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书记“源”

China Campus - - CURRENT AFFAIRS - 文/慧慧 责任编辑:方丹敏

宝小姐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她刚开始去法院实习时,一回来就抱怨那里的工作如何地枯燥乏味,而她需要做的只是整理、分类卷宗这类不靠脑力也不靠体力的活儿。直至那天遇到了同在一个法院工作的书记员,一个长得书生气的男生。也许书记员给她施了什么迷魂药,至此以后,宝小姐就生病了,并且,越来越严重。

前期状况是这样的:宝小姐会趁着闲聊时间不经意的抛出遇到的那个书记员帅气的背影;逐渐地,谈起书记员的幽默感就情不自禁地眼里闪着光;后来,一聊起这个书记员,嘴角上扬着甜蜜的笑容;如今,宝小姐一推开宿舍门,看到人的第一句话就是说“哎呀呀,我家小可爱今天可逗了,你知道吗?他……”接着就是关于这个男生的一切所见所闻。

“小可爱”是她给男生起的外号。源于——那次她特意跑去在法官的办公室里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只是为了能看到书记员一面。法官解答她问题的时候,她心不在焉地张望门口。就在那时,书记员推门而入,正好与她四目相对,宝小姐没因这种尴尬的境地感到脸红,一直朝着他打量,反而是书记员羞涩地低下头,走过来跟法官说等会儿要开庭。宝小姐正暗自傻乐,书记员转过身来,对宝小姐说,“我要开庭,现在换衣服,你可以回避一下吗?”没等宝小姐回答,说完马上转过身径直走向衣柜,仿佛女生是一种很可怕的动物。宝小姐被他这种幼稚的行为戳中了笑点,强忍着不笑出声,走出了办公室。身后,传来法官的大笑,“阿源,毕业一年了你还这样啊!哈哈哈!”“啊?不是的……”宝小姐心底甜蜜得漾开了花。

实习后的宝小姐,出门前必画个眼影,涂个口红,在此之前,宝小姐一直是风风火火的女汉子。一天晚上回来,她蔫了许久,没有提及她的小可爱。我们调侃她,今天她的小可爱没有来上班?她低声地说,今天去法官办公室时发现她的小可爱钱包里放着一张别的女生的照片,估计是很重要的人吧!不拘小节的宝小姐居然为这种小事而心情低落,爱上一个人,她变得不是她。舍友纷纷安慰她,故人啦!谁没有一段受伤的感情啊!宝小姐自言自语道,“再说我也没表白啊!他还没成为我男朋友呢。”“是啊,你表白后可能会让他走进你的世界。”经过一番心灵的抚慰,宝小姐恢复了原来的战斗力,次日继续暗中观察,继续播报“敌情”。

她不知从哪搞来的电话,加了人家微信。翻人家过 往的朋友圈,分析得出小可爱的家庭状况、情感状况,最后,病状发作了——激动地叫喊,“啊啊啊!我的小可爱没有女朋友!”我们都怂恿她去追他,她存有一丝顾虑, “我是个女孩子家,这样做会不会……”“这个年代,女追男已经不是件新鲜的事儿了。”“就是嘛,难得遇见一个你喜欢的人,装什么矜持呀,错过可就遗憾了。”“对啊对啊,只要你一个表白,说不定你们就有故事了……”

宝小姐以时机不当为由,依然做背后观察者。看到小可爱今天对她笑,她会开心一整天,法官指责小可爱,她会在心里默默地为他抱不平。偶尔也会制造和小可爱偶遇的机会,一改往常她的汉子形象,露出温柔的微笑。

实习快结束了……宝小姐终于下定了决心,表白!午休时,她忐忑不安地把一张纸条放到小可爱的桌子上。一整个下午,都没有跑到法官的办公室。整理卷宗的时候时不时问我,要是他看到会有什么表情啊?要是他看到会以什么方式回我,会不会面对面说呢?他会不会接受啊?他要是拒绝了怎么办,他会不会像我一样坐立不安……

一天两天,没有任何回复,他们见面也像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尴尬。宝小姐疑惑,小可爱看到了吗?还是在考虑中呢?用得着考虑那么久吗?不喜欢就直说。可是看小可爱对她的态度跟以前毫无二样,又似乎没看到那纸条。

宝小姐一向直来直往的性格玩不了猜谜游戏,午饭时宝小姐端着餐盘向他走去,“那个,嗯,上周五,你看到过你桌子上的纸条了吗?”宝小姐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有些胆怯,她又壮着胆子补了一句,“是我写的。”小可爱愣了愣,“哪来的纸条啊!”“没有吗?哦,那可能,可能是我记错了。”宝小姐悬了好久的心终于落地。

下班时她去倒垃圾,经过小可爱的桌子,往桌子上一瞧,层层叠叠未整理的卷宗下露出一角粉红色。宝小姐抽出那张纸条,扔进了垃圾桶。就像这无疾而终的暗恋一样,一并随垃圾清理出门。不等了吗?不要了吗?等公交时,她靠着我的肩,无奈地笑了笑,“还好他没看到我写的纸条,这些天我等他回消息的时候在想,也许,说出来的爱不是真正的喜欢,真正的爱是刻在骨子里的,不会轻易说出口的。我对他,不过是新鲜感罢了。”

宝小姐的病一夜之间好了许多,像那张被扔进垃圾桶的纸条一样,宝小姐把自己的给扔出去了。估计宝小姐以后不会再生这种病了吧,她已经有免疫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