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管理政府办公用房各有花样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City Society 城市社会/ -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刘宝亮张克

中国的少年儿童快乐吗?日前发布的“中国少年儿童快乐成长指数”显示,目前,国内少年儿童快乐

82.22成长指数平均得分为 分,说明我国少年儿童整体快乐水平较高。其中,低年级学生、学习成绩或体育成绩更好的学生更容易获得快乐;而一线城市的少年儿童比其他城市的儿童“更快乐”;父母受教育水平和家庭经济水平越高的孩子快乐水平也越高。

“中国少年儿童快乐成长指数”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互联网发展研究中心、华彬快消品集团百仕欣饮料(北京)有限公司和北京益普索市场咨询有限公司共同编制的,是目前国内针对城市少年儿童快乐成长的一份较为权威、专业的研究,也是全球少儿果汁饮料领导品牌果倍爽连续两年一直积极参与并推动的一项研究项目。在对广州、南京、成都、长沙、

7辽阳、阜阳等 个城市中小学生的调研结果显示,在生活满足、情绪积极两个维度,少年儿童认为最快乐的三件事是考了好成绩、和朋友玩、被长辈表扬。年级越高、学习成绩或体育成绩越差,学生给自己的快乐打高分的比例越低。值得关注的是,逾三成少年儿童经常存在孤独、忧郁、注意力不集中、焦躁、睡不着等不良情绪或感受,而学习成绩、体育成绩差的学生不良情绪问题更多。

在身体健康维度上,少年儿童的学习成绩与对运动的喜爱程度有密切关系。学习成绩越好,喜爱运动的比例越高,而学习成绩、体育成绩越差的学生,越不喜欢与大家一起运动。另外,数据也显示, 2.8

的学生表示不喜欢任何一类运动项目;而且妈妈们对孩子在体育运动兴趣方面的培养要显著低于在数学、语言、才艺等方面的培

14 养,只有 。

在人际和谐、人格健全、理想高远几个维度,在少年儿童遇到烦恼时,他们的主要倾诉对象依次是好朋友、妈妈、爸爸,也有超过三成学生有烦恼憋在心里不说。逾三成的少年儿童“投诉”父母边玩手机边与自己聊天,而学习成绩、体育成绩差的孩子与父母沟通的质量更低。“乐观阳光”和“独立自主”是妈妈在“人格健全”维度最关注的两大方面,而学习、上网、生活习惯三件事则是家庭冲突的最大“导火索”。

如何有效管理和使用办公用房是各国政府面临的共同问题。世界上主要西方国家大都非常重视办公用房管理,在管理体制、工作机制、市场化运作、建设审批流程、监督问责等方面的有益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设立管理机构,理顺资产管理体制

西方国家政府普遍设立了专门负责办公用房管理的机构。美国联邦总务署下属的公共建筑服务中心是联邦政府管理全国公共建筑的机构。这一中心承担美国全国范围内联邦办公楼、法院大楼、图书馆等公共建筑的新建、出租、管理和维修等事务。目前公共建筑服务

1600中心对联邦政府分散于全美 多

1800个社区的 多栋办公楼宇实施统一产权管理。

德国联邦政府不动产管理局负责审批各部委办公用房购买、建设和租赁事务。其工作的主要目标是:保障联邦政府土地使用安全,优化联邦政府土地资产。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设立资产管理局,统一管理政府拥有产权的房产,包括联邦议会大厦、警察局、法院等机构的楼宇。瑞典国家事务管理办公室统一管理中央政府各部门租用的房屋,包括用房分配、保洁服务招标、服务质量监督等事务。

大部分西方国家国有(公共)资产管理体制相对完善,多由政府财政部门或机关事务部门负责,管理权限相对集中,避免了多头管理、职能交叉等弊端。例如,美国总务署除了负责联邦政府机构办公楼的修建、维护和运营管理之外,还为联邦政府各部门提供所需物资设备、公务用车、财产处置、电讯和信息处理等服务。总务署对联邦政府公共资产实施全面管理,包括办公用房、家具、装备、物资、用具、计算机、电话、交通等。

统筹购买、自建与租赁,实现产权结构多元化

西方国家政府的办公用房,从其

3取得来源看大致有以下 种类型:一是划拨或购买古建筑。一些国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脑的官邸,选用所在国富有历史意义的古建筑,既节省建设资金,又能充分利用和保护历史建筑。二是专门修建的办公楼宇。各级政府新建办公楼宇一般都要履行项目申 英国首相府,又称唐宁街10号

请流程,得到议会批准后方可开工建

1993设。三是租用办公楼宇。例如,年以来瑞典国除首相府邸之外,中央政府部门的办公用房全部在市场上租用。前两种类型的办公用房是公共资产,第三种办公用房的产权归属于私营部门。

目前,大部分西方国家办公用房的产权结构逐渐多元化,购买、新建

90和租赁多措并举。自上世纪 年代世界范围内新公共管理运动兴起以来,各国(地区)政府加快了办公用房市场化进程,自有产权的办公用房逐年减少。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新公共管理运动中对政府资产实施大规模私有化改革,大量办公用房和土地资产被卖掉,目前政府拥有产权的办公用房和土地资产仅存百余处。澳大利亚政府部门办公用房施行租金制,联邦政府的各个部门可以向资产管理局租用公共产权的办公楼,也可以在市场上自行选择租赁,公共产权的办公楼租金标准与市场标准一致。

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健全多层次监督问责体系

完善立法,为办公用房监督管理

1949提供制度保障。美国早在 年就颁布了《联邦资产和行政管理服务法》,其立法目的是促进包括办公用房在内的公共资产合理使用,避免浪费公帑。在办公用房的物业管理方面,制定了《联邦财产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德国的《办公场所条例》规定,每位工作人员办公场所的基础面

8积为 平方米。

美国、德国和新西兰等许多国家非常重视公共资产管理绩效评价,通过对办公用房每平方英尺的营运费用、租赁成本与自建成本比较等指 标,评估办公用房的建设、管理和使

2004用效率。 年美国成立政府问责局,其职责是“负责调查联邦政府如何花纳税人的钱,让政府省下纳税人的每一分钱”,包括对办公用房项目和支出进行监督。

西方国家预算和公共投资项目一般均向社会大众公开,有利于公众参与节约型政府建设。提升物业管理专业化水平,降低运营和维护成本。在办公用房物业管理方面,西方国家政府灵活采用服务外包、政府购买等多种方式提升物业管理专业化水平,有效降低了运营和维护成本。

美国总务署通过公开招标选定物业服务承包商,向承包企业支付物业费用。总务署各地区办公楼聘用的大楼经理、预算分析员、建筑工程师、材料监管和技工等专业人员负责对物业服务进行监督检查。英国政府办公楼的物业管理服务,大部分承包给社会专业化公司运营。甚至监督物业管理公司的工作也是由专业性很强的公共设施管理代理商完成,办公用房的管理和服务均实现了专业化。澳大利亚政府办公用房的物业管理采取了公私合作模式,由资产管理局与私营专业公司结成合作伙伴关系。资产管理局制订管理和服务标准,重点工作是评估私营部门服务的绩效。如对电梯的管理,资产管理局只关注电梯运行时间、故障率、服务水平等,而电梯的运营、维修、人员配备等过程则由私营专业公司负责。

这种基于公私伙伴关系的管理模式不但提高了资产管理和运营的专业化水平,降低了政府资金和资源投入,同时也促成了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有效合作,达成共同致力于提高公共资产管理效率的目标。 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