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和他的“李白”

China Campus - - LISTEN TO - 文/西安石油大学 汪轩

“ace…defeat…”发着蓝光的水晶爆成碎片,这局游戏终以失败结尾。郁闷外加着几分愤怒的老三说:“要不是刚才被人抢了李白,这局我准带飞你们。”

今天是周六,一大早就被老三强拉硬拽起来“开黑”,十点多了我们还没起床,这就是我们的大学生生活,难言的颓废和慵懒。

话音刚落,宿舍门口发出惊雷般的声音,接着门板磕在墙上发出“嘭”的一声,几张墙皮无辜掉落下来。我们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地震了?!床位靠门口的老三刚才游戏输了,这火正愁没处撒呢:“没看见门上贴的——推销禁止入内!这门、门,这门踢坏了你、你赔……”老三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的几个字卡在喉咙里。

遇到这种情况最大可能性是辅导员光临,我们三人迅速做好防范准备,如果被抓住免不了一顿痛批。所以我下意识地向门口望去,一看呆住了。只见一位脚穿人字拖,头发蓬松的女生手叉着腰站在门口。“谁是A大山鸡哥?是谁?”是的,我们感觉到空气中强大的气场了,我们仨齐刷刷地指向老三:“是他。” “我告诉你,我就是那个女大学生!”女孩愤愤地。她身后还有一个女孩,梳妆精致,泛红着脸,“小E……”说完硬生生把踹门的女孩儿拖走了。

我们学校以工科为主,男生多女生少,学校为了引导我们正确认识两性关系,让公寓大楼住两层男生再住一层女生,向来男生和女生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女生强踹男生宿舍门这种事情我们还是头一次遭遇。这事还得从40分钟之前说起。

“我去。”老三从被窝里爬了出来,脸色煞白,李白被别人秒了。不服气的老三试图交涉,他在窗口里打出: “同学,把李白让给我可以吗?我保证带飞。”

“最烦你们这种狂妄自大的人了,不给!”屏幕里甩出几个冷冰冰的字眼。

老三瞬间感觉肺都要气炸了,刚想在窗口里回复几句硬气的话,谁料已经进入缓冲状态,无法发送消息了,系统默认帮他选的是偏辅助性的“孙膑”。

老三很无奈,只能将就着打,毕竟一宿舍都在陪着他开黑。开打过去五分钟了,我们突然发现不对劲,我们李白竟然一直在中路对线。“李白,你在干什么?”老三问道。“补兵呀。”“你到底会不会呀?”老三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眼瞅着这李白像一个白痴,和老三的水平差远了。“你会,你咋不杀人呢!”对方的态度很强硬,没有 给老三一点儿余地。

“我是辅助呀,我是来保护别人的。你该不会是女大学生吧?”这种神一样的操作,对方无疑被扣上女大学生的帽子。在王者荣耀里,女大学生是唯一能和小学生比拟的群体了,没有之一。

“呵呵,女大学生怎么了?你是哪所学校的?”对方反客为主,反倒问起老三了。“A大的,有种solo。”老三在王者荣耀的世界从来就没有惧怕过谁。“好呀,你几号楼哪个宿舍?”对方发来一连串的问句。“x楼xx宿舍。”老三一副不可一世的态度。

对方没有再回应,屏幕上一次次传来李白被击杀的讯息。在遭受一次团灭之后,我们的水晶终于爆成晶莹的碎片。直到门突然被一脚踹开……

自那次之后,老三赫然变了一个人。每天起得极早,用发胶把头发塑造得有模有样,喷一点儿香水,拿了书包就出去了,中午也不见回来,好一阵子都是这样。

一个周六早晨,我们几个睡眼朦胧的被老三叫起来开启四黑之旅。突然我发现,老三拉了一个人进入对战框,看头像似曾相识,但又说上来在什么时候见过。这时候已经开始选英雄了,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那个人秒选了李白。我转过去瞥了老三一眼,“怎么办?” “没事。”老三正襟危坐,一脸淡然,这完全不是老三的风格。杨玉环!我们三人睁大了眼睛,“老三你搞什么鬼?”老三竟然用杨玉环玩辅助,看来这一局又凉了。老三突然打开语音:“用我教你的,我来保护你。”“老三用不用这么肉麻,哥儿几个还用你保护。”我们三人嘿嘿地笑出了声。“嗯。”屏幕上突然回复一个字,三双眼睛瞪圆了,我们仨狐疑地看了看对方。“老三,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老四忍不住问。

老三又只是笑盈盈的,眼睛眯成了一缝,然后操纵着杨玉环跟着李白打野。没一会儿,老三横尸遍地。一旁的李白还在慢悠悠地刷野,等级竟然还没有老三高。“老三,你疯了吧,这样下去我们会输的。”老二急不可耐了。“没事。”老三仍然淡定。我们又光荣掉段了,但是老三却是乐此不疲。

期末,我们三人去图书馆备战考试。突然老二戳了戳我,我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斜前方是那个“李白”,还有老三。“呸!”老四作呕状,“难怪老三的技术变菜了!”我们三人嘿嘿地笑着,又捂住了嘴。从此,老三再也没有玩儿过李白,因为他爱上了那位“李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