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轻工业梯度转移为何难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Frontier Report /前沿报告 - 吴东华赵飞

目前,经济学界比较热的一个观点是,解决东北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从“违背比较优势型赶超战略”转轨到“遵循比较优势型发展战略”。但笔者认为,对于东北依靠劳动力比南

30%部沿海便宜 左右就认为成绩轻工业的梯度转移,实际这个观点还是有失偏颇。

为什么这么说?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团队发布的《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分析认为,东北地区目前人口超过一亿,而全世界人口超过一亿的国家只有十来个。吉林

2015 2700省 年末有 多万人口,其中16~59

岁的适龄劳动人口占68.65%, 44.03%,

农村人口占比 目前吉林省劳动力成本相对江浙纺织服

30%~50%装业要低 。但笔者认为,沿海拥有完整的产业链,比如一件服装涉及到各种纽扣、拉链等配套产业链,东北并不具备这种配套产业链,所以,仅仅把吉林劳动力便宜三至五成,就认为可以进行梯度转移轻工业,这是一厢情愿的观点,而事实上,并没有发生这种轻工业梯 度转移。

四川、重庆发生梯度产业转移,为什么东北就难以产生轻工业梯度转移呢?笔者认为与东三省每年的寒流、超低温恶劣天气有关,因为零下二三十度影响企业开工。而重庆、四川与长三角相比只不过是东部变为西部,温差天气基本上接近,不会影响企业开工率。

重庆、四川已经有通向欧洲的列车,货物运到欧洲的时间比沿海短一半左右,而且运费下降一半左右。另外,重庆、四川的房租成本、人工成本的确比长三角下降很多。这种运费优势是东三省不具备的,而且,东三省的运费反而比长三角运往欧洲更加贵需要更长时间。

那么,东三省的轻工业环境就没有发展机会?东北振兴如何才能成功?

笔者认为,依靠改善投资环境的方法,是传统的工业区 方法,并不适合东北振兴,笔者认为,东北可使用形成大型轻工企业的方法,然后让更多的企业去做配套产业链方法,这才是“纲举目张”的方法。

不要指望轻工业梯度转移,也不需要轻工业替代转移,为什么?因为轻工业饱和、产能过剩,梯度转移的是同质化产品又有什么用呢?所以,东三省需要的是轻工业产品的爆品, 需要的是企业综合创新让合并后的单品企业快速成为国内大型企业、名牌企业,所以轻工业梯度转移、东三省比较优势理论是紧缺经济时代的理论工具,现在是产能过剩时代,是买方市场时代了,东三省需要的是打造爆品、企业创新产品、打造企业名牌等方法了。

近日,北京西宸原著小区与玉璞家园发生隔离围栏纠纷,一方是均价 10 万元/每平米的商品房,另一方是均价 2 万元/每平米的政府双限保障性住房,两个小区之间通过铁艺围栏分割。据了解,两限房业主在办理入住后,要求相关部门拆除两个小区之间的铁艺围栏,商品房业主不服拆除令,目前仍处于行政复议阶段。

此次争端本质是双方的利益之争。一旦拆除围栏后,两限房小区将大幅升值,而商品房小区将贬值,商品房业主将受很大损失。而龙湖西宸原著是北京市实行双限房配套政策的第一个项目,北京此后又陆续批准了20多个配建小区,有几个小区已经开始陆续交付,此事件的走向将有一定的示范效应,值得社会探讨。

早在 2009 年,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接受采访时抛出一个观点,经适房应该更小更不“舒服”,最好不设私人厕所,配建公共厕所就行。一时间引来无数网民的口诛笔伐。但到了 2013 年 7 月,人民网转载了《济南日报》的一篇文章,题目叫做“十分怀念茅于轼的无厕所论”,说的是广东河源市文昌经济适用房是河源市重点“民生工程”,政府规定这些经适房只面向河源市市直单位的住房困难职工,而且,这些经适房几乎都是 3 室 1 厅的大户型,但60平方米内的价格却比周边楼盘低接近一半。文章说,茅于轼当年被批毫无人性,如今看来,茅先生的观点是正确的,经适房越是“舒服”就越是容易被人“惦记”,完全丧失了“低端保障”的本意。这些年经适房越建越豪华,程序上的漏洞越来越多,容易出现寻租现象,真正需要被保障的市民能住进去的概率越来越小。

配建“两限房”的初衷,本意是政府保障居住困难且收入困难户,不过保障“有房住”并不等于保障“有高级公寓”住,保障是满足基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