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游戏玩进互联网公司

China Campus - - CURRENT AFFAIRS - 文/上海交通大学郭贞祎

对于范,说实话我对他一开始的人设标签就是:游戏死肥宅。他逃课,挂科,不交作业,坐稳了班里倒数第一名的位置。不是在寝室里睡到昏天黑地,就是在游戏中醉生梦死。

大一过去,大二过去,我们的交集寥寥,总觉得第一名跟最后一名,似乎没有什么太多可以聊起来的话题,况且我对于他沉迷游戏的价值观不置可否并敬而远之。当我宿舍的女同学们都开始玩起了“阴阳师”、“王者荣耀”、“吃鸡”等等手游的时候,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离游戏社交的路太遥远了。

大三下学期到了,范突然开始频繁找我询问一些实习的事情,他终于对找工作的事情上心了。“七姐,你之前实习过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好的可以推荐的?”

我心里在想,一个打了三年游戏的人,勉强才过了四级, GPA垫底,这也确实不好介绍。“你自己有什么想去的?投简历过去试试看呀。”

“有点想去互联网,毕竟前景会比较好。但感觉难度挺大的……” “哦,那你想去哪家公司呢?”

“BAT吧……杭州的话除了阿里就是网易了,别的也没啥意思。”

我一愣,这家伙口气不小啊,自己什么水平不掂量掂量?我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总感觉范和这个世界的脱节使他不应该具备这样的野心和实力。却如何都不能打击他才好:“那你去试试吧。”

几个星期后,范告诉我,“姐,我拿到网易游戏的实习offer了。”我愕然。他真的做到了。开着玩笑问他, “就凭你打了三年游戏么?”

再见他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容光焕发的大男孩了,工作让他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和方向。范说他喜欢一遍遍去修改自己的简历,一遍遍去和那些自己心仪的大公司产生联系,哪怕最后的结果是失败,也不枉去到那些神话般的互联网大楼下面走一遭。

“你去游戏部做什么?你又不会编程。”我一边嚼着一块菠萝一边问。

“所以现在天天都在学啊,通宵加班学,带我的Leader都是名校计算机系的研究生,我一个本科学新闻的确实没什么真本事。”

“哎!你才知道你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啊!你现在还打 游戏么?”

“早就不打了,戒了。”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就是你把所有游戏打到极致,战无不胜的时候,游戏打穿了,便不再有什么兴趣了。”

恍然才明白,原来他并不是一个没有理想的人,只不过游戏里的等级和装备,是他找不到人生方向暂时对自我成就的一种要求。就算打游戏,也一定要打到最好才罢休。“那你为什么不花多一点时间学习嘛。” “专业嘛,是真的不感兴趣,你看我打游戏也不全是坏事情啊,至少在面试的时候能够脱颖而出,最后只有我一个成绩不那么好的本科生留下了,而别的都是名校的研究生。” “啧啧啧,这么厉害!” “不过你进去了才发现,光靠会打游戏也是不行的,只有自己知道跟人家有多大的差距了!哈哈,现在晚上基本都睡公司,学画图跟编程……”

我不知道范这几个星期各大公司的跑面试都经历了什么样的辛苦,可是他脸上云淡风轻甚至野心勃勃的目光里,似乎透露出了不一样的讯号。

我曾以为范的游戏人生是多么的不可思议,没有经历过秋招春招而是选择了继续深造读书、一直活在象牙塔不愿意走下去的我,竟然从他的身上体悟到了新世界的一些人生哲理。

大四毕业,范的“戏剧”人生又让全班同学和老师大跌眼镜。

因为他之前有个学期没有及时回来参加补考,导致学分成绩没有修满,需要延迟半年毕业。

可是这时候的他,已经拿到了杭州网易内推去广州总公司工作的机会。这是我们班里唯一拿到了互联网巨头工作的学生,薪水和发展前景远远超过了其他的同学。

大家领完学位证、穿着学士服站在学校门口的烫金大字前拍照,露出离别不舍惺惺相惜的神色时,只有范在一边没脸没皮地说:“学姐学长们一路走好!我这个学弟还要留守学校一段时间啦哈哈。祝大家前程似锦!”

范何尝不后悔之前孩子气没能回来参加补考如今不能顺利入职的现实,但是他却笑得异常淡然与平静:“有得有失嘛,就跟当年打游戏的时候一样,输赢很正常的。若是只看得见只一次的输而影响了下一次的赢,那么游戏就丧失了它本身的精彩和意义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