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方创业

北京中医药大学“杏林”众创空间,入驻了20多支学生创业团队,他们的创业项目大多基于中医药,比如博士四年级学生杨星哲挖掘美容古方,成立“星哲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美容6个系列27款产品;研三学生张学婷研制降压、降糖膏贴,成立“渥城中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研发适合不同体质的香囊,防感冒解失眠。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本刊记者 尹颖尧

古方不是你想找就能找

在杨星哲的创业空间的桌子上,陈列着防晒霜、美白霜、抗敏霜、玉容乳、抗癌汤等多种产品,自大二起创业,杨星哲在创业这条路上已经走过了六年,她的所有创业产品都是从中医药中获得的灵感。杨星哲直言,想要在中医药领域创业,一定要有对中医药的深厚情怀,还必须具备扎实的中医药理论和实践基础,创业门槛非常高。

2009年秋天,杨星哲考入北京中医药大学改革实验班。实验班实行两名博士生导师指导一名本科生的教学方式,一名博士生导师指导学业,另一名博士生导师带着学生出诊,导师给患者把完脉,杨星哲 再把脉,导师口述药方,杨星哲负责记录,导师还会详细告诉杨星哲每一味药的用量原因及其对症。杨星哲说,这个实验班起点高,真正实现了“师徒制”教学,让她获得了难以想象的机会,比如大一下学期她就参加了课题,用一年时间研究“植物类药在外用美颜古方中的应用”。在这个课题中,杨星哲与古代“美人方”完美邂逅。

按照课题要求,杨星哲需要尽可能尽详实地找到古代的美颜美容中药方,翻遍了校图书馆的书架,她却仍然无法满足这一要求。得知这些古方有可能存放在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后,杨星哲开启了新的搜索模式。

只要一有空,杨星哲准会来到文津路5号的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周末一泡就是一整天。查好要看的古籍书检索码,交给图书馆馆员,馆员下到地库找书,再用小推车载着书,推到杨星哲面前。

昏黄的纸片、弥漫的书香、书页翻动时脆脆的声音……杨星哲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双手捧着古籍、穿越千年与历史对话时的肃穆感,顿时觉得她的研究有了历史分量。

借阅古籍善本时,不得拍照,只能使用古籍馆提供的铅笔和纸张摘抄。《五十二病方》《神农本草经》《千金翼方》……半年中,杨星哲系统翻阅了38部中医古籍,摘抄的笔记就有一大摞。杨星哲有自己的一套记笔记的方法,这些从唐代到清代的美容古方被列入她的电子数据库中,并按朝代、药方、味药、剂量、使用者(皇后嫔妃)等关键词排列。

白芷、白术、白茯苓、珍珠粉、杏仁……在整理10G容量的数据库时,杨星哲发现了这个名为“玉容方”的药方自唐代至清代,一直被皇后嫔妃沿用,经久不衰。一个美容方被皇宫运用了一千多年,必然有其过人之处。为什么不把这个“玉容方”也给现代人用呢?杨星哲觉得可行性高,这款“玉容方”奠定了她中医药创业的核心基础。

现代女性古代嫔妃共用玉容方

在张学婷的字典中,“个性化”代表了两层意思:古为今用的方便化和针对不同体质的个体化。

张学婷自幼跟随父亲学中医,上了大学后她发现一个现象:父亲治疗高血压不但有口服的汤剂方子,还有泡脚的泡剂方子,效果很不错,但许多患者却坚持得不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控制血压的情况不容乐观。令她不解的是,医生,甚至不少大医院的院长也觉得吃西药有副作用,中药太麻烦。这是现代人对中医药提出的新要求:苦药变甜药、汤剂变泡剂、贴膏。

张学婷和父亲想到了制作控制血压的贴膏。把泡剂制成贴膏并不容易,要在辅料上下功夫,是加醋还是加酒,都是有讲究的,张学婷和父亲整整研究了四年,成功制作出降压膏贴。张学婷说,涌泉穴是人体的降压奇穴,每天揉按涌泉穴,对血压有一定的辅助作用,要是贴上降压膏贴,能很好地控制住血压。张学婷和父亲还研制出降糖等膏贴。中医强调个性化治疗,膏

贴也是一样,每名患者该贴多长时间,都是因人而异。

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读研时,与朋友闲聊时,有人问张学婷:现代人易感冒易失眠,能否挖掘博大精深的中医药宝库,做一款便携式的中医药产品。又是整整的两年,张学婷与同样是北京中医药大学学生的男朋友,一头扎进实验室,阅古方,调配方,做测试,研发出防感冒治失眠的香囊。香囊由精美布袋和药粉芯组成,可以挂在腰间,也可放在枕头旁,方便使用。每一个药粉芯可使用半个来月,之后只需更换药粉芯即可,效果不错。

中医还将人体分为九种体质,不同的体质有不同的身体表现。按照中医的阴阳学说,除了平和质,其他八种体质的人或多或少阴阳不平衡,存在健康隐患。比如气虚质,元气不足,有疲乏、气短、自汗等表现,易患感冒,中医常用黄芽汤改善气虚质,使其达到阴阳平衡。针对不同的体质,张学婷研发出不同的香囊,方便佩戴,美观大方。

杨星哲发现了“玉容方”,要将其用于现代女性的脸上,也不能简单地照搬套用,须添添去去。比如古人以用矿物元素为时尚,竹林七贤(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披头散发,食用和涂抹矿物元素以增加热量,嘴唇都发乌了,在杨星哲看来,这已是严重的重金属中毒。在现代护肤用品中,矿物元素被禁用。有的中草药还存在染色和独特气味的问题……对于矿物元素,杨星哲会删除,对于染色和独特气味的中草药,杨星哲创新性地使用植物提取技术,做成甜味口服液,与美容产品配合使用,达到更好地美容功效。

“线上购买健康产品或服务+到店体验+购买分享”是杨星哲为现代人提供的健康管理全新解决方案。她跟随导师出诊时还发现,空姐、主持人等群体有高端个性化美容的需求。近两年来,杨星哲着力研发高端个性产品。比如自唐代至清代的皇后嫔妃使用“玉容方”时,御医会记载皇后嫔妃使用前的症状,使用后的效果,提供了大量的临床经验,杨星哲把这些临床经验进行分类,得到不同症状不同体质的“玉容方”。杨星哲还对“玉容方”进行包装,写上空姐、主持人的姓名,讲出 皇后嫔妃使用“玉容方”的典故。“玉容方”不仅是美容产品,还实现了现代高端女性与古代皇后嫔妃的跨千年交流。

在古方基础上,杨星哲的“星哲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发了6个系列27款产品,分外敷和内服两大类,膏、乳、汤、散、露五种剂型,有防晒霜、美白霜、抗敏霜、抗皱霜、玉容乳、心脑康、脾胃康、抗癌汤、玉容汤等多种产品。

悬壶济世,非赚钱利器

“不能买断我的配方。”这是张学婷与投资商谈判的底线。自成立渥城中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来,张学婷已与多家投资商进行了商业合作模式的谈判,不少投资商提出了花几百万元买断她的降压贴膏膏方,都一一被她拒绝了。贴膏秘方只有张学婷与父亲知道,一旦被买断,很有可能会被投资商“滥用”,坏了张学婷对中医药的深受情怀——悬壶济世,不是赚钱利器。

没有投资商投资,张学婷面临着产品推广上的难题。给贴膏申请药品批号,耗 时耗钱,进行临床验证需要两三年时间,还得投入1000万元资金,申请成功后,张学婷还不得不公布秘方,这些限制都是张学婷不能和无法接受的。好在张学婷的公司一直在盈利,她没有太大经营压力。没有药品批号,张学婷的贴膏和香囊可以作为院内制剂,提供给患者。她父亲在河北的诊所和不少北京中医药大学老师们的诊所,都提供张学婷的贴膏,由于降压效果不错,贴膏销量持续增长。对于创业,张学婷多次说“不着急”,她自称是顺便玩了一把创业。但她也对创业充满了憧憬:可以与投资商合作开发贴膏,比如研发一款降压鞋,她提供贴膏,投资商负责制鞋和销售;或等有经济实力了,自己申请药品批号,那时会请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师弟师妹们以专业的知识推广贴膏。

杨星哲在创业的道路上,已经“雇佣”了上百名师弟师妹。与张学婷面临的难题一样,杨星哲也没有申请药品批号,只能作为院内制剂,在她自己的多家连锁“星哲堂”中医诊所、北京中医药大学老师们的中医诊所与各大医院销售。师弟师妹们的任务之一,是联系专业对口的医院科室,推广杨星哲的美家产品,争取成为医院的院内制剂。

北京中医药大学针对学生们的创业特色,提供创客空间,向各类创业大赛和展会推荐学生们的创业项目。杨星哲参加了不少创业大赛,屡屡荣获全国、市级大奖。她清晰地记得在国家体育场(鸟巢)的一场展会上,“星哲堂”美容产品吸引了展会者的眼球,甚至组织方工作人员也放下手头的工作,来到她的展柜前咨询、购买。口口相传,也成了杨星哲推广其美容产品的一大利器。

张学婷

杨星哲

这是现代人对中医药提出的新要求:苦药变甜药、汤剂变泡剂、贴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