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雅思8次

以全A成绩毕业于某重点高校电气工程专业的小帅大学后两年一直在英国交换,对英国教育体系非常适应的他决定继续留英攻读硕士。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雅微 责任编辑:孙云帆

去年冬天,伦敦帝国理工等名校纷纷向小帅抛来了“橄榄枝”,但他的目标只有剑桥。4月份,剑桥通过了小帅的学业审核,但正式录取则还需总分不低于7.5,听、说、读、写单项不低于7的雅思成绩。

自信满满的小帅在毕业季裸考了两次雅思,都因写作单科受限了。他知道这是平时只写英文实验报告,议论文练习少造成的。但小帅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觉得迟早会过。

小帅咨询了剑桥的学姐,学姐告诉他写作不达标可以去剑桥做语言测试,通过了也会被录取。小帅窃喜地给系主任发去邮件,却被告知这政策今年已取消。

没了后路的小帅沮丧地参加了第三次考试,写作再次受限。

小帅说:“三次考试下来,有压力了, 10月1号就开学了,再不提交,形势不妙啊。”眼看着要回国了,小帅在高度紧张与焦虑状态下完成了第四次考试,复习毫无章 法的他发挥并不好,结果也可想而知。

4次失败彻底把小帅从拿到剑桥offer的喜悦拉回了冰冷的现实。即将回国的小帅一遍遍地刷新着国内雅思报名官网,好不容易刷出了在南京和南昌的考位。

一回国,小帅直奔南京的雅思培训学校报名,并在附近租了房子。白天去学校上课、自习,夜晚回出租屋休息,雷打不动。八月的南京骄阳似火,燥热的天气实在不讨人喜欢,但小帅却甘之如饴,因为这是离考点最近的地方,省去了异地奔波的麻烦。

大学毕业生基本都在暑假确定了未来的工作或者深造学校,培训学校里也都是小学生和中学生的身影,这让小帅这个“大人”在学校变得格外显眼。

每天写七八篇作文找老师修改的事情也很快传遍了学校,小帅自嘲地告诉记者:“大家都知道这里有一位为进剑桥‘血拼’雅思天天起早贪黑练作文的‘大 龄男青年’ +‘写作狂魔’。”

可能是太过急功近利,两场考试小帅都迫切地想写好作文,结果还是犯了中国考生爱套模板、论据空泛的毛病,加上南京那场运气不好,小作文碰到了最令考生头疼的流程图,成绩依然没有过关。

这时,国内9月份的考位被众多“留学党”占据一空,如果再不考出合格的成绩,剑桥就真的泡汤了。

刷不到考位的小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眼看连考试机会都没有了,小帅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小帅的妈妈查过周边国家的考位后当机立断,为小帅办理了去韩国的签证,报考了韩国9月4日与9月6日的雅思考试。

小帅说:“当时真是殊死一搏啊,如果在截止日期前再提交不了(合格的雅思成绩),今年就真的去不了剑桥了。”或许长期的积累与努力开始显现出效力,加之放手一搏的心态释放了长期以来的压抑,小帅发挥得很好。事实证明,在韩国的第一次考试是8次“征战”中分数最高的一次。

9月17日,小帅忐忑地打开了官网查分系统,总分8,写作刷到了7.5,各单项均符合标准。“看到成绩的那一刻,我的眼泪都飙出来了。”小帅说,“自己三个月的煎熬终于有了结果。”

8次“浴血奋战”的小帅如今已是剑桥大学Judge Business School管理学硕士的一员,在今年秋季一堂讲授presentation skill的课上,小帅与他的同学分享了这段世界各地8战雅思的揪心经历。小帅说,俞敏洪的那句话很应景:“如果我们的生命不为自己留下一些让自己热泪盈眶的日子,你的生命就是白过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