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事业,如何改革对消费者更有益?

China Consumer Report - - PROLOGUE -

国庆前后,有几个“好消息”值得关注,一是移动通讯和宽带的“提速降费30%”、“流量不清零”;二是出租车行业开始降“份子钱”,重庆、武汉、杭州、义乌等地都出台了相应的改革办法。

通讯领域和出租车领域都属于公用事业领域,既有一定的公益性,也有一定的个性化服务特征。其运营主体对民营资本具有一定的排斥性,定价方式也有一定的行政管制。因其要满足大多数人群的基本需求,运营基础又有一定的自然垄断性质。

应该说,这些利好消息并不完全来自于政府部门和企业的自愿改革和调整,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被逼的。这要拜市场竞争所赐。

中国基础通讯运营商这些年来虽然分分合合,国有企业性质也一直没有改变,但基本还是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是互相之间既有竞争,又受一定管制的市场主体。如果没有三大运营商之间比较激烈的竞争,没有类似长城宽带这样的二级运营商竞争对手,就算总理再多喊几次“提速降费”,相信运营商也不会轻易俯首就范。

如果没有优步、滴滴等专车甚嚣尘上的冲击和竞争,相信各地政府以及出租车公司也不会主动降低份子钱。起码,这样的改革调整会晚来许多年,就算是消费者已经充满抱怨。

当然,在竞争压力来临之际,没有人会乖乖举手投降,运营商和出租车公司一样会将新的竞争对手扣上“恶意竞争”、“扰乱市场”的帽子,但在新技术和更高效率更合理成本管控的竞争对手面前,也不能不做出调整。

不过,承认了市场竞争给消费者和企业管理带来的好处,并不等于承认了这些公用事业领域需要全面民营化,彻底废除行政管制,认为只有完全自由竞争,才会让消费者享受到效率更高、价格更低的服务。

公用事业过往的改革是走了一些弯路的,包括像自来水、煤油电气领域,激进的市场化改革也带来服务质量下降、价格飚升、环保代价巨大的后果。资本天生“嫌贫爱富”,这使得公共性出现了丧失。

事实基本已证明,在公共事业领域,全盘国有化和全国民营化都会有问题,除去国家安全和“拉美化”忧虑不说,全盘国有化造成的效率低下和腐败已被历史证明,全盘民营化带来的贫富差距和两极分化也清晰可见。

把国企“做强、做大、做优”的取向需要仔细考究,这种以利润为导向的国资管理方式与公益性之间是存在一定矛盾冲突的,势必会加重消费者的负担。如果把国企做强做大只依靠独家垄断,这不但会导致低效率,同时也会使其挟民自重,形成特殊利益集团。

“国企改革,打破垄断,自由竞争”则是一套市场化的话语,在这个话语体系之下,凡是国企集中的领域,抱怨和指责就特别多。这恐怕也不仅仅是出于对国企垄断所带来的服务质量的不满,也是对市场化的一种美好幻想。

民营运营商百兆宽带常常被投诉缩水,“假宽带”;优步、滴滴补贴优惠逐渐减少,服务投诉增多,亦可证明,资本的本性并非只做善事。

在公用事业领域,仍然要坚持国有与民营之间互有竞争,互有促进,互有补充的格局。在不久前出台的新国企改革方案中,即鼓励这种国企与民企通过控股、参股、并购等方式进行融合的“混合所有制”。这或许对消费者更加有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