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取代私家车:这个梦想太遥远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Frontier Report /前沿报告 - 谭浩俊王东京

8 25月 日,环球车享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曹光宇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消费者生活水平提高后想买车,但城市的道路和停车位资源有限,出现了“买得汽车,但车跑不动”的矛盾。通过汽车使用权共享,能满足消费者开小车个性化出行的需要。他认为,共享汽车未来将取代私家车,与慢行交通(自行车等)、公共交通,组成未来城市日常出行的服务模式。

我们并不否认,共享汽车的出现,确实能够给城市交通条件带来一定的改善,对居民出行带来一定的方便。但是,公交已经诞生这么多年,都没有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城市居民的出行问题,共享汽车要想彻底改变 城市交通运行、居民出行,并将私家车“赶”出市场,可能性极小。

一方面,共享汽车自身的缺陷,可能会成为共享车取代私家车的致命伤。要知道,共享单车都出现了管理混乱,对城市环境造成严重影响,严重影响城市管理秩序的问题,共享汽车可能出现的问题会更大。而且,什么样的驾驶技术才符合驾驶共享汽车的条件,可能也是一个风险不小的问题。否则,会给城市交通案例带来不小的隐患;另一方面,共享汽车如何摆放,在哪些地方摆放,能否方便每位城市居民出行,则是更为重要的方面。要知道,私家车能够给居民出行带来极大的方便,纵然停车难问题会让私家车出行产生影响,但总体上讲,有私家车总比没有私家车方便。而共享汽车能否解决停车难的问 题,共享汽车布局能给多少居民带来方便,居民小区能否安排共享汽车的停车位,等等,都是共享汽车能否取代私家车的主要因素。否则,共享汽车是很难给居民出行带来方便的。特别是大城市、大小区,共享汽车的“距离”肯定会影响居民对共享汽车的接受度和认可度。

也许有人会说,将来,可能每个小区都会开辟共享汽车停放点。关键在于,小区的停车位大多卖给了个人,只要个人不愿意将车位让出或出租,共享汽车就很难走进小区。就算物业希望这样,也因为车位产权的分散,无法达到目的。而物业又无权对这些停车位进行整合。不能进小区,共享汽车就不能给居民带来真正的方便。

不仅如此,资本对共享汽车的青 睐,也主要是奔着利益而去的。而从共享单车的情况来看,共享汽车要想盈利,难度可能比共享单车更大。必须注意,共享汽车不仅一次性投入大,而且运行过程中的费用也很高,维修、保养、保险等费用也相当高。在这样的情况下,共享汽车就很难找到有效的盈亏平衡点,资本对共享汽车的热爱度就会受到影响。一旦资本不看好共享汽车了,共享汽车的生命也就到头了。

更重要的,目前的私家车保有量已经达到了很高水平。在未来共享汽车的发展过程中,若真出现共享汽车“驱赶”私家车的问题,这些私家车如何处理,也是一个问题。共享汽车会不会作为买家,帮广大居民处理私家车,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贫困户呢?

与需求侧扶贫不同,供给侧扶以研究经济为职业,当然知道贫是帮助贫困户发展生产,立足于搞市场经济容易出现贫富差距。“造血”。以六盘水为例,政府主要笔者曾撰文说过,贫富差距是市做三件事,一是为农民的资产确场失灵的结果。而这正是政府弥权;二是通过“平台公司”投资农村补市场失灵、除了维护国家安全基础设施,推动农民的资产升值;与社会公正外的再一项职责,即三是引导农民入股龙头企业,通过提供公共服务与照顾穷人。经济规模经营增加农民的资产性收入。学鼻祖亚当 斯密如是说,笔者也不到4年,有 22 万人脱贫却未发生是这样看。不公平的案例,笔者认为,原因即

先说一个案例:某老人有 3 个在于此。儿子,3个儿子皆有固定收入,而且由此可见,扶贫的思路不同,都在县城买了房。5 年前,3 个儿子结果大不一样。事实上,关于公平已将老人接到县城同住。可当地扶与效率的关系,这些年学界一直有贫政策出台后,为享受扶贫政策,3争论:有人主张“效率优先”;有人个儿子又将老人送回乡下。由于乡主张“公平优先”。而六盘水的经验下房子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有一证明,公平与效率并非截然对立,次上面派人检查,看到老人住着破处理得好,效率不仅不妨碍公平,房子而未被列入扶贫对象,于是立相反可以促进公平。我推崇六盘水即责令当地政府整改。有人问:这的做法,是因为他们将公平与效率不是要鼓励人们争当贫困户么?结合得好,具有推广价值。

前些日子笔者在六盘水等地调说远一点吧。从源头追溯,较研,问到当地政府,六盘水是否存在早主张“以效率促公平”的学者,是类似的情况。答曰:六盘水不存在。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他的观对此回答笔者半信半疑。不过四天点,政府照顾穷人不应养懒汉,应走访下来,我相信这是真话。鼓励穷人自己创造收入。为此他

原来,六盘水的扶贫与别处确提出了以“负所得税”形式补贴穷实不同。不是贫困户需要什么政府人的方案:政府补贴=收入保障就给什么,而是通过“资源变资产、线-(个人实际收入扶贫当从供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简称给侧发力负所得税税率);而个人“三变”)帮助贫困户脱贫。要指出最终可支配收入=个人实际收入+的是,通过“三变”改革扶贫,着力政府补贴。点是在供给侧而不是在需求侧。着读者不要误会,笔者主张“扶力点不同,扶贫效果当然会不同。贫从供给侧发力”,并非完全不能

从需求侧扶贫,顾名思义,针从需求侧扶贫。比如对孤寡老人对的是消费需求。比如贫困户缺房或丧失劳动能力的人,当然要从子,政府就提供房子;贫困户缺粮需求侧予以补助;对那些勤奋劳食,政府就提供粮食。这种做法,学动,但由于特殊原因致贫的家庭,界通常称之为“输血型”扶贫。事实也应从需求侧给予照顾。但要特上,上面列举的案例,就与这种“输别指出的是,对那些有劳动能力血型”的扶贫方式有关。读者想想,而不劳动的人,政府只可提供基本如果贫困户缺什么政府就能给什生活保障,切不可顾此失彼,造成么,能坐享其成,人们怎会不争当新的不公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