儿,被清华学子送给了一个没有吃过小桥烧烤专门赶过来品尝的同学,而另外一个,据说已经被同学保留了下来,做成标本。

不管爱吃小桥的还是不爱吃的,清华学生都“总觉得心里有点空落落的”或“感觉少了点什么”。还记得曾有那么一个晚上,我以“不吃小桥就会饿死”的矫情,半夜11点生拉硬拽了个男生出来,说自己很饿。到了小桥一看,还有一长溜子的人在排队,转身就走了,他一头雾水地问,你不吃了?不饿了?我说:“我看见有人排队就不想吃,陪我散散步吧。”可内心却在叹息,唉,也只有那个傻瓜不明白,我到底是想吃,还只是想见他而已。

深夜食堂,除了吃,最重要的还是故事。我们怀念的也不只是小桥,而是记忆里发生在小桥的那些故事。

我们怀念的也不只是小桥,而是怀念着记忆里发生在小桥的那些故事。

深夜食堂,除了吃,最重要的还是故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