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我做过那些兼职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陶情(辽宁科技大学) 责任编辑:方丹敏

编者按:每年的九月,都是大学新生人生最欢喜的月份。踏入象牙塔,崭新的生活,是一幅全新的图纸。这一期,我们特地请作为过来人的师兄师姐,分享他们的体验,一起共同成长。

第一份兼职是饭店服务员。每天起早,打扫卫生,熟悉菜单,还要了解每道菜的制作流程以便食客在发难时有话题可谈。通常从客人一进门便要报以灿烂的微笑,拿着菜单迎上去,向他们介绍本店的招牌菜和适合时令的菜。拿笔一一记下他们所点的菜和酒水,然后在厨房的菜新鲜出炉之后小心翼翼的端到餐桌上说句“请慢用”。

后来也发现了一些规律可循,通常客人都会问这里有什么特色菜,一般给他们推荐一些老少皆宜的菜式。喝酒的客人一定要给他上一盘花生米,过生日的要告诉厨房给他下一碗长寿面等。

最开始的时候有些胆怯,声音也小,客人都说我看起来像个学生,而且还常常有人抱怨为什么等了好久才上菜,还要不停地向他们赔不是,在人满为患的时候更是忙得像个陀螺。有一天晚上来了几个人,点了一些菜和啤酒,当我把啤酒递给他们时,他们顿了顿让我开啤酒。尴尬的是在家里从来都没有开过啤酒,所以我只得说我不会。他们一脸吃惊,这怎么能不会呢?说着其中一个人还给我示范了一下,我在旁边照着练习,然而啤酒是打开了,我的手也划破了。

从那天起我就意识到需要提高自己的生活能力,刻苦练习了几天之后,等那个客人再次上门时我骄傲地告诉他我会开啤酒了,他哈哈大笑。不忙的时候我也跟着大厨包饺子和学着炒几个简单的菜,拿到工资那一刻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和很多初出茅庐做兼职的人一样,我同样加入过发传单的队伍。正值隆冬季节,清晨六点站在凛冽的寒风中,路过的人都把手紧紧缩进口袋里,所以传单一直压在我们手里。为了不被老板骂,每当路过一个人我都对着他微笑并且立马把传单递过去,并对他们说句谢谢,这样会减少拒绝率。呼出的白气氤氲着,我们只能不停的跺脚取暖。一些爷爷奶奶看到我们冻得小脸通红,都主动拿走好几张,擦肩而过时听到他们说这么冷的天这些孩子得冻坏了,那一刻就像有一股暖流油然而生,再冷的天也不觉得冷了。

在我条件反射般给路人递传单时,有个年龄相仿的男 生路过,同样递给了他。他走了几步突然折回来走到我面前说“我帮你发”,还未来得及回过神之时他已经拿走我手中的一半传单站在我旁边向路人伸出手。他一直站在那里直到晚上六点下班,转身离开的时候和我说再见。我看见他的手也冻得通红,然而还未来得及说谢谢,他已经消失在视线中。

后来也陆陆续续做过其他兼职,礼仪和车展活动的工作人员之类的,踩着高跟鞋站一天,有时候常常在心里抱怨太累了而且挣得也不多。不过通过兼职开始渐渐发现挣钱不易,所以也不乱花钱乱买东西了。

在经历过几次体力劳动之后,我终于涉足到了脑力劳动领域,做一个小学生的数学家教。小学的基础不好,即使一个简单的题型也要反复给他讲上个几遍,一堂课下来小家伙似乎接受得不错,当我第二次来时他的妈妈告诉我孩子还挺喜欢我这个老师。这更加激起了我想要好好辅导他的决心。因为小学数学对概念定义要求很高,所以每次我都增设了一个“我问你答”环节,由我出题考公式然后他口答,开始的时候他回答得并不好,课后我给他留作业,把答错的公式一个写五遍来帮助他记忆。

有一天他得意洋洋地告诉我班主任上课考公式他是用时最少回答最快的,得到了老师的表扬,看来“我问你答”很奏效。基础打好了,我从网上下载了一些数学同步练习题给他做,针对不同题型加强练习。每天都是在上课的前一个小时这小子还安安分分,后半个小时就开始“长草”,我像众多“灭绝师太”一样,“再不听话我要留作业喽”,所以他只能乖乖听话。

令我始料未及的是后来的期末考试小家伙的数学成绩由原来的六七十分一跃到九十一分,这大概是我最有成就感的一份兼职。

大一的我们都很迷茫,兼职的经历让我体会到赚钱的辛苦,在学有余力的情况下尝试经济独立。感谢那些做过的兼职,它们让我变得更加勇敢坚强,敢于面对生活未知的苦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