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跨界,要成为“能带来增量的变量”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Special Report /专题 - 卫人

其实,尽管近些年产业界一直不断上演“跨界”的剧情,但就使用密度而言,跨界一词使用最高的非信息产业莫属。由于IT所代表的信息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作为一种更具通用性的技术和手段,它不断辐射到生产和生活的各个领域,以致在许多信息技术的会议论坛上,跨界融合成了不断的主题,而今天的“互联网+ ”,显然是跨界融合发展的必然。

从新一代信息技术引领的新型信息化与新型工业化的深度融合,到互联网+跨界各行业领域引发的全面创新,表明技术进步变革所引发的跨界已成为相关行业和领域实现快速发展的强劲动力,可以说,跨界是为这些行业带来更大增量的重要变量。

这或许可以成为我们衡量企业 跨界行为的一个标准。

谈及跨界,从企业管理的角度看就是多元化经营。诚然,一个行业经过长时间的快速增长,产业链上下游被充分开发后就会造成同领域企业的激烈竞争,迫使企业跨界寻找新的成长空间。企业具有强烈的生存欲望和天生的扩张冲动,它无时无刻不渴望从竞争残酷的“红海”转向竞争相对不那么激烈的“蓝海”。但问题是他们眼中的“蓝海”真的是一片祥和的世界,或是一个蕴藏丰富的“金矿”吗?

纵观这些年来企业的跨界之举,目前看成功者有之,如云南白药将中药应用于材料科学,把创可贴、牙膏等产品赋予云南白药的特殊价值,实现了医药产品向日化产品跨界的华丽转身;万达集团以企业国际化的战略高度为指引,通过投资影视行业、打造像迪士尼一样的世界级游乐场品牌等方式,正在实现 从商业地产向世界级的娱乐王国华丽跨界。但并非所有的企业在跨界的纵身一跃中都能享受“转身”的奇妙,从海尔的药、恒大的水、三九胃泰的三九啤酒、娃哈哈的童装,跨界失败的案例比比皆是。的确,跨界有利于企业做大资产规模,分散投资风险,甚至让企业赚到快钱,但跨界也有可能造成企业发展主业不清晰,发展战略不明确,核心竞争力缺失,最终陷入迷途。因此,企业跨界欲成功,必须基于企业自身的核心价值,创新性地选择方向,而非简单地跨行业并购和嫁接。

现在,新能源车成为许多企业谋求跨界的新目标。从乐视到格力,从中兴通讯到远东控股,都在谋求跨界造车。必须承认,这些企业的跨界之举并非毫无根由,他们多多少少有些技术上的依托,如董明珠联合万达和京东等投资的银隆,就具有钛酸锂电池的技术,而中兴 则拥有充电的技术积淀。问题是他们持有的这些跨界的资本,是否足以支撑他们作为新的力量为所跨入的行业带来增量,甚至在新的领域成为领导力量。

谈到跨界新能源车,笔者不由想到了美国的特斯拉。特斯拉CEO埃隆 马斯克当年从电子支付PayPal 联合创始人向汽车开发商的个人转型,也可以被视为一次跨界。依靠自己所拥有的工程技术和设计方面的专业理论素养,以及敏锐的分析决断能力,马斯克缔造了个人创业者的传奇:他所创立的PayPal 后被 eBay 收购,是全球著名的第三方支付平台;而他所领导的特斯拉 、SolarCity 和 SpaceX3 家公司,都成功入选了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公布的 2015 年“全球最聪明的 50 家公司”榜单,3家公司所涉领域分别是电动汽车、太阳能、可回收式运载火箭,排名分别为第 一、第九和第二十二。此外,SpaceX旗下 HTT 公司所研发的超级高铁Hyperloop 项目,目标是用半个小时从洛杉矶跑到旧金山,原本 400 英里的路程要驾车约6个小时。而炉火纯青的电池技术和联网智能功能,使得特斯拉成为全球电动汽车的翘楚,以致如今产能不足成为其发展的瓶颈。

事实上,透过马斯克的一次次跨界,不难看出每一次进入新的领域,他都在努力尝试依靠领先的技术成为新领域的变革者,而非只是一个跟风的模仿者,更非只是财大气粗而盲目投资的“土豪”。

那么,何为富有积极意义的跨界,而非单纯资本冲动的淘金?归根结底就是跨界者是否能够整合自己的优势,为其跨入的行业领域带来积极的变化,通过跨界成为一个能够产生增量的变量,甚至最终成为行业发展的引领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