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的简单与复杂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钟鑫 责任编辑:陈思

得失,这个与我们都息息相关的哲学,似乎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不同的计算公式,唯一能达成共识的在于对得失的判断需要一个延时性的观察。工作中的得失更是不会在短时间内就能得出一个确定的结论。一眨眼的功夫,我经历了毕业、工作、升学和又工作的过程。

现在,我在一家自己喜欢的单位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偶尔任心情随笔尖流淌,虽不敢以“胸中有沟壑,腹里藏锦绣”自居,但作为纷繁复杂世界中的一位职场人,在体悟到职场得失后,不为世俗所累,不以恶意揣测他人,努力做一个简单的人成了我的职场必修课。

随着接触到的人越来越多,经历的场景越来越复杂,人也会随之悄悄发生变化。那不是刻意地学会复杂,而是被迫地接受改变,被植入一些规则。突然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懂的越来越多,能明白很多话里话外的意思,能恰到好处地和每一个人沟通,然后发现最值得怀念的还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一腔热血向前冲,不懂什么矫揉造作和弦外之音,单纯而又美好。

身边有很多简单而大方的同事,他们或快人快语、或直抒胸臆。有一位同事每天早上到单位都会和所有人挨个打招呼,用一句“早上好”和一个会心的微笑迎接一天工作的开始。他洪亮而简单的问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清晨的美好就这样 被开启。

还有一位同事长得超级阳光,海归选手,习惯了直来直往,对不喜欢的事情,总是干脆利落地说“不”。我欣赏她的个性,在工作中处理事情干净利落脆,绝不拖泥带水。最后一次聚餐,她和我说“以后一定要常联系,我们千万可别散了。”

还有一位男同事,是大家公认的“暖男”类型,我们年纪相仿,又正赶上双子座和水瓶座的相遇,关系逐渐熟络。有一次单位集体活动后,他自言自语,要是能一直这么走下去该有多好。说完这句话,他转身进了办公楼,留我一人发呆,任思维流浪。

这些同事,没有教会我职场潜规则和办公室政治,他们让我看到了说一句“早上好”的力量及负责任的工作态度。我们总是没大没小地开玩笑或互给惊喜的方式为彼此减压鼓劲,很多记忆极其美好。这其中,有被赠予的一个小小的五角星发绳,有被赠送的带有异域风情的精致冰箱贴,还有毫无征兆的生日蛋糕和祝福,这种简单的美好,也被带入到我接下来的所有工作中。

前几天和一位同学小聚,她在一家 发展相对成熟的互联网公司工作,给我讲了工作的事情,准确地说,是吐槽,是哭诉。说领导想要大刀阔斧做些成绩,她遇到了很多很棘手的人和事,不配合和不买账是常有的事儿。听到最后,也的确同情她的遭遇,加班到第二天凌晨,工作进度依然不能令人满意,修改了几次的文案似乎又回到了最初那一版。这是一个不服输的姑娘,身上有股子执着的劲头,对待工作一丝不苟,从不糊弄了事。

我以为她会迷失在这样那样纷繁复杂的人际中,但是她没有。她经受住了复杂环境的考验,她身上的那股拼劲儿依然还在。我们互相打心里认可对方,看到她,我知道自己也不能懈怠,如果认可你的人比你还要努力,你还有什么理由懈怠呢?为了这份认可,也不能丢人才行。

有一位本科时的学长,毕业留校从事思政工作,就在前不久,怀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理想,从高校辞职去了一家外企。一番上下求索后,处在核心部门的他,工作中不能出现大的疏漏和闪失。当他一脸单纯地和我说道

“员工要时刻以公司利益为先为重。”我突然好感动。很久没有听到一个人在工作中以公司利益为先了,毕竟大部分人是拿工资而不是分红,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既定任务,如果多做一些事情却不能给自己带来好处,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呢?我暗自思忖,能被员工这样认可,是一个公司的福气。

还有一位研究生时的同班同学,毕业后去京城某重点中学当了一名人民教师,本来以为只是教教课、背背书,把老师当年传授的,再以一种自己的方式传递给学生,然而实际情况是,处于叛逆期的学生,心思五花八门,经常能够莫名其妙地连成一片,把年轻女老师气哭;军训时,学生们因不适应各种突如其来的硬性规定而表现出的“义愤填膺”和“集体迟到”以及学生之间的分歧和矛盾,都是对初为 人师的考验,我的这位同学差点扛不住压力,几次要放弃。

我听了她的故事,很惊讶,她的职场也不似想象那样简单。她说,老师面对的其实不仅仅是这几十个学生,而是这些学生背后千差万别的家庭环境和培养理念。作为教师,会尊重这样的差异和不同,只是在课堂这个小宇宙中,这些差异和不同会更加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有时很头疼。我本以为她会被一些负面情绪左右,丢掉教师梦想,然而在刚刚过去的毕业季,我在朋友圈看见她被一群即将毕业的学生簇拥在中间,手抱鲜花、面带微笑,一副此生何求的表情。

这世界很多人教会你复杂,却没有人教会你简单。起初,我也觉得简单的人太傻,但后来发现很多的复杂表演都过于拙劣,我能轻易地看出来它的目的,在这个 智商过剩的年代,最不缺的就是伎俩,而真诚和脚踏实地才是终极王牌。

简单并非无知。而是你看懂很多事情,被虐千百遍,依然愿意待生活如初恋。导师前几天聚拢我们回校参加活动,他依然保持着自己出淤泥而不染的风格,对待学术一丝不苟、斩钉截铁。导师是那种喜欢带一点修行色彩生活的人,我们见到导师既胆怯又亲切,胆怯的是以前在论文方面因为自己的无知所受到的毫不留情的严厉批评,亲切的是导师总能在我们怅然若失时为我们点出一丝光亮,这次他说,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愿我们都是可以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这世界很多人教会你复杂,却没有人教会你简单。起初,我也觉得简单的人太傻,但后来发现很多的复杂表演都过于拙劣,我能轻易地看出来它的目的,在这个智商过剩的年代,最不缺的就是伎俩,而真诚和脚踏实地才是终极王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