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Yale Daily News》2018耶鲁新生之最

耶鲁大学《Yale Daily News》

China Campus - - CURRENT AFFAIRS -

秋季开学之初,耶鲁大学百年老报《Yale Daily News(耶鲁每日新闻)》向1578名2018级新生发放了调查问卷,得出一些有趣结论。

85%耶鲁学子反对特朗普

64%的受访耶鲁新生强烈反对( strongly oppose)特朗普, 21%的反对( oppose)特朗普——反对特朗普的新生比率高达85%。强烈赞同( strongly support)特朗普的仅占1%。

在政治倾向上,近3/ 4的受访者自认为“非常自由( very liberal)”或“有点自由( somewhat liberal)”, 16%自认“中立( centrist)”,9%“有点保守( somewhat conservative)”,只有2%自认“非常保守( very conservative)”。这些数字与2017级耶鲁新生的调查数据吻合。2016年大选前,《耶鲁每日新闻》曾对耶鲁大学的所有学生进行过调查,调查结果也与这一次一致。

农村学生仅一成

2/ 3的耶鲁学子来自美国东北部,外国留学生占17%。大多数耶鲁学子来自郊区,城市学生占29%,农村学生更少,只占一成。在耶鲁新生中, 311名学生,约占新生总数的20%,获得了旨在帮助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的联邦佩尔助学金( federal Pell Grants)。这一数字是5年前的2倍。

最多元化

在耶鲁历史上, 2018级耶鲁学生是最多元的。47%的耶鲁新生是美国少数族裔或种族。其中, 9%的是非裔, 18%的是亚裔, 14%的是西班牙裔, 12%的是阿拉伯裔、美洲土著人、太平洋岛民或南亚人。

学术最重要

82%的耶鲁新生认为在大学期间学术最重要,社会生活、校园工作( on-campus employment)、课外活动和体育次之。戏剧、政治、辩论、出版和本科研究,都是耶鲁新生感兴趣的课外活动。

2/ 3的受访者对加入耶鲁大学的11个兄弟会( fraternity)或4个女学生联合会( sorority)不感兴趣,“非常感兴趣”或“有点感兴趣”的受访者只占19%。至于兄弟会或女学生联合会所起的作用,32%的受访者认为兄弟会负面作用明显,只有17%的受访者认为女学生联合会负面作用明显。

不再是“新生(freshman)”

自去年秋季起,耶鲁大学的大一学生不再被称为“新生( freshman)”,而是“第一年( first year)”。40%的被访者赞同这一称呼的改变,但也有不到20%的受访者反对。有反对者认为,这一改变带来了不必要的冲突。

助学金至关重要

3/ 4的受访者认为,考虑上哪所大学时,助学金( financial aid)“非常重要”或“相当重要”。只有5%的受访者认为助学金“压根不重要( not important at all)”。近70%的受访者向耶鲁大学申请了助学金,其中4/ 5的申请者获得了助学金。即便如此,近一半的受访者仍然认为耶鲁每年 15500美元(约合人民币10.6万元)的食宿费太昂贵。近半的受访者明确要申请在校( on- campus)工作,12%的受访者反对申请在校工作,还有 的受访者举棋不定。

最不想住校外

1985

a

40%

专业学院最受欢迎

40%的受访者计划本科毕业后去专业学院( Professional School,如法学院和医学院)深造。毕业后从事咨询、公共服务、健康、金融、创业、政治、工程、艺术或体育、商业、出版或科技领域的人各占2%到7%,不到2%的人选择毕业后投身教育。

去年,26.2%的大三耶鲁学生和39.8%的大四耶鲁学生选择住在校外。但是只有

6%的2018级耶鲁新生有意在大学期间住在校外。之所以住在校外,有以下三大考虑:节省生活费、吃得更多样和过得更自主。

不少新生提心吊胆

虽然耶鲁大学所在地的纽黑文犯罪率已降到 年以来的最低点,且呈逐年下降趋势,但是仍有65%的耶鲁新生“有点担心( little worried)”纽黑文的治安, 15%的“担心( worried)”, 2%的“非常担心( very worried)”,“压根不担心( not at all worried)”的只占2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