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鹏播:母婴行业负责任的“领跑者”

China Chain Store - - 目录 CONTENTS - 文 | 本刊记者刘伟 郑仙蓉 摄影 | 本刊记者唐皓

在朱鹏播看来,到目前为止母婴行业还没有形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巨头。无论是三分天下也好,还是一家独大也好,有影响力的“独角兽”品牌并没有出现。

中国母婴市场万亿级的“大蛋糕”,引无数商家“竞折腰”。

自 2010 年后,由于资本的介入,母婴市场开始风起云涌,并诱发了一场群雄逐鹿式乱战:有的母婴品牌一路狂奔,进行脱胎换骨的改变;有的母婴公司疯狂烧钱、开疆拓土。此时,不断有人折戟沉沙,黯然离场。

即便是从“蓝海”杀成“血海”,也很难说谁是真正的赢家。

在经历 2015 年的烧钱大战、2016年的资本寒冬和“全面二孩”以及跨境电商政策的影响后,看似潜力无限的母婴行业进入迷惘期。

大浪淘沙,母婴行业到了一个拐点。洗牌,似乎在所难免。

此时,在北京良乡的繁华商业区,有着万店市场规模的北京德喜集团首家母婴联营店即将开业。

这家被外界打上“母婴连锁名创优品”标签的店,到底有何与众不同?怀着好奇的心情,记者来到丰台科技园采访了德喜集团董事长朱鹏播先生。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朱鹏播向记者介绍了德喜的前世今生。在娓娓道来中,让人感到他异于常人的智慧和人格魅力。

在朱鹏播看来,到目前为止母婴行业还没有形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巨头。无论是三分天下也好,还是一家独大也好,有影响力的“独角兽”品牌并没有出现。

所以,找准定位寻求突破成为当务之急。任何一个在2014 年、2015 年高速发展并且活下来的企业,都应该思考下一个十年该怎么活。 那么,德喜的思考与改变又会是什么……

总是“先人一步”:敏锐的视角让他创造多个“中国第一”

从小,朱鹏播天生对新鲜事物比较敏感,更喜欢尝试新事物,并且期望做得要比其他人好。后来,这个性格成功地运用到了他的创业之路上。

与其说朱鹏播能够做到在多个领域里游刃有余,倒不如说朱鹏播是一个“嬗变”的人。

1996年,靠开发和销售机械设备朱鹏播顺利赚得第一桶金。之后开始涉足化妆品、美容院行业。并把招商模式用到了美容院,做起了中国最早的美容院连锁加盟。

2002年朱鹏播又涉足教育领域,成立“国家教育网”。当时的搜狐、新浪、网易已经形成门户,把所有的资讯都做完了,若再想从中分得一杯羹,只能再细分领域。

于是,朱鹏播就在资讯这个领域里做教育,目光敏锐的他直接瞄准了民营教育,便做起了民营的互联网教育资讯。

朱鹏播告诉《中国连锁》记者,教育网一是做资讯,二是建立数据库。他建立了两大数据库,一套是民办高校,另一个是生源数据库。民办高校要招生,他把就是生源库和高校库形成对接,然后在全国各地招代理商,替民办高校招生。

由于社会需求较大,朱鹏播最早用招商的模式做中国民办高校的招生, 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价值。

开拓了教育领域之后,朱鹏播可谓把潜力发挥到了最大化。当时教材都在改革,老师要到学校储备很多课件,怎么样让优秀课件价值更大化,让更多的人能够享受到这些课件的价值呢?这是朱鹏播的又一次思变。

于是基于教育网的两个数据库,朱鹏播又创办了“我要学习网”,朱鹏播告诉记者,“国家教育网”开创了互联网学习的一个新的商业模型。

2005年初,朱鹏播还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戒烟中心,并开始研发二氧化碳激光戒烟设备,从设计到生产、销售一条龙运营。朱鹏播将他最擅长的招商模式运用到了设备销售上,收获了巨大成功。

天生对新鲜事物敏感,并不断尝试与冒险,2006年下半年开始,朱鹏播又开始考察母婴市场,这次一做就是 11 年。

开了一万多家店:建立全国最大的“母婴连锁平台”

当时,母婴市场风起云涌、流派纷争:摇篮网用资讯的方式告诉新妈妈们怎么育儿;以丽家、乐友、孩子王为代表的线下店铺重资产经营;以红孩子为首的品牌开始以电商为主。

“那么我们怎么做呢?我想弄一点与他们不一样的东西,就是整合当时所有的母婴模式:红孩子没有门店,我开门店;丽家宝贝不做加盟,我就做加盟。”朱鹏播对《中国连锁》记者说。

以“婴达喜”品牌在唐山远洋城开出的第一家店,一经亮相便吸引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