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舰魂

文/张赵乐(北京大学)

China Campus - - PEOPLE -

2017年6月,军舰出访瓦努阿图共和国。南半球还是冬天。照例,我们应该早上10点整驶入码头,在这之前,我们会在附近码头稍候。8点刚过,远远地,隐隐约约听到了国歌。走出船舱,扑面的寒风吹得我缩了下身子,朦胧中,看到了一片红色。

9点半,军舰慢慢驶近了,按照礼节,我们所有舰员穿好军装,带好白手套,站在了舰舷靠岸一侧等待接受检阅。军舰停靠是个麻烦事,体积大移动不便,又要防止碰撞,只能一次次做细微的调整,船速很慢。又靠近了,我们安静等待,岸上的人也安静等待,只有瓦方军乐队不断奏着两国国歌。

随着一声长鸣笛,我们所有人立正,向岸上挥手致意。我站的位置很高,看见岸上的人都是仰着头看我们,他们努力地跳起来,向我们挥动着手里的国旗,大喊:“祖国亲人来了!”这一刻,看到他们,我有点想家了。瓦努阿图共和国总理亲自来码头,双方致辞,上舰参观,直到中午,我们才下到陆地上。我开开心心地跑下旋梯,望向四周,还有很多人没有离开,因为下午是舰艇开放日,当地华人华侨都可以上舰参观。我刚好负责当天的安检工作,每批上舰不能超过15个人,大家都耐心在船下排队。有位40岁左右的商人,说他一早儿就等在了船下,我好奇地问:“舰艇可能下午1点才会开放,您怎么来得这么早?”

他说:“我是从另一个城市过来的,开了一晚上的车才到,就是为了能看一眼我们国家的军舰。”

侧头看向他,眼下淡淡的青色配着格外明媚的笑。我冲他笑笑,上船向领导报告,要不我们早点开始吧。

大概下午3点,我看到了一个坐着轮椅的姑娘,没有排在队伍中,而是在离船最近的位置安安静静仰头看着。

5点,我们要结束活动了,我又看到船下那个小小的身影。走过去,她看看我,问:“是要结束了吗?”

我回答:“是。”像是怕看到她失落的样子,我赶紧补了一句:“你想上去看看么?”她笑笑说:“我想,但是上不去。”我转头看着高高的旋梯,每一步都为了防滑有一道棱,轮椅上不去。船上的班长这时也看向了这边,我蹲下,尽量平视地看着她,说:“可以,你等等我。”我跑上了船,跟班长说了,他沉默片刻,接着带了三个人跑下去,一人一角一步步把轮椅抬了上来。

几天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我们就要离开了。因为港口正处于忙碌期,我们原打算上午就走,但是推不过亲人们的热情,其实也是我们的不舍,一直挨到下午,再到晚上,最后定在了凌晨出发。那天,又下起了小雨,混着丝丝凉风,我们早先说好了,不用送了。可是提前一个小时,他们还是来了,首长披着雨衣下船和大家一遍遍地握手,一遍遍地道别,最终还是得走了。解开绳揽,鸣笛,船慢慢驶出了。笔直的码头,笔直的航路,我们开得很慢。岸上的亲人不停地喊着“祖国万岁!祖国亲人一路平安”,一直到我们远远只能听见海风。

责任编辑:尹颖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