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阳的爱情

花阳跟我说:“爱情,真的就是,那个阳光恰好的午后你刚好穿了一件我最喜欢的白衬衫。”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刘改霞

白衬衫 白裙子

高考百日誓师大会时,老师让大家把自己的愿望贴在墙上,花阳郑重地写下了考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这个宏伟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她咬牙冲进了年级前200名,还做了矫正近视的手术。但生活是一个顽皮的孩子,有了兴致冲冲的开始,不一定会有圆满的结局,最终花阳和自己梦想的象牙塔失之交臂。大概女孩都是有恃宠而骄的本事,从心灰意冷的现实中打捞出来后,甘心当一个废柴。花阳从一个精灵古怪的姑娘变成一只泄了气的气球,风吹哪里就飞哪里,不吹就不飞,吹就愣劲飞。

花阳说,二树就是一束阳光,突然照进了她浑浑噩噩的生活里,照得恍如白昼,天地一片亮晶晶。

“二树”是花阳对树井的爱称,她说树井像个二傻子一样把生活过成了喜剧。花阳和树井认识的那个傍晚,晚霞红得像红丝绸一样,染红了二分之一的天空,以至于映红了树井的白衬衫,但刚好遮住了花阳不小心踩到树井以后还没来得及道歉 又一个趔趄将人家推到在地上时脸红成一片的窘态。

花阳扶也不行,不扶也不是,愣在那里。她心头一横,一跺脚,顶着一张晚霞映红的脸,心虚地丢下一句“对不起”,拔腿就跑。

花阳的脸红和那天的晚霞一样,彳彳亍亍,迟迟不肯离去。

第二天,在床上磨了半天的花阳突然鬼使神差地爬起来,麻利地拾掇了自己,春风十里地说了句“我去上课了”,在舍友睡眼惺忪地惊讶中出了门。每个女孩的青春里都有一条白裙子的童话,花阳也有,今天她穿了自己喜欢的那条白裙子。

白裙子是有魔力的。花阳刚在教室坐定就瞥见了前方三点钟的树井。“原来是白衬衫啊!”霎时,晚霞悄悄地爬上了花阳的脸。老师点名时,花阳一直悄悄留意着树井,想知道他叫什么。但是,花阳看到树井答了三个“到”,老师并没有发现,花阳暗暗着急,白衬衫到底叫什么。

不过,如果花阳想知道他是谁,那必然是可以掌握到一切相关的信息,很快, 她连树井的小名也知道了。花阳密切关注着树井的一切,那段时间,陷入爱情里的花阳疯狂得一塌糊涂。青春里的爱情虽然可能是多年以后的过眼云烟,但此时此刻的我们认真得彻头彻尾。

爱情发条

阳光照耀着大地,但毕竟阳光离大地还是太远。

花阳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那段时间,她和我说话,我明显感觉到花阳不再是那只泄了气的气球,而是面带挑花,笑带桃花,字里行间全是桃花,花阳的世界突然万紫千红了。

我从来不否认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毫无逻辑,毫无道理,神神秘秘,铺天盖地。

花阳和树井正式认识,是花阳厚着脸皮加入了树井所在的轮滑社。

从来没有接触过轮滑的花阳,买了最耐摔的装备,不停地摔跤,不停地爬起来,不停地练习。那段时间,只要看见在宿舍楼侧边的场地有人在练习轮滑,那一

定是花阳。她每天回来跟我哭诉,今天摔了几跤,哪里又摔疼了,昨天摔得青紫的地方今天变黄了。我说她疯了,她说她被爱情撞了腰。我说实在不行就放弃吧。小姑娘发过来一串桃花,她说:“你不知道,久旱逢甘霖的痛快。”这话真是又露骨又腻歪。但是,花阳真的变了。

此后,被爱情撞了腰的花阳没有误过一节课,而且辗转于校园里五光十色的活动,一日三餐也变得规律。她开始在意自己的体重,跑步健身。她认真地学习,拼命练习轮滑。花阳说:“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大学生活这样丰富有趣呢?”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我真想拥抱这个可爱的姑娘。

花阳的生活日新月异,被上了叫做爱情的发条。因为心里突然装了一个人,便认真拼命,拼命认真。

新学期伊始,花阳如愿以偿地加入了滑轮社。树井作为前辈和社长欢迎了她。“你好,我是树井。” “你好,我是花阳。”花阳给我描述这场面的时候,兴奋得都要原地转圈了。小姑娘的满面桃花,终于怒放了。灿烂,绚丽,多姿多彩。

默默观望和守护,花阳在轮滑社的日子像泡进了蜜罐,每一次集训,每一次会议,花阳都会到场。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干自己喜欢的事,这是花阳的甜蜜,在爱情的泥沼里徜徉。

生活似乎更加红火。花阳每天在我耳边,二树长二树短,要说出个大天来,我不由得嘲笑她像个傻子一样。

那次,花阳邀请我看轮滑社的演出,看着小姑娘技艺娴熟,熟门熟路地像个老手,在璀璨的灯光间像只精灵一样穿梭。我惊叹,花阳的轮滑水平已经这样高了。

我开心地戳她的额头:“姑娘,你的水平够可以啊。”花阳朝我眨眼:“这都是爱情的魔力。”我看到她眼角有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那大概就是爱情的样子吧。

我问花阳:“什么时候和树井挑明心事啊?你看你,总不能一直暗恋吧……”

花阳一脸期待:“再等等,等我变得更好,变得配得上他……”她握着拳,眼

花阳和树井,白裙子和白衬衫,王子和公主。我们总是以为故事开始得如此美好,童话结束得依旧幸福。

但是,生活惯于和我们耍戏为乐。青春的年岁里,我们的以为都仅仅只是我们以为。

睛里冒着火。

青涩的我们对爱情心心念念,却又迟迟不敢行动。想来,多少美好的故事夭折在了等待中。

花阳和树井,白裙子和白衬衫,王子和公主。我们总是以为故事开始得如此美好,童话结束得依旧幸福。但是,生活惯于和我们耍戏为乐。青春的年岁里,我们的以为都仅仅只是我们以为。

现在就把自己变得更好

那天,老远就看见一群人围在寝室楼底。走近一看,几个同学在忙碌,地上摆满了蜡烛,摆成心形,火苗在风中扑闪扑闪,音乐放得震天动地。窈窕的淑女花容月貌,岁月静好;君子好逑地明目张胆,惊天动地。年轻人的爱情啊。

夜幕降临不久后,楼下传来一波高过一波的喧闹。热闹的景象不用亲眼看见,也能想象得八九不离十。就算对这种凑热闹的事情不感兴趣,朋友圈和学校公众号的推送,依然为我重现了这浪漫的场景。我看得连连咋舌,买蜡烛得花不少钱吧。这场浪漫的表白以成功牵手和祝福满屏结束。

当我看到树井两个字出现在公众号的推送时,心里咯噔一下。我颤抖地拨通了花阳的手机。“你在哪里?”我的声音似乎有些发颤。手机那边是长久的沉默,突然传来一阵抽泣。我在操场的角落找到了花阳。花阳的桃花落了,被现实和泪水打湿、打焉、打落了。

我抱着梨花带雨的她,试图给她一点安慰。但是,我终究不能让花阳的桃花重新绽放。

爱情来的时候,蛮横无理;走的时候,悄无声息。毫无经验的我们,在随心所欲的爱情面前束手无策,我们忐忑,却

只能祈祷。我们不安,却只能等待。

我一直担心着花阳会变回以前的花阳,连气都没有的气球。

一周后,花阳约我吃饭,我一路都在想着怎么逗她开心,讲些什么话来安慰她。见了花阳,才知道是我多虑了,小姑娘一脸精神,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饭桌上我们开着玩笑哈哈大笑,她向我抱怨着下周突然增加的期中考试,我们似乎有了天大的默契,对于树井的事情只字不提。

既然爱情让人束手无策,那我们选择无视。

花阳退出了轮滑社,加入其他的社团,还报名了绘画兴趣班,学了吉他。看着她除了上课学习,还把自己忙得连轴转,我一直担心这是受刺激后的应激反应,生怕她身体吃不消。

还好,花阳没有变成放了气的气球,而是让自己活得更加精致。只是,再也没有听她提起过树井。

后来,忘记了多久以后的后来。我和花阳坐在操场上,她对我说:“树井是一场梦,那段时光是一阵风。梦醒了就算了,风刮过却留下了痕迹。我感谢树井,曾经出现在我的青春里。我要现在就把自己变得更好,等到下一个树井出现在我生活里时,我就可以配得上他,及时抓住他了。”呀,可爱的姑娘。那天的晚霞也红得像火,那是花阳最后一次提起树井。

爱情是青春的增味剂,酸甜苦辣,嬉笑怒骂。我们辗转反侧、苦苦追寻,我们相信美好。在爱情里,思念着、苦恼着,幸福过,释然过,我们爱过,离开,长大。

青春里的花阳千千万万,坚强又勇敢的姑娘们,在一场场爱情的期盼中成熟,在岁月里装扮着自己,不为艳羡时光,而是为了午后那个白衣少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