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垃圾治理三方“突围”

生产端、消费端、回收端一个也不能少——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Advertorial 资讯/ -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公 欣日本:细致严苛的垃圾分类制度德国:生活垃圾“变废为宝”

“动动手指,美食到家”,外卖行业的兴起,着实解决了不少白领和懒宅一族年轻人的吃饭问题。然而,在享受便利的同时,外卖产生的垃圾也越来越成为令人头疼的环保难题,并渐成“围城”之势。

“点一份简简单单的外卖——哪怕只是一碗普通的面条,也至少得产生这么几件垃圾,包括塑料碗、塑料汤匙、一次性筷子、牙签、纸巾、塑料袋、订单条……不难发现,好几样都是难降解的塑料制品呢。”在北京打拼多年的白领小赵中午基本都在单位解决午餐问题,也常帮办公室的同事叫外卖,她逐渐意识到外卖产生的垃圾问题并不简单。

生产端和消费端的环保机制有待加强、回收渠道不通畅、监管体制不到位等问题的存在为解决外卖垃圾“围城”难题造成不小的障碍,巨量的外卖垃圾如何有效处理,如何让外卖包装减量化、绿色化等问题已然成为业界和有关部门不得不重视的课题。治理外卖垃圾泛滥,已容不得半点犹豫和拖延。

规模上,渐已“围城”回收不易

2011数据统计,自 年起,我国

2016在线订餐一直保持高速增长,

1662.4 2017年市场规模达到 亿元,

2045.6年市场规模将达到 亿元。外卖市场火爆的同时,其衍生出来的问题也开始引起关注,当中的焦点不外乎因外卖所产生的无数塑料餐盒、一次性筷子和塑料袋等外卖垃圾。

数据显示,当前,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三大外卖平台日订

2000单总量已超过 万单。曾有环

100保组织研究分析了 个外卖订单

3.27发现,平均每单外卖会消耗 个

/一次性塑料餐盒 杯。这意味着,目前中国互联网订餐平台上,每天使

6000用的塑料餐盒超过 万个。

据悉,当中普通塑料餐盒和餐具的主要成分是聚丙烯,塑料袋主要成分是聚乙烯,均是不可降解的普通塑料。曾经有报道称,外卖平

42台每天所用的塑料袋可覆盖 万平

15方米,大约 天即可覆盖一个西湖。

那么,这些外卖餐盒是否可以回收再利用呢?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从个别社区的废品回收站了解到,虽然外卖垃圾中有部分可回收,但由于回收成本高、价格低,目前普遍回收难。长期从事废品回收工作的李师傅告诉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现在回收纯聚丙烯塑料餐盒的价格大概每公斤两元,而且很多回收站还要求餐盒基本干净,不干净不要。“一些发泡餐盒就不好回收处理了。这类餐盒价格太便宜,几分钱一个,清洗起来也很麻烦,回收利润太低,我们现在几乎不要。”

“外卖包装采用的塑料袋等回收价值则更低,只能填埋降解,需要 几十年甚至数百年的漫长时间。此外,外卖垃圾还包括厨余垃圾,大多数消费者没有将包装材料与厨余分开,也增加了处理上的难度。”长期在环保组织工作的张芳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源头上,消费者和企业都需主动作为

从外卖垃圾的源头来说,要加强对外卖企业的规范和监督,实现外卖垃圾减量化、绿色化。这当中,消费者和源头企业的主动作为不可或缺。

“像麦当劳这样的快餐企业主要用纸制品包装的外卖,可能点起来会心理舒坦些。”小赵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说,既然已经注意到外卖的环保问题,她表示以后会尽量寻找包装“绿色”的商家。

实际上,像小赵这样开始注意外卖垃圾问题的消费者正在增多。根据艾媒咨询最近公布的数据显

42.3%示,有 的外卖用户对使用环保餐具的商家“好感度增加”。

“‘没有买卖就没有垃圾’。大家尽量少点外卖,多走出去用餐也是不错的选择。”家住北京方庄的郑女士从一些报道中注意到外卖垃圾问题后,开始减少订外卖的频率。她认为,丢弃外卖废弃物时,扎紧封口,避免剩余汤汁泼洒给环卫工人添麻烦,并按照规定进行分类处理也很重要。

与此同时,采访中,有专家直言,企业的主动作为也是关键。“应加强对环保材料和可回收材料的应用。企业作为外卖直接受益者,要坚持可持续发展的路线,应该充分利用环保材料和可回收材料,实现企业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双赢。”

事实上,随着人们的普遍关注,近年来一些外卖平台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并采取了一些相关行动。2011 1

年,饿了么就在平台上推行“元换环保餐盒”活动,淘汰平台上的

4泡沫餐盒;今年 月,饿了么推出新一代环保可降解塑料袋,目前正在

6全国范围陆续推广。 月,美团外卖、中国烹饪协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与数十家餐饮外卖品牌共同发起《绿色外卖行业公约(绿色十条)》,提出“推动使用绿色餐具”等内容,并向供应链端发出“英雄帖”,为餐饮行业小微企业找到健康安全的绿色餐具。

也有专家建议,政府层面尽快出台外卖包装可降解材料标准。比如规范一次性餐盒生产企业的准入,从节能环保综合考虑,禁止一次性发泡餐具的生产,倒逼企业研发、生产可降解类环保餐具。同时,相关部门在加强对食品卫生安全监管的同时,有必要将外卖餐具纳入监管视线、出台相应措施。

政策上,解决回收体系不完备问题是关键

事实上,就垃圾回收而言,目前中国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回收体系,而塑料餐盒作为低附加值回收物,难以进入再生资源回收渠道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即便消费者主动将塑料垃圾分类,由于回收体系不完善,环卫车在运垃圾时,也有可能把各类垃圾混在一起拉走。

据了解,在日本,餐盒回收处理费由消费者承担;在欧美,处理费则由生产厂家承担。而在国内,上海

2000 6曾于 年 月开始实施《一次性塑料饭盒管理暂行办法》,由管理部门向生产一次性塑料饭盒的厂家每

3个收取 分钱作为回收处理费,但这项制度在实施过程中并不顺利,

在垃圾回收方面,日本的分类制度可谓严苛。在日本实行垃圾分类的初期,仅仅将垃圾分为可燃烧与不可燃烧两类,而发展到如今,日本垃圾分类的细化程度和复杂程度早已远远超出最初的设想。以塑料材质的饮料瓶为例,瓶子的不同组成部分被划分到不同的垃圾类别:瓶盖和围绕瓶身的塑料纸属于“其他塑料容器包装” (不同地区对瓶盖所属分类有不同的规定) ,而瓶身则属于“PET塑料瓶”的类别,在投递垃圾时,要将这个饮料瓶拆分清洗并压扁后分别投放进不同的指定垃圾袋里。使用过的信封也不并不想当然的属于“废纸类”,因为其表面残留胶水,所以其实被划分在“可燃烧垃圾”这一类别里。 2014 5

年 月,该办法被废止。“目前我国对于废弃塑料等再生资源的回收仍没有相应的补贴机制。”业内相关专家表示。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宋国君认为,应坚定地实施强制源头分类政策,遵循污染者付费原则,实施生产者延伸责任制,激励污染者减少废弃物产出,同时用资源回收收入弥补垃圾管理社会成本。政策也在持续发力。据悉,今3年 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建部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

46要求在全国 个城市先行实施生

2020活垃圾强制分类, 年底生活垃

35%圾回收利用率达 以上。“法律法规既要约束倒垃圾的人,也要约束回收垃圾的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外卖包装进入垃圾回收阶段后,得到有效回收利用。”受访专家直言。

“既然外卖垃圾的识别相对简单,不妨将其作为推进垃圾分类管理的突破口。例如,在学生和上班族相对集中的区域,有针对性地开展外卖垃圾分类回收,待初步实现分类收集后,再指定专业公司进行统一回收处理。”张芳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建议。

也有专家提议,可以效仿国际普遍采用的垃圾回收押金制度,创新回收渠道。消费者购买外卖时先支付部分押金给平台,待用餐完毕后,将外卖餐盒送至自助回收机器或人工回收点。平台确认后,将押金退还消费者,以此促进消费者树立健康良好的消费理念和垃圾回收意识。

20世纪90年代以来,德国制定的与垃圾管理相关的法律约有800 项,行政条例多达 5000 项。通过法律确定将废弃物作为一种资源加以回收利用。

德国居民家中会有4种不同颜色的垃圾桶,用来装不同的垃圾。居民要向定期上门收集垃圾的运输公司交纳垃圾处理费,而且大小不同的垃圾桶交费不同。

在德国,资源回收是一个巨大的产业,垃圾处理业也是一个高利润的行业。德国很多城市把垃圾的收集、运输和处理完全委托给私有企业,还有很多为企业提供垃圾再利用服务的公司,向企业提供相关技术咨询和垃圾回收处理等服务。

资料图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