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做好一件事

China Campus - - PE PLE -

从大一下学期,何绍森开始做志愿服务。他做过九三阅兵志愿者;在APEC第三次高官会和领导人会议期间累计服务达400余小时;参与过“扶残助学送教上门”等很多公益项目。六年来,何绍森做志愿服务的时间累加起来有近2000小时。

回顾这些经历,他说:“当我服务的残障儿童开始能够清晰地对我说‘谢谢’时,我触动极深。”何绍森当时想,也许志愿服务的意义就在于此。

随着志愿服务时间的累积,他发现学生们的志愿服务常常是体验式、完成任务式的;在他做中国地质大学志愿服务队领队时,与其他高校交流的机会很多,他注意到高校志愿者很多,热情很高,但是缺少有效的、持续的项目,也很难得到场地、资金等支持。

所以暗下决心一定要坚持下去的同时,他也积极 推动“高校正能量联盟”成立,立志带领同学们做持续、有效的志愿服务。

2013年,何绍森认识了北京邮电大学的张佳鑫,此时张佳鑫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夕阳再晨”助老志愿服务的活动,走进社区教老人们使用电脑和手机。活动结束两个小伙子畅聊3小时,志同道合相见恨晚,那就“一起吧,把科技助老服务这件事做好”!

于是,依托高校志愿者优势,他们在北京组建高校志愿服务队到社区开展助老服务。2015年, “夕阳再晨”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目前已在全国16个城市,52所高校中成立了63支志愿服务队,拥有近3800名活跃志愿者,共服务85个社区,每周直接服务社区老年人2000余人。2011~2017年6年来,累计直接服务社区老人超过8万人次,25万人次老人受益。

让老人“活”在信息社会

“夕阳再晨”办公室的南面一整面墙壁特别醒目,展示着近年来“夕阳再晨”开展的社区志愿活动和公益项目,其中最主要的贯穿始终的当然就是科技助老服务。

何绍森说,在2011~2012年科技助老服务主要局限于教老人使用电脑、上网等。随着近几年信息化发展和智能手机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老人融入信息化社会越来越困难,服务重点变为教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常用电子设备。

因为生活中老人们不会用智能手机,信息化社会带来的打车、看病挂号、聊天交流、与亲人视频电话等等便利,他们都难以享受,在这方面他们成了信息化社会中最大的弱势群体。与社会脱节,生活中不断遇到难题,由此带来的挫败感、落寞感也会产生更多新问题。

在家庭中,老年人能得到的帮助太有限,孩子

接待纳米比亚大学孔子学院夏令营学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