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黄梦碎美利坚

对于迷信野生、天然、散养的消费者来说,这次事件又提了个醒。野生环境中的风险来源往往更加复杂,而养殖环境的风险更为可控。

China Consumer Report - - 食品 健康 - |文/钟凯

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称,美国纽约市卫生局叫停华人吃蟹黄,因为其中含有很多化学污染物。再过一个月,中国国内的螃蟹就要陆续上市,消费者还能不能愉快地吃螃蟹呢?

吃或不吃,需要权衡

你能看见的是纽约市的蓝天白云,却看不见沉积在水底的“黑历史”。纽约是美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但多年的经济发展给当地环境带来了很多污染物。这些污染物逐步沉积在海底和湖河底泥中,生活在这里的甲壳类、软体类动物以及鱼类就会从食物链中富集污染物。

最典型的污染物便是甲基汞、镉、多氯联苯、二 英等。尽管污染物对健康不利,但这些水产品是非常好的营养来源。如果要吃,就需要做“风险-收益权衡”,也就是确保营养物质带给健康的益处大于污染物带来的健康风险。

为此,美国环保局有专门的鱼类消费建议“Fish Consumption Advice”,指导消费选择。各州和地方政府会根据自己的监测结果,给出更具体的建议。有些建议非常详尽,具体到水产的品种、大小或重量、捕获的水域、特定人群、吃什么部位、吃的频率和量等等。那纽约市卫生局为什么建议不吃蟹黄呢?

其实纽约市的消费建议并非针对螃蟹或蟹黄,由于工业污染严重,大量的鱼类也被建议不要食用或有限食用。对螃蟹给出的普遍建议是不要吃腺体(蟹黄、蟹膏)和蒸蟹的水,因为有机污染物多富集于此。但是某些地区的蓝蟹肉一般人群每个月可以吃4次,每次吃6只,差不多平均一天一只的量已不算少。

野生水产风险不可控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不少美国人有外出钓鱼、 钓螃蟹的习惯,政府对于这些捕捞行为有法律限制。但对合法捕捞的水产品,政府不可能限制食用,更不可能婆婆妈妈到禁食螃蟹的某一具体部位。纽约市主要是通过健康教育的方式,建议大家不要吃蟹黄、蟹膏等内脏部位。

更重要的是,这些消费建议主要针对来自天然水体中的野生鱼虾蟹。国人爱吃的蟹,尤其是大闸蟹,野生的根本不够吃,且难以满足膏满黄肥的要求,所以基本靠养殖。纽约市附近水体污染多年,怎么能跟养殖环境的水质相提并论呢?而且养殖蟹生长速度快,富集污染物的时间也不如野生蟹。当然养殖蟹也有养殖蟹的问题,比如抗生素等药物残留。

对于迷信野生、天然、散养的消费者来说,这次事件又提了个醒。野生环境中的风险来源往往更加复杂,而养殖环境的风险更为可控。

中国的螃蟹能吃吗?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了几十年,环境污染问题也日益突出,珠江口、长江口等个别水域也多次出现水产品重金属超标等问题。由于养殖环境相对好控制,因此总体风险并不大。

2011年的一项研究表明,莱州湾及东营近岸海域鱼、贝、蟹、虾等235个生物体样品中,多氯联苯含量处于较低水平,而六六六、滴滴涕与同类研究相比处于中间水平,各种污染物含量均低于世界各国的食品安全限量。以美国环保局推荐方法评价,仅有滴滴涕含量存在一定健康风险。

另一项研究对北京22种市售虾、蟹及贝类样品中的汞进行测定,总体含量水平较低。估算出的膳食摄入量大约占安全量(PTWI)的16%,相对还是比较安全的。

话虽如此,控制污染还是很必要的,你看美国人多年前造的孽现在还没还清呢。空气风一吹就好了,土壤呢?水体呢?

纽约市的水产消费建议仅仅适用于当地严重污染的水体环境,在美国其他地方可能并不适用。这些建议针对野生水产品,当然也就不适用于国内的养殖蟹。

中国国消费者吃螃蟹主要集中在中秋前后,短期内的食用量可能比较大,但全年平均则可忽略不计。虽然内脏通常是污染物相对集中的部位,成人应该不足为虑,但对于儿童、孕妇还是少吃为好。至于号称“野生”的螃蟹,消费者应该更谨慎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