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老师

文/严文华(华东师范大学)插图/张祎

China Campus - - CURRENT AFFAIRS - 责任编辑:尹颖尧

给外国留学生上课时,我要给他们当“保姆”,要反复交待、教甚至替他们做事,比如复印阅读资料,再比如期末presentation准备工作……而给中国学生上课,我习惯于把事情交待下去让他们自己做。

复印

开学的第一堂课,我会把教学大纲发给学生,上面罗列了一学期要读的书,要完成的作业,我还会口头告知他们。按理,他们会自己找书和材料,按时交作业。只有学校图书馆没有的书,我才会提供样书。

但是,这一套在外国留学生那里根本行不通。

有一次,我无意发现学期过半了,有外国留学生居然没有读过我要求读的内容,究其原因,他们说没找到书。初来乍到,留学生可能不熟悉学校的图书馆,不熟悉中国的书店和网上购物,新学期开学时,我就为他们准备了样书,照此购买或复印相关章节。各种奇葩事还是发生了——一个学生问能否借我的书用到学期末,再还我。我告诉他不行,我也需要用;有一位留学生借走了书复印,我以为是全班集体复印,不料这个留学生只给自 己复印了。我就在班上强调,再有复印,请大家一起复印。后来又有留学生借书,结果她只给自己和班级里同一个国家的留学生复印。整整一个学期,我都要不停地把书带给留学生,真的成了他们的秘书。

就这样,复印资料竟然成了我必然要操心的事。我告诉他们,书我只借两周,最好集体复印。新问题又产生了:谁复印?给中国学生上课时,遇到复印问题,班上总会有几个热心肠同学挺身而出,何况还有班长、学习委员。但这次给留学生上课,居然没有一个“热心肠”。

我惊讶地问:“为什么没人愿意帮大家复印?”

一个留学生说:“我不知道复印室在哪里。”另一个留学生说:“我没有那么多钱。”其他的留学生耸耸肩,爱莫能助。最后,我垫了钱,领着一位留学生去复印室。我无奈地自问:为什么中国学生从没出现找不到复印室、没钱的情况?

至于平时作业,我会在开学时就对中国学生说清楚要交几次作业,以及作业要求和交作业的时间。中国学生也

会按时、按要求交作业。给留学生上课,我会在大纲中把作业写得更具体,比如字数、格式。即便如此,留学生仍然有无穷无尽的作业问题。

再一次上课时,我又大跌眼镜,这位留学生只为大伙儿复印了一次课的阅读材料。我真的无话可说!一个学期十几次课,难道要复印十几次?我不好批评这个乐于助人的留学生,问她在自己国家的大学这个问题如何解决。“要复印的资料放在图书馆,谁需要谁去看或复印,通常都是每个人只管自己的。”她认真地回答我。看来,帮全班同学复印资料这件小事,对她来说确实新鲜,也确实需要学习。

作业

至于平时作业,我会在开学时就对中国学生说清楚要交几次作业,以及作业要求和交作业的时间。中国学生也会按时、按要求交作业。给留学生上课,我会在大纲中把作业写得更具体,比如字数、格式。即便如此,留学生仍然有无穷无尽的作业问题。“什么时候交?” “如果晚交会影响成绩吗?” “怎么交?是交纸质版还是电子版?”

“最少必须多少字?最多可以写多少?” “有没有评分标准?”

……到了提交作业的日期,我更是会收到无数条微信或邮件,有的留学生说邮件无法发送附件,能否课上交?有的留学生说没有U盘,无法打印作业,能否请我帮助打印?我真的抓狂。中国学生遇到这些事,根本不会麻烦我,自己就能解决了。即便遇到特殊情况,他们也不会直接麻烦我,而是先与助教商量。倘若助教没法决定,才会与我商量。商量时,中国学生会在微 信群里直接@我,我在群里直接回答。而外国留学生是一个一个要求加我私信,再一个一个问我问题,我得一个人一个人地加微信,再一个人一个人地回答,还得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打英文,占用了相当多的时间。这也体现出留学生与中国学生使用微信的方式不一样——在他们看来,这些问题属于私人问题,不好在群里问,只能与我一对一沟通。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在微信群里直接和我沟通。但我没有想到,这还不算最抓狂。有一次,我带了一个大班,有30多个留学生,期末考试是presentation(讲演)和论文。由于人多, presentation得分两次考,每次的时间都卡得非常紧。我再三提醒留学生:提前到教室,按指定版本的要求,把PPT拷进教室的电脑里,由于网络不稳定,绝不能指望现场通过邮件下载PPT。担心他们不清楚,我特意写好提醒,提前发在微信群里。

考试当天,我提前半个小时进教室,没有一个留学生。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留学生,还不是做presentation的。大部分留学生提前5分钟到,每进来一个留学生,我都提醒赶紧把PPT拷进教室电脑里。结果,就有两个留学生打不开文件,我一看,他们文件的后缀是PPTX,我告诉他们必须转换文件。他们却双手一摊,说没有电脑。我赶紧打开自己的电脑让他们操作。弄了半天,他们仍搞不定,因为我电脑中的程序是中文的。这时正在台上拷文件的留学生又叫我,电脑关机重启了。而教室里的电脑一旦重启,之前所拷贝的内容都会被删除。于是,所有人又得重新来一遍。我看到排前两位演讲的留学生坐在椅子上稳如泰山,就问:“你们的PPT已经拷好了吗?”

这两位瑞典学生回答:“我们没有U盘,邮件发给你了。”

我真的是急火攻心,压根就没收到她们的邮件啊!我问:“什么时候发给我的?”

“昨天晚上。” “我昨天晚上10点收过邮件,没有收到你们的啊。”

她们互看了一眼说:“昨天晚上12点。”

这是指望我半夜收邮件吗?我尽力平息自己的怒气,问:“那你们有在邮件中告诉我需要把你们的PPT带到教室里来吗?”她俩面面相觑,说:“没有。”我手忙脚乱地登陆校园网、查收邮件、下载附件……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晚来的留学生还没把PPT拷进电脑里,那一刻,我自己就像即将喷发的火山,一大团怒气积压在胸中:凭什么让我来当保姆,做这些事情!

那天, presentation比计划晚了20分钟结束,当留学生都离开了,我真的疲惫不堪。为什么留学生连这些小事都做不好呢?为什么中国学生不会让我操心这些事?我在留学生的眼里,看到的是无辜的神情,仿佛他们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我慢慢地体会到:我的这些失望部分来自于我对外国留学生理想化的破灭。没有教外国留学生之前,我总觉得外国留学生是独立的、聪明的、有能力的、善于提问的、解决问题的……但和他们接触了,我才发现这个群体中各种学生都有,有聪明的也有不聪明的,有勤奋的也有懒惰的……刻板印象消散,就是真实的活生生的个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