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到飞起,为何还觉空虚?

文/孙博涵(苏州大学)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方丹敏

看了看表,凌晨一点半。专业教室的窗外,早已是漆黑一片。

学院的大门在十一点就关了,耽误到现在,恐怕只能从一楼卫生间旁的窗户翻出去。这学期通宵的次数有些多,本就不瘦的自己简直虚胖到浮肿。要是等会儿翻窗户的时候被卡住了,那就尴尬了。

还好,先把电脑包扔到窗外,然后弓身收腹,双手扒住窗台,后腿用力蹬地,将将好翻了出去。午夜的校园灯光昏暗,只剩操场上无心睡眠的情侣们的窃窃私语。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明早又是满课,室友们早已睡下。如果没带钥匙的话,可没有人给我开门。

蹑手蹑脚地开了门,连灯都不敢开。只是简单洗漱一下,摸黑换了睡衣,轻轻爬上了床。这是这学期第几个睡眠严重不足的夜晚,我已经不记得了。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习惯于用生活状态上的忙碌,来掩盖一种漫无目的的迷茫。

然而,我却需要将这些都抛掷到脑后,然后赶紧洗洗睡吧,明早还要上课呢。

其实我是知道自己从何时开始习惯于忙碌状态的,而且恐怕是从大一伊始就已然习惯了。学了一个忙到飞起的专业,却仍然不知餍足地选了第二学位,导致自己一周七天几乎天天满课;出于兴趣和好奇加入了四个组织和社团,对每一个都尽自己所能地担负应尽的职责,以求得到能力上的快速提升;明明在学术方面毫无天赋,但哪怕带着一帮专业课都没有上过几节的学弟学妹,也要组建起一个科研项目团队;假期辗转实习于行业每一环节的不同公司,只为找寻与自我最为匹配的工作岗位;即便专业完全不匹配,能力也略显不足,却仍然毅然决然地加入了某创业公司……

当我回望大学里的过往,也是满满的惊叹。如此纷繁的事项,竟都积存于大学短短的数年之间。我沉浸在这种忙碌的状态中无法自拔,不想让自己闲下来,也不敢让自己闲下来。黑眼圈突破天际,那又何妨?

殊不知,和周末在办公室里通宵加班相比,我真正想要的,也许只是在阳光下手捧书卷,享受片刻温软的幸福。做个不顾一切的工作狂,是如此地轻而易举。想要在忙碌的状态中抽离,反而不切实际。

倾听不到内心的声音,并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忙碌也许并不能带给你想要的优秀,甚至可能成为阻 碍你变得优秀的绊脚石。

如果在毕业之时,我们能够呈现的只有堆叠而又毫无关联的经历,这只会让人察觉到你的轻浮与躁动,将潜藏于内心深处的不成熟暴露无遗。决定我们未来的,是我们的沟通表达协作能力、学习能力、抗压能力、执行能力、分析应用能力,还有我们四年来所掌握专业技能。而这些所有的能力,都无法在因忙碌带来的焦虑状态中得以充分施展。人际关系、思维理性,分析逻辑,一切都有可能在忙碌的无尽循环中破坏殆尽。

不止一次,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挂过父母的电话。也不止一次,因为轻重缓急将挚友的倾诉拦于门外。我总是有无数的理由,来骄傲地展示自己并未虚度光阴。可有些光阴,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用来虚度的。春暖花开,夏雨听荷,秋风簌簌,梅雪争艳。将自己偏安于房中一隅,对世间万物的变化漠然置之,能感受到的只有室内温度的冷暖,不免有些可悲而又黯淡。

真正可爱而又有益的忙碌,是为了自己最初的梦想坚持不懈的努力,是出于自己的志趣,与这个世界达成的无言默契。我们需要先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喜好,了解自己对哪些事物有超乎寻常的关心。

我会为了一次活动的策划,在每一个环节反复修改,乐此不疲。是因为我喜欢条分缕析,步步为营的理性。更喜欢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快意。

我会在偶尔闲暇之时,给自己刚刚踏入大学校门的妹妹写信。虽语无伦次,顾此失彼,常常会在小事上和她争吵,互不相让到令人发指,但我爱她,我不想她在大学纷乱的环境中迷失自己,一如她当年那个忙忙碌碌,兜兜转转的哥哥。

大学的光阴短暂而美好,所有的忙碌,都是为了省下更多的精力去探索。但大学的意义,绝不在于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常规性的事务之中。忙到飞起,忙完之后却只觉空虚。久而久之,生活中只剩焦虑,不愿再变得积极,面对新鲜事物也不会再有尝试的勇气。

也许我应该庆幸,在即将毕业之时终于意识到自己生活状态上的问题。所有的过往无论好坏,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但在剩余的大学岁月里,我只想好好追寻曾经想成为的那个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