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赚钱的公司真的不道德吗?

China Consumer Report - - 卷首语 -

资本的原始积累是不道德的,这样的论述广为人知。后来,掌控了话话权的资本家们有另一句广为流传的话:不赚钱的企业是不道德的。

不赚钱的企业不能带来生产再投入,不能带来技术持续创新,通过价格战扰乱市场,不能为社会带来就业和税收,不能实现人们的财富梦想……诸如之类。资本家干的事情似乎从剥削和掠夺变身为世界的救世主。

这种理论逻辑还包括,企业要为股东负责,企业的价值就是为股东创造价值——不仅仅是大股东,也包括资本市场上那些千千万万的小股东——虽然他们其实是从来没赚过什么钱的小散户。

对资本的本性与目的长久抱有质疑和警惕的声音从来不缺,无产阶级的哲学家、非营利性组织、公益机构,他们对上述理论逻辑是不以为然的。

有意思的并不在于这里,而在于资本家阵营内对“不赚钱的企业是不道德的”这一理论的挑战,以至于我们几乎要给他们奉上道德良心的褒奖。

从京东、亚马逊、Uber、快的到乐视,这些吸引了一大批以嗜血和逐利著称的风险投资家的企业,虽然至今仍然亏损,却不影响他们在资本市场上的估值,获得一轮又一轮的融资。这些资本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体系。

“在互联网模式下,一个公司价值的高低不是你的盈利能力,而是你真正的推动产业进步的能力,推动人类生活方式改变的能力,这才是一个企业最大的价值。”乐视董事长贾乐亭为了应对外界对其纯粹忽悠的质疑时如是说。

京东在进行各种各样的降价促销,Uber和快的在进行各种各样的专车补贴,小米卖硬件不挣钱,乐视在提供免费内容。被这些野蛮人的“价格战”挤得下不来台的人大骂:不赚钱的公司是不道德的。

他们却能振振有词:他们就是要让用户受益,他们要挑战的是行业痼疾,要创造的是一个新世界。在通往新世界的道路上,要培养用户习惯,要进行技术创新和行业颠覆,需要有一定的市场培育期,这个培育期公司可以不赚钱。

这样的认知看上去并非没有道理。在许多新兴产业初起之时,似乎总要经历一轮的“泡沫”。这可能意味着资本的巨大浪费,但没有这些浪费似乎无法摧生一个新世界。从汽车工业,到航空工业,再到21世纪的互联网泡沫,大量的公司破产,大量的投资亏损,能活到赚大钱的公司寥寥无几,但没有人否认这些新兴产业对社会进步所带来的积极意义。

这是另一种理论视角:重要的技术进步,要先让消费者普遍受益,而并非投资人受益。看看在网购和专车服务中狂欢的消费者,他们多开心。

这简直值得鼓励,一个企业如同一个人一样,我们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时候,并不应该以他赚了多少钱为唯一指标;而应该看他对这个社会,对他人做了哪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就算他死了,他的墓碑上也不应该刻上“不道德”三个字。

如果把它理解为一种财富转移,或许会看起来合理一些。那些怀抱着财富梦想的人,以补贴消费者的方式,完成了一种社会生产再投入,让更多的人受益。

当然了,他们只是说自己暂时不赚钱,将来是要赚大钱的,但起码不急功近利,不是吗?那些既不赚钱也无创新,又对消费者和小股民没有多大价值的企业,则不在我们的讨论范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