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有序发展需要良好的社会情境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City Society 城市社会/ - 成静

一夜春笋般冒出来的调色板一样的共享单车让共享这个词进入了最普通大众的视野。有的地方称之为分享,共享也罢,分享也罢,英文都是一个词 sharing,说的也是一个意思。随着共享单车一起,逐渐被人们关注到的还有其他各种共享模式和共享物品: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共享睡眠舱、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等。正当共享模式在全国方兴未艾、红极一时的时候,据新华社9月17 日报道,杭州相关管理部门日前对在杭州提供租赁电动自行车业务的企业进行了约谈,叫停“共享电动车”。而就在9月15日下午,杭州一家叫“名天动力”的共享单车企业刚刚宣布,这个月将在杭州投放 5000 辆共享电单车,今年年底预计投放超过5万辆。另据其他的报道称,不仅杭州,上海、北京等城市也在叫停一些共享设施和物品,比如共享睡眠舱和共享雨伞等。好好的怎么就叫停了呢?话说,共享经济这个术语最早由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 马科斯 费尔逊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 斯潘思于 1978 年发表的论文中提出。其主要特点是包括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这个第三方可以是商业机构、组织或者政府。个体借助这些平台,交换闲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识、经验,或者向企业、某个创新项目筹集资金。在国外,共享经济主要是出于环保的目的,而共享的也主要以闲置物品为主。而在中国,人口密集度远远大于国外,共享经济成了资本逐利的手段,共享的当然也就不仅限于闲置物品了,而是企业投放的大量新生产出来的物品。

投放新的东西并没有错,可用不对就是错。共享单车虽然便捷,但是人们的秩序意识和信用意识普遍较差,这才出现了乱停乱放、肆意毁坏甚至据为己有等不和谐的音色。这次取缔共享电单车是出于安全性考虑,企业没有相应的安全措施,而人们的交通安全意识不到位,导致电单车速度不受控制,违章层出不穷。而共享睡眠舱不需要身份证,不需要登记,没有人督查,没有防火措施,恰恰与我国的《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相冲 突,存在安全隐患的同时,还为不法分子提供了落脚点。正规共享领域尚且如此,更不用说还出现了共享充气娃娃这样低俗的、不该拿到公众领域来共享的物品。

共享经济,正因其共享性和无人性,才使得监管成为盲区,所以对于有的共享模式,政府才一刀切地取缔。对于充气娃娃等打着共享经济的幌子找噱头的行为笔者赞成取缔,但对于共享电动车和共享睡眠舱等,一定程度上的确可以给市民的衣食住行带来便利的共享模式我并不赞成一刀切的行为。就像滴滴打车所遭遇的一样,京牌京户的限制只能让许多人被限制在圈儿外,让我们刚刚品尝到的便捷性再度溜走。现在,从滴滴叫车和打出租车一样贵了,而由于车辆减少,叫车也没有过去那么方便了。

好在,政府已经在反思和积极应对了。就在今年三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曾就《分享经济发展指南》征求意见,提出了允许和鼓励各类市场主体积极探索分享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形成适应分享经济特点的政策环境,并且要创新监管模式。共享经济 本来就花开各异,所以必须要创新监管模式,决不能一刀切地取缔。

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中国分享经济发展迅猛, 2016 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约为34520 亿元,比上年增长 103%,预计2020 年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参与总人数达到6亿人,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 6000 万,平台就业人数约为585万人,皆有迅猛的增长。如此庞大的经济体量面前,政府和个人都应各负其责。

加强国民素养教育是一个国家的政府责无旁贷的使命,同样,家庭和个人也有着规范自己行为的责任。若国人的信用意识普遍提高,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总想将共享的物品据为己有;若国人都能遵守规则规范使用,就不再有那么多的乱停乱放;若国人都能具有环保意识,就会更加保护共享物品,延长其寿命。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我们在将共享物品传递下去的同时,若能多为下一个人想想,共享经济带给我们的将不仅是便捷和便宜,还多了一份美好的体验。

从拉萨驱车到林芝,因遇上修路,我们便选择从山南路过,这样既便于完成工作又可以免去堵车之苦。

200但这么走,便陡增了 公里的路

700程,达 公里有余。当我们抵达林

22芝八一镇时已是夜里近 点了。高原上的长途跋涉,缺氧头疼、一路奔跑颠簸,我们已十分疲惫不适,决定次日休整调节。有人建议沿雅鲁藏布

江畔走走放松。说走就走,大伙儿制自费向当地老乡租个车就出发了。绕行山南,来林芝也是沿雅江走

306新修的省道 线一路向东。于是有了近两天在雅江畔的穿梭盘旋,我们也算是领略到风情万种的雅江情怀。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银色的巨

5300龙,一点不假。它从海拔 米以上的喜马拉雅山脉冰雪山岭发源,全长3848 2057公里,在中国境内 公里,我

1/3们此行与之相伴差不多有 长。雅江自西向东奔流于“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南部,最后于巴昔卡(现为印度占领)附近流出国境,改称布拉马普特拉河,经印度、孟加拉国注入孟加拉湾。雅江天然水能蕴藏量仅次于长江,居全国第二,河床均在海拔3000米以上,是世界上最高的大河。走走停停,我发现雅江有时像婉约动人宁静悠雅的大家闺秀;有时又像一匹奔腾不息的野马,尤其是从狭谷里冲出时,呼啸而来,惊险连连。试想那么窄的路,稍有不慎要落入其中,注定影子都找不着,而这里的司机注定也是“牛人”,路窄陡险且不说,还经常遇到随意散步和奔跑的猪马牛羊猫狗。

当雅江流经林芝地区时,峡谷两旁森林密布,满坡漫绿,雅江又是那么的幽深秀丽,连绵的峰峦和不尽的急流相结合,构成一幅幅壮丽动人的画面。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在这里偶遇了曲扎先生。没上过一天学,英语讲的比汉语还溜,他说藏语有30 4

个字母,比英语多 个,语法与英语也相同。曲扎每天晚上雷打不动自

2学英语 小时,现在可以与老外交谈如流,偶尔遇上外国游客可以应对自如,尽管他的职业只是我们工作单位的一名普通司机而己。这里我们还遇到了洛桑次仁先

,1981生(藏语意为心好长寿的意思)

55 2014年进商检,如今已 岁了, 年回雅江畔林芝筹建西藏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办事处。他带着土灯达娃(藏语

11意为美丽的月亮) ,服务面积 万平方公里的林芝地区口岸工作。他说这里主要出口松茸、蕨菜,还要规划

3建 个国家级试验室,目前未起步,任重道远,步履维艰。尽管如此,必须一点一滴努力,为质量工作夯下坚实基础。

我们还遇到“牛人”达瓦次仁先生,年龄与我们相当,但高原气候的风吹雨打已将他脸上刻下深深印痕,

70差点被误认为 岁的老者。他汉语十分流利但却只字不识,每天为来这里工作生活和旅游的人,熟练而热情地忙碌着……我想这些都与风情雅江的孕育与陶冶分不开吧!

“天上有一条银河,地上有一条天河”。深夜静悄悄,该是憩息时,就让我枕着美丽的天河进入梦乡吧!

秋实雅鲁藏布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