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科考的奇幻漂流

China Campus - - CAMPUS - 文/于翀涵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

2017年12月6日那天,我踏上了一艘名为“向阳红10号”的4500吨级科考船。离港前,全体科考人员在码头上举行了授旗仪式和启航仪式,音乐响起时我的心情也随之激昂起来。作为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海洋学院的一名学生,这将是我第一次体验海上“漂流”的生活。按照计划我们从舟山的港口出发,穿过东海和南海,从印度尼西亚的巽他海峡穿过,乘着印度洋的南赤道流一直抵达中国在西南印度洋的多金属硫化物勘探合同区。尽管过去三年来的专业学习和航前的充分培训,已经明确了我接下来两个月即将参与的所有工作,可生活的奇幻就在于: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最紧张:印度洋上博士面试

博士面试,我想无论对谁而言一定都是——极其紧张和严肃的事。万万没想到,我的博士面试地点竟然是在印度洋上,在科考船顶层的气象室内,通过卫星视频电话,连线校园内负责面试的教授们。

那一天的回忆格外清晰:因为船上的时间和国内有时差,我凌晨四点多就和家人短暂通了个视频,试了试信号,还算流畅。凌晨五点,正式开始面试。然而此时,教授们的视频画面却一直卡在一个模糊不清的图像上,语音也断续地像外星人的讯号,我只好去敲船上负责网络的老师的门。这是我们提前沟通好的方案,如果讯号顺畅我就正常使用,如果不行,敲他的门,他会有办法帮我解决。

又是一个让我万万没想到的办 法——掐断全船的网络以供我一台手机使用:终于接通了。视频中,我和教授们探讨起现在所做的研究和未来感兴趣的学术问题,随后还进行英语口语水平测试等等。结束时一看表,竟然不知不觉过去了40分钟。

老师帮忙恢复了网络设置,向阳红10号科考船配备的是卫星通讯设备,能够保证船上人员与外界的 基本通讯,比如可以发送邮件,可以刷到朋友圈的文字等,但是偶尔也会有信号不佳或是信号受到干扰的情况,我的博士面试就赶上了。不过我觉得,这恰好是我巨大的幸运,因为这场面试的机会,是学校研究生院、学院里的教授们还有船上的老师共同为我创造的。相隔万里、信号不佳,怕什么?

面试结束,我关掉手机下楼准备回宿舍,突然意识到,今天船真晃。刚刚从四楼下到二楼的宿舍,哇地一下就吐了出来,晕船了!

最奇妙:鲸鱼冲我摆尾

我是夜班作业组的成员,所以很多时候白天我都在睡觉。

有一天上午宿舍电话铃声大作,我刚值完夜班,睡眼朦胧拿起电话,“后甲板有鲸鱼!”瞬间清醒!火速穿衣、拎起相机,直奔后甲板。

那天风很大,船开得比较慢,三四十头领航鲸就在不远处与船并肩游着。

领航鲸是鲸鱼的一种,全身深灰色,5到7米长,喜群居,通常结成10只以上的群体,有时可多达数百只。群内会有一只头鲸,带领着

鲸群一起游走。

水面之下,领航鲸飞速舞动着身体,它们身体流畅的曲线展现了非凡的游泳能力。海浪翻起,它们跃至海面,又快速沉入海里;它们的脊背,像都江堰的分水鱼嘴一般,破浪而行。突然,一只蓄势待发的鲸鱼蹭地窜出海面,在空中完美翻转后,再次坠入水中,像极了跳水运动员;最精彩的表演是,有时某只鲸鱼会倒立、半悬于水中,尾巴朝天,像是对船上的小人儿们招手,表达它们的热情好客。鲸鱼是那片海的主人,我们只是路过的访客。

那一刻,我惊呆于眼前的动“画”。

在矢车菊般蓝色的大海中,海水清澈、浪花晶莹,鲸鱼们迎着浪,自由穿梭。好想借用王阳明的一番话:“你未看此鲸时,此鲸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鲸时,则此鲸之辽阔一时明白起来。”

四望茫茫海洋,我们如一叶扁舟沉浮在天地之间,船侧,这一群生灵自顾、奋力地在浪涛中向前。我突然觉得自己看到了最美的童话,“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我的快门一直狠狠落下,生怕错过什么,可后来我放下了相机,只想用眼睛去看。

最难忘:有颗遥远的星球在我眼前坠落

出海的工作本是很苦的,所以一瞬的美景都特别让人难忘。除了领航鲸,我们这次在航渡期间还遇到了双子座流星雨。

夜色是面舞台,云似薄层的幕布,有时合上;天地暗淡,有时拉开,星光熠熠。浪潮声、风声、雷声,船声交织在一起,听来却只觉得寂静。

我和一个小伙伴、一位老师找来三把躺椅,坐在甲板上并肩看流 星。我们这个跨越年龄段的“流星雨三人组”聊了很多:关于星际,关于生命,关于触及心底的许许多多话题都被展开。

流星雨太过短暂,数光年之外的巨大星体,瞬息之间安静地陨落了。船像一个摇床,缓慢的摇摇晃晃,星空也跟着摇晃,那时突然发现毕加索笔下流动的星空原来可以是真实的存在。你能想象么?没有楼房,没有灯光,就这样被漫天静谧的黑色拥抱着。

我想起电影《七十七天》里的那个姑娘,她在冈仁波齐拍摄星空时摔倒,胸椎受损以致高位截瘫,生活180°转弯之后,在绝路的尽头发现了生活里新的自由。星星落下的那一刻算不算自由?在轨道上安然转动着的又自不自由呢?不自量力地去揣测,会不会我们仰望星空的时候都如同照见镜子,映射的是自己生命中来来往往的过客?船体一直在晃,因此船上的星夜是相机照不下来的,你只能和星星互相对视——那一眨一眨的眼睛,像烟花,像炉火,像海面上变换的波。

上船之前,我曾经特别兴奋地问出过海的同学:“船上的日落日出是不是特别美?”她说:“美的还有月落月出呢!”。

我突然愣住了。我们喜欢爬到山顶或站在海边等候一场日出或日落,可似乎真的,有谁郑重地看过一场月出月落呢?

海上的日出,云朵往往会有柠檬黄色的镶边,那感觉像桂花的香气般甜蜜。日落时橙黄色和紫罗兰色的壮丽,和泰坦尼克号电影中,杰克和罗丝站在船头经典的那一幕一模一样。

月出月落则无声静谧得多,有时太阳还没有落下月亮就已安安静静爬上来,不声不响站在天空舞台边缘,像个穿着白裙的少女。入夜,海上的光辉全仰仗月光,如一条珍珠色大道,铺在浪尖上,直直通向看月亮的人。当月沉入水中,像一名王子在话剧舞台转场时翩翩退去,灯光暗了又明,银河渐渐在眼前清晰。月亮那么安静,悄悄

地来,又悄悄地去,像是素面的戒指,不耀眼,却日日与我们相伴。

最畅快:漂浮健身房

在科考船上,除了完成每天的工作任务,偶遇一些惊喜,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调节自己的身体和情绪,加强体育锻炼。船上的运动方式相对简单:甲板上走圈、打乒乓球、健身房锻炼。

船上的健身房位于船舱靠下的位置,圆形密闭的窗户外面只略略高出海平面一点。我们在健身房跑步机上跑步,有时赶上船晃动较大的时候,一脚感觉自己像在云端太空漫步,一脚膝下重若泰山,超重失重-超重的感觉在奔跑中反复循环。不时还会左摇右摆、不定向晃动。往窗外看,浪会翻卷到圆形的 窗户内,翻涌起来的时候,和滚筒洗衣机翻转洗衣的场景一模一样。

这是陆地上难以体验到的趣味,当然,在漂浮的健身房贪玩要特别注意保护自己。

最痴迷:千里眼的工作日常

我们都有千里眼,坐在科考船里,就可以看到数千米以下的深海影像——这是今日的科技赋予我们的能力。大洋的底部并非一马平川,它有山脉,有沟壑,有平原。阳光抵达不了这里,但我们能通过摄像拖体或电视抓斗等设备看到:活跃着的热液喷口,超乎想象的奇怪生物,许多未知的地质现象——它们就是宝藏,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科学家去探寻谜底。

自1977年美国“达尔文号” 载人潜器观测到深海热液活动的现象——浓烟滚滚的海底黑烟囱,以及这里独特的生物群落,这个画面出现在人们眼前,如同魔术。毕竟,人类是生活在阳光下的生物,在我们过去的认知里,阳光、空气和水是生命赖以生存的基础。

偏偏,海底幽深不见光,水体冰冷,水压强大,含氧量较低,分明是极端恶劣的生存环境。可就在大洋中脊零星分布的热液喷口周围,生命的绿洲生机盎然地存在着。大量的生物,如盲虾、管栖蠕虫、贻贝、茗荷等,生活在富含金属的有毒浓烟下,人类之“砒霜”,热液生物之“蜜糖”。

我作为地质组的队员,最喜欢做的工作之一,就是当千里眼。守在设备实时传送的视频前,画面就像火车窗外的风景一样飞速掠过,我一边看,一边同步飞速记录海底的现象。海底的熔岩和大片的“沙滩”广泛存在,时而会遇到断裂和沟壑,时而遇到高耸的山峰,偶有一只缓慢爬行着的海参,或一闪而过的鱼。可心底最期待的,是能遇见黑烟囱。因为它们喷发着富含铜、锌、金、银等有用金属元素的流体,还因为这个复杂的生命绿洲蕴含太多谜题等待揭晓,甚至涉及我们生命起源问题。

奈何,2个月的船上生活我都没有真的直接看到黑烟囱的影像。茫茫大海,寻找船舶下数千米的目标犹如海底捞针,数小时、数月、数年的工作都只是在逐步积累。须得“众里寻它千百度”,才能“蓦然回首”,看到“它在灯火阑珊处”。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海上科考生活,60天,漂洋过海地来看西南印度洋这片神奇而独特的大洋中脊。我想,探秘深海,注定是一个缓慢、复杂、充满挑战又充满奇幻的过程。

1 1.科考队员在夜间布放摄像拖体2.偶遇成群的鲸鱼 3.海水蒸发后留在甲板上的盐结晶

3

2

5 6 7 4.夕阳无限温柔,照耀着归家的人们5.6.7.日落日出,“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

4

8 8.在毛里求斯浮潜的我和一跃而起的海豚 9.健身房窗外的距离海景 10向阳红10号上的漂浮健身房11.中国大洋49航次第一行段科考队员及船员合影12.科考队员在调试温盐深剖面采水系统

12

11

9

10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