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程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第一页 -

建立“一带一路”PPP 工作机制,在沿线国家推广PPP 模式,是一项创新工作。这一创新既有利于存量项目,也有利于增量项目,加快推动符合要求的建设项目“落地生根”,产生“滚雪球”的效应。

部分“一带一路”建设项目体量大、投资回收期长,商业之外的不可控、不可知因素比较多,需要创新融资模式,建立长期、稳定、可持续的融资保障体系。这就要求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的先导作用和商业性金融的主体作用,完善银企合作机制,支持金融机构拓展低成本的信贷融资渠道。同时,要扩大出口保险的覆盖范围,创新风险分担机制,降低保障成本。同时,还应发挥各类基金的整体合力,突出“四两拨千斤”的带动作用,以及直接融资、权益投资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平衡作用。 PPP在中国推动 模式的本轮热潮中,大规模的实践催生出数万亿级PPP别的 交易市场,同时各种问题也逐步显现。当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开PPP始“一带一路” 项目建设时应当注意什么,坚持什么?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为此专访了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研究中心主任李开孟。

“一带一路”PPP模式建设:摒弃所谓的“中国特色”

PPP “我们一定不能按照国内推

PPP的做法来做‘一带一路’ 项目”,李开孟面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开门见山地表述着自己的观点。

他解释说,中国有自己的国情,如国有经济占主导地位、政府对于项目的参与度很大等。“总体

PPP来看,国内的 项目是在行政体制改革、政府职能转变还没有完全到位的情况下推广的,有很多的‘中国特色’。这其中,积累了很多

PPP问题。比如说,在国内的 实践中,过于关注短期利益,明股实债、政府兜底等情况并不少见,而这些

PPP都不利于 模式的健康发展。由此可见,所谓‘中国特色’不能成为

PPP国际上推动 项目实施应借鉴遵循的惯例。”

PPP那么, 模式到底应该如何推广应用?李开孟表示:“应多借鉴国际经验,少讲中国利益。其中,尤其应强调的一点是,国际上过去几十

PPP年形成的 核心理念,利益共享、风险共担、长期合作、伙伴关系等,在中国的应用实践中并没有被充分地吸收集纳。这些在国际上达到共

PPP识的 模式运作理念,应是今后

PPP中国企业参与‘一带一路’ 项目要坚守的原则。”

李开孟还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谈到,中国人吃苦耐劳,很多大型的基础设施项目建设施工能力非常

PPP强。但 项目仅仅盯着施工利润

PPP是远远不够的。应把 理解为通过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制度磋商,优化相关国家的法律制度环境,通过政府间的合作、谈判达成政府间合作的制度框架体系,然后挖

40 “经过近 年的发展,中国对外承包工程行业已经成为国际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一支重要力量。而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其更成为最重要的践行者之一。”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副会长辛修明,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颇为自豪地说。

新机遇

在辛修明看来,当前对外承包工程行业正处于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期。目前,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拉动经济增长成为普遍共识,发展中国家弥补基建缺口、发达国家基础设施更新改造、区域互联互通的需求旺盛。而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围绕“一带一路”倡议和产能合作的国家和地区合5作不断深化,今年月份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 掘项目自身的经济价值,构建一种基于市场化的商业模式。

“一带一路”PPP 模式的制度设计:遵循国际规则

今年上半年,国家发展改革委

PPP组织筛选“一带一路” 项目典型

44案例,共收到申报项目 个。什么才算具有示范意义的“一带一路” PPP

项目?李开孟认为,首先,项目应当符合国际通行的规则,包括中国与相关国家签署的双边和多边经济社会合作框架协议,以及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联合国等相关国际机构所制定的有关环境保护、生态建设、公民参与、社会发展、绿色环保、低碳减排等国际规则。“总之,要符合以人为本、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PPP其次,在“一带一路” 项目的运作过程中,应充分考虑当地的诉求,包括当地社会的可接受性、公民的参与,能够与当地的文化、社会、历史、传统等方面做到很好的协调。“中国过去承担国外的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在征地拆迁、生态环保等方面曾出现一些问题,在这方面要尽量做到规范化运作,这样才能起到示范作用”,李开孟说。

PPP对于“一带一路” 项目的制度建设,李开孟认为,不能期望于中

PPP国政府制定出“一带一路”的 制度,然后让这个制度适合于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合作项目。中国政府只能制定本国的政策制度,“走出去” 坛达成了深化项目合作、促进设施联通,扩大产业投资、加强金融合作的一系列重要成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将继续成为对外承包工程行业发展的增长点和驱动力。

辛修明进一步分析认为,总体来看,交通、能源电力、环保领域将吸引更多的投资和关注,成为企业未来参与国际基建的重点领域。“而具体来看,互联互通仍将是各国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公路、铁路、航运、港口、机场等建设需求巨大;能源电力已成为“一带一路”沿线的市场业务热点,成为发展的优先领域,特别是电力网络和清洁能源将成为重点投资方向;部分国家和地区城市化发展为房地产、市政等民生工程提供了较长期的发展机遇,绿色、节能、环保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也将是未来的发展方向等。”

新趋势

辛修明表示,目前全球基建市场需求旺盛,但也面临着资金缺口大的PPP现实难题。这样情况下,近年来模式日益受到世界各国的青睐。不仅发达国家,就是像印度、尼日利亚、印度尼西亚等发展中国家,也纷 需要遵循当地的法律和各种国际惯

PPP例。“一带一路” 制度的核心是要借鉴现有的国际规则和相关的制度体系,而不是另起炉灶,推倒重来,然后制定一个所谓的中国主导

PPP的“一带一路” 制度。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联合国等相关国际机构对基础设施项目运作,包括PPP

运作的规则都有长期的研究并形成了成熟的体系。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应当与这些国际机构建立合作关系,接受已有的制度体系,并保证

PPP在“一带一路” 项目中遵循这些规则。

李开孟分析这样做的意义有多方面:其一,减少制度建设的成本;其二,遵循国际规则,可以打消有些国家对于项目是否绿色、环保、可持续、维护公众利益的顾忌,有效回击“中国威胁论”等。

“一带一路”PPP项目融资:不是政府援助

项目融资是指贷款人向特定的工程项目提供贷款协议融资,对于该项目所产生的现金流量享有偿债请求权,并以该项目资产作为附属担保的融资类型。它是一种以项目的未来收益和资产作为偿还贷款的资金来源和安全保障的融资方式,也一直是学界所推崇的PPP项目融资方式。但李开孟表

PPP示,国内真正做到项目融资的

PPP项目很少,大多数 项目仍然按照企业融资和政府融资的逻辑开

PPP纷推出 相关法案,采用该模式来进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

在这样的新趋势下,能够合理规划区域开发、协助进行融资和项目运营管理、促进东道国就业和产业升级等已经成为业主选择合作伙伴的重要因素,这对于承包工程企业跨国经营和资源整合规划的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客观来讲,近年来,随着我国承包工程企业业务的不断发展,行业上下游的整合,投资能力的提升,企业的综合投资和开发能力逐渐增强,相关的实践和探索也不断推进。不少企业开始参与国外项目的整体区域规划和综合开发。如中国交建与斯里兰卡国家港务局共同开发科伦坡港口城项目,中信建设组成跨国企业联合体中标缅甸三大经济特区之一的皎漂经济特区工业园项目和深水港项目等。

PPP至于以 模式参与大型国际项目,我国一些有实力的企业也凭借在技术储备、运营管理、资源整合等方面的竞争优势,加大了探索的力度,已经初见成效。像国港湾工

PPP程有限责任公司采取 投资模式的哥伦比亚马道斯高速公路项目,该项目是中国企业在美洲地区第一

PPP个完全意义上的基础设施项目,目前

日前,首列由山东威海港直达德国杜伊斯堡港的中欧直达班发车,它是山东省首列“点对点”中欧班列,将成为我国东部到欧洲的快速直达通道。 展相关的融资活动。

PPP “因为国内 项目融资,要么是政府兜底,政府有各种承诺;要么

PPP看 项目的参与企业是否实力强、与银行关系好,可以将资金融

PPP到。所以国内参与 建设的主要是地方重点骨干国有企业以及中央企业,所操作的不是无追索或有限追索项目融资,因此出现了各种短期行为,如明股实债、政府兜底等。”李开孟解释道。

而项目融资非常关注项目本身的质量,只有这个项目是一个好项目,基于项目自身才能构建可持续

PPP的现金流量。“一带一路” 项目

PPP一定要树立项目融资来倒逼 模式健康发展的理念,一定要选择高质量的项目。如果还是政府融资、企业融资,就又会回到过去的老路上,而希望政府掏钱忽视了项目质量和运营。

PPP “‘一带一路’ 项目的融资一定要遵循项目融资的理念,要保证这个项目本身有价值”,李开孟再次重申,“一个基础设施项目一旦运作失败了,它的损失就是几十亿美元,甚至上百亿美元,代价非常大。融资方面一定要打破原来的惯性做法,‘一带一路’项目要坚持的是市

PPP场化运作, 合作必须遵循商业原则。在启动前,要保证这个项目本身经过严格的市场测试、商业模式的论证,确保其是可持续、高质量的项目。以此,基于项目自身才能够形成稳定的现金流,这样的融资才是健康的、可持续的。” 正处于设计和融资闭合期。

“新常态”

对于我国承包工程企业的未来,辛修明认为,“投建营一体化”将成为行业发展的“新常态”。

他认为,“首先,推动对外承包工程转型升级,引导企业开展运营维护和长期技术合作,实现项目‘投建营一体化’是培育企业对外投资合作竞争新优势、打开市场新局面的客观需要,也是企业实施属地化经营策略的必然选择;其次,通过开展境外项目的投资、设计、建设、运营维护和技术合作,实施‘投建营一体化’工程,既有利于实现对外投资合作业务可持续发展,也有利于推动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最后,

PPP行业企业积极探讨 等新模式业务,延伸产业链条,推动‘投建营一体化’发展,有助于加强企业间的合作和优势互补,协同‘走出去’。”

PPP辛修明还对于“走出去”、以模式布局“一带一路”的企业有两点建议:其一,企业在“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以及各国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的大环境下,要把握好国际基建市场发展机遇期,同时利用各国存在的普遍资金缺口问题,积极筹

PPP划、开展 业务;其二,企业应积极

PPP应对先天不足,加快 专业人才储备和团队建设,构建完善风险防控体系,加强资源整合能力。

2017年5月

国家发展改革委与联合国欧PPP洲经济委员会就“一带一路”合作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备忘录就帮助“一带一路”沿线的联欧PPP会成员国建立健全 法律制度PPP和框架体系、筛选 项目典型案PPP例、建立“一带一路” 国际专家PPP库、建立“一带一路” 对话机制4等 个方面做了具体约定。

2017年5月

环境保护部、外交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绿色“一带一路”建设的指导意见》,意见在强化资金保障一条中,提出鼓励符合条件的“一带一路”绿色项目按程序申请国家绿色发展基金、中国政府和社会

PPP)资本合作( 融资支持基金等现有资金(基金)支持。

2017年5月

保监会发布《关于保险资金投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指出,投资计划涉及“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脱贫攻坚和河北雄安新区等符合国家发展战略的重大项目的,中国保监会建立专门的业务受理及注册绿色通道。

2017年3月

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发布PPP通知,征集“一带一路” 项目典型案例。

2017年1月

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外交部、环境保护部、交通运输部、水利部、农业部、人民银行、国资委、林业局、银监会、能源局、外汇局以及全国工

13商联、中国铁路总公司等 个部门

PPP和单位,共同建立“一带一路”工作机制,与沿线国家在基础设施

PPP等领域加强合作,积极推广 模式,鼓励和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推动相关基础设施项目尽快落地。

2016年12月

国家发展改革委与联合国欧PPP洲经济委员会 中心在北京召PPP开“一带一路” 工作机制洽谈会。双方一致认为,在“一带一路” PPP建设中推进 模式,可以更好地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助推沿线各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2016年2月

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委印发《关于金融支持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若干意见》,鼓励中国企业采用政府和

PPP)社会资本合作( 模式开展境外项目合作。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 赵超霖 潘晓娟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潘晓娟CFP/供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