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是最适合做PPP项目的国家”

——访秘鲁驻华大使胡安 卡洛斯 卡普纳伊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第一页 - | 郭丁源

包括乌克兰、秘鲁、立陶宛和伊朗在内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普遍面临基础设施薄弱的问题,并且很多国家还普遍存在建设能力不够、技术水平落后、管理水平和运营能力不足等问题。而PPP 模式作为一种市场化、社会化的公共产品供给和服务的创新方式,能构建起政府和社会资本稳固的合作伙伴关系。

本刊记者在对话这些国家的大使、参赞等外交人员时,他们都表示出浓厚的兴趣和积极的意愿,期待中资企业参与并用PPP模式支持该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藉此开启参与。

秘鲁是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经济最好的国家之一。近日,秘鲁中央储备银行主席胡利奥 贝拉尔德表示,

12近 个月以来,秘鲁经济增速一直

2018稳居拉美第一,并预测秘鲁 年

4.2%,经济增长率为 内需将增长4.2%, 2.3%,通货膨胀率低于 出口总

459额可达 亿美元。

在秘鲁经济高速发展的背后,离不开政府开放的对外引资政策和国内不断开发的资源项目。中国企业已经成为了秘鲁最大的贸易伙

2016伴, 年,两国贸易额逆势增长,

167突破 亿美元,占秘鲁贸易总额

1/4的 。今年上半年,中秘贸易额再

95.86创新高,达到 亿美元,其中秘

54.58鲁向中国出口 亿美元,同比增

57.6%, 41.28长 从中国进口 亿美元,

6%同比增长 。同时,这些投资项目中越来越多

PPP的出现了 模式,基础设施建设和

PPP矿产开发成为了中方 项目的主要兴趣点。“秘鲁和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并且硕果累累,我们对中国企业有着开放和公平的政策,已经和中方

PPP企业合作以 模式开发了美洲最大的铜矿项目也是中国在海外投资的最大铜矿项目。”秘鲁驻华大使胡安 卡洛斯 卡普纳伊(以下简称“卡普纳伊大使”)真诚地表示,中秘要保

PPP持更密切的经贸合作, 为秘鲁带来了技术和就业,也为中国企业带来了经济利益和广阔的国际市场。

PPP在秘鲁结出希望之花

秘鲁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多PPP以 方式实施,通过特许经营权招标确定项目建设运营商。秘鲁政府欢迎外国投资者参与当地基础设施投资,近年来多次联合私营业界在国外举办投资促进“路演”活动。

中国对资源型产品的需求使秘鲁直接受益,在全球初级市场疲软的背景下,秘对中国的出口表现好过欧美、

100%拉美等市场,其中 的铁矿石、62% 55%

的铜精矿和 的电解铜销往中国,直接推动了秘鲁外贸稳定增长。

12秘鲁矿产资源丰富,是世界大矿产国之一,其中铜储量居世界第三位。目前,首钢、五矿和中铝等中国企业已在秘鲁投资设厂。业内人士认为,秘鲁的矿业投资要告别单纯 中国经济导报:

塔胜利:这个问题不简单!实际上,目前乌克兰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要做的话,既缺少国外的投资,也缺少来自乌克兰国内的投资。但乌克兰的劳动力比较便宜,现在有可能比中国便宜,而且乌克兰的劳动力的水平比较高。

总的来说,我们缺少投资,也缺少好的技术,而中国有非常好的技术,例如:高铁、高速公路,等等。这些方面的合作,乌克兰有很多机会,可以一起来做,而且能做 开采,扩大矿产加工和冶炼,以刺激经济、就业增长。“秘鲁对中国企业投资矿业一向持明确的欢迎态度。”卡普纳伊大使特别向中国企业推荐了

(Michiquillay)米奇基莱 铜钼金银项目,该项目规模大、品位高、寿命长,钻探资料丰富,过去研究比较深入。米奇基拉铜矿项目位于卡哈马卡大

4050 0.4%区,面积 公顷,按 铜边界品

116位,铜资源量 万吨,平均品位0.629% 20。预计项目需投资 亿美

8 /元,设计选矿能力 万吨 日,年产铜20万吨。据了解,中国政府鼓励中资企业对秘投资,服务于秘鲁的基础设施和工业园区建设、工业体系完善、产业链延伸和提高产业附加值。中秘共同倡导贸易自由化和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秘鲁政府也在不断改善吸引外资的法律环境,这些均有利于中国企业在秘投资。PPP

模式有效减轻了秘鲁政府财政风险,使政府有限的财政资金能带动更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且降低了项目运作风险,避免投资失误。秘鲁私人投资促进署提供的数据显

2014 ~2017 2示, 年 年 月间,秘鲁境内

14 PPP共 个项目采用了 模式,涉及

118总投资约 亿美元。

基建是中秘合作重点

在卡普纳伊大使看来,“一带一路”以设施联通为基础,公路、铁路、港口等欧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项目正在大力开展。据了解,秘鲁的运输成本占产品总值的比重达到24%,远高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 成员国,高物流成本直接影响产品价格和出口竞争力。卡普纳伊大使认为:“秘鲁是一个多山的国 得好。中国经济导报: 塔胜利:有的。现在乌克兰跟

PPP全世界的国家一样都利用 的模式,例如高速公路,以及其他基础设施项目。

中国经济导报: PPP塔胜利:当然欢迎 的模式,但具体吸引外资的措施,还要具体分 家,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落后,尤其是连通首都和边缘地区的高速公路、铁路欠发达,基础设施有很大的投资前景。”

卡普纳伊大使特别强调了两国在学术和研发领域合作的重要性。“中国和秘鲁可通过互联网进行学术与技术合作,搭建中国与拉美智库、研究机构的合作平台。电信通讯领域的技术合作是一大重点。”

基础设施建设仍是中秘合作的重点。为提高竞争力、成为拉美与亚太地区的物流枢纽,秘鲁计划加大基础设施投资。据秘鲁国家基础设施

2016~2025推进协会估计,要完成 年的计划,秘鲁的交通基础设施还需要574

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卡普纳伊大使透露,政府期望在融资过程中将公共融资降低,在私人企业方面获得更多融资,这给中资企业带来了更大的投资机遇。

更多的 PPP 项目符合中秘两国共同利益

2016卡普纳伊大使表示, 年两国

2016 2021签署了“年至 年共同行动计划”,中秘两国应通过这个“五年计划”争取更多的合作和发展。“秘鲁可以为‘一带一路’发挥建设性的作用,我们也正在努力这样做。秘鲁不仅是亚投行的成员,与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我们正在努力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延伸至拉丁美洲。”

卡普纳伊大使对于未来中秘经贸合作充满了乐观,他列出了中企PPP 4

项目在秘鲁投资的 大优势:经济互补性、技术转移和创新、政治条件和民间关系。其中,中国和秘鲁均

APEC是 成员,共同促进自贸区发展并增加亚太地区投资。“而且,中国领导人近年来多次访问秘鲁,也在中国经济新常态下愿意与秘鲁加强经贸合作支持,加强创新性投资,这对双边关系是双赢的选择。”

卡普纳伊大使还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出示了一份外商可投资秘鲁的项目表,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经有中

PPP国企业签约。“大部分都是 项目,因为这降低了双方融资成本,而且秘鲁的投资政策内外没有区别,我们真

PPP诚欢迎更多的中国 项目进驻秘鲁,为中国企业带去经济利益和广阔的国际市场。” 析,因为这个不是一般的问题,是非常专业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看项目是什么项目,还要看什么级别的项目,是国际的项目,还是国家的项目,或者是州一级别的项目。每个不同的项目具体情况也不同,例如:现在乌克兰有些州,有特别好的条件提供优惠。所以,这个一定要看具体项目,很难概括而论。

中国经济导报:

塔胜利:在乌克兰,没有要求项目只能是乌克兰的公司来做,任何公司参加招标,招标中了、赢了那就可以做。当然,我也建议一定要和乌克兰本地的公司合作。为什么呢?中国的工作人员在乌克兰薪酬较高,比

1 3乌克兰的人员贵差不多 倍甚至倍。乌克兰的本地的人现在他们的

400平均工资,差不多每月 元美金左右,乌克兰工程师的工资,差不多每

600月 元美金左右。而要找一下每

2000月 美元的中国工程师比较困

2000难,或者是 美元工资找到工程师不一定是特别好的,这个是乌克兰现在的优势。

伊朗是中东大国和亚洲主要经济体之一,在欧美近期解除对伊多年的制裁后,伊朗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条件逐步具备,让投资者看到了伊朗基础设施发展的潜力。

目前伊朗的基础设施建设发展得如何?“我们已经逐步铺设了高速公路,以及发展航空运输。伊朗是发展中国家,伊朗中北部紧靠里海、南靠波斯湾和阿拉伯海,东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东北部与土库曼斯坦接壤,西北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为邻,西接土耳其和伊拉克。因此,发展伊朗的交通运输的潜力巨大,可以连接到西亚的各地区。”伊朗驻华大使馆商务参赞赛义德 阿格扎戴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基础设施投资主要来自伊朗政府,还有一部分是从国外获得资金。

事实上,政府在伊朗基础设施发展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比如伊朗的电力部门生产中,大部分投资

PPP来自政府。近年来,政府采取模式,在公私伙伴关系框架内对这一部门进行了投资。新能源的大部分投资来自私营部门,政府提供土地,并通过私人投资者的电力提供 “我知道,中国公司最感兴趣的

PPP是今后立陶宛的 项目招标。据我所知,立陶宛运输和通信部正在准备推出一份公私伙伴关系招标,通过签署特许权合同将立陶宛(维尔纽斯机场、考纳斯机场以及帕兰

3加机场)所有 个商业机场转让给

2019私营经营者。预计招标可于年中进行。因此,中国公司可找当地或外国私人合作伙伴,组成财团参加这一投标。”立陶宛驻华商务参

Mr. Arunas Karlonas赞 日前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PPP法律框架已与国际标准接轨

作为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关口,立陶宛的经济地缘优势十分明显,作为“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国家,她牢牢“牵引”欧、亚两大洲的合作往来。近几年,立陶宛出台了多项法规以寻求合作、达到共赢,同时不断寻找机会,例如通过交通设施建设,吸引外商投资“。同时,立陶宛政府逐步

PPP完善了 项目的法律框架,目前已

Mr. Arunas经与国际标准接轨。” Karlonas

介绍说。“在立陶宛,公共基础设施建

?设上,融资模式包括哪些 ”对于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的提问,立陶宛驻

Mr. Arunas Karlonas华商务参赞 表示,“与本区域许多国家一样,立陶宛对公共基础设施和服务的需求日益增加,立陶宛采取了公私伙伴关系项目模式,以刺激经济和提供弥补基础设施差距所需的投资。当然,我们也欢迎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投资者。立陶宛公私伙伴关系的立法框架没有对外国投资者施加任何限制。但要注意的是,参与公私伙伴关系项目投标的外国投资者必须满足具体公私伙伴关系项目招标文件中规定的资 担保。“在这一领域,我们有更多的机会促进公私伙伴关系项目。在通信、水利、水电、污水处理等方面,我

PPP们有很多项目投资要采取 框架。”一般来说,所有投资都由伊朗投资和经济技术援助组织负责。按

:照门类归属不同机构 如交通运输部、城市发展部和能源部等。

“伊朗仍需要更多的资金。我们非常欢迎外国资本,伊朗政府在所有省份都有外国投资服务中心,帮助在伊朗的外国投资者。”阿格扎戴表示,伊朗颁布了外国投资者在基础设施领域投资的法律和法规。外国投资

PPP者可以参与伊朗 项目,与政府签订合同,向政府出售产品和服务。对

PPP于 项目,伊朗政府可以提供土地、合同,从投资者那里购买产品或服务,并支持和保护投资者的权利。PPP “模式主要用于高速公路和公路,电力和新能源,今后准备用于工业、矿山和港口等项目。在地产方

PPP面,马来西亚投资者最近采取 模式投资了伊朗一家购物中心。”

中国在伊朗投资情况如何?“迄今为止,中国投资者在伊朗投资了38

亿美元。这并不多,伊朗的大门是开放的,我们希望看到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阿格扎戴说。

阿格扎戴表示,伊朗是“一带一路”建设沿线上的重要国家,有良好的经济基础,优质的人力资源和广阔的消费市场。两国在政治、经济等领域有着长期密切的合作,中方企业对伊朗的投资出口在逐年稳步上升。基于伊中巨大合作潜能,当地出台一系列法律法案为中方投资商保驾护航,同时设立外商投资服务中心,协助与当地政府的沟通协调并简化官方文件申请流程。最大限度为中方企业赴伊投资提供优惠政策及便利措施。 格要求。”

“政府的作用是启动由私营公司执行的项目,他们宣布投标来执行项目,私营公司可以参加投标,以

Mr.获得最佳价格和有效执行。” Arunas Karlonas

表示,过去几年来,立陶宛政府为促进公私伙伴关系项

:目做了很多工作 建立了经验丰富和有能力的中央支持机构,并制定了长期的部门计划,等等。

为国内国外企业提供了平等的保护和保障

立陶宛有吸引力的地理位置和

500优良的基础设施,在 公里范围之内,提供去往立陶宛内地和邻国市场快速的通道(富饶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快速发展的波罗的海地区以及庞大的独联体和西欧)。欧盟已经认可立陶宛为这一连接欧洲和东部的地区的主要交通枢纽中心。Mr. Arunas Karlonas

表示,立陶宛为国内国外企业提供了平等的保护和保障。国家保证畅通无阻的资本流动和额外津贴以及自由进入所有的经济部门。对外国投资者的支持网络和鼓励政策包括以下几个主要方面:税收优惠的经济自由区和一站式的服务、基础设施完善的工业园区、欧盟结构基金的支持、科学技术园区等等。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张晓凤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杨 秦 请您简单介绍一下乌克兰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融资情况。 乌克兰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如何吸引民间投资?是否有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的运用? 乌克兰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有哪些吸引外资参与的措施?一般采取什么方式?是否欢迎采用PPP模式? 您对中国企业到乌克兰运用PPP参与乌克兰相关项目,有什么具体建议?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杨 虹|杨 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