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了中国如何不再做跟跑者?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第一页 - 㫈Ⓣ

技发明专利为我们所用,目前中国购买国际专利使用权的费用投入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

但是大家不要盲目乐观,要看到中国的创新还面临很多不足。

首先,我们在原创性的科学研究上还是有差距的。其次,中国的创新发展极不平

(%1衡,虽然我们的 在全球占第二,但是我们的劳动生产率在全球只排九十几,说明中国经济的整体质量还不够高。相对于国外很多企业已经开始投入基础研究而言,中国企业研发投入几乎是 或者百分之九十几都是投入在应用开发上,基础研究很少投资。

第三,在一些关键高技术领域我们依赖也是相当严重。比如,我们目前进口芯片所花的钱比进口石油花的钱还要多。

此外,我们的制度建设也仍然还有很多需要进一步完善。我们通过科技体制改革以后,一些共性技术领域,原有的运用型科技机构转制在这中间是缺位的。同时,创新治理体系也有待进一步完善。

͚ప㘪ౕ॓すఈ⁎ጒ͇䲖প㘉ܧ喤

在前三次工业革命,中国都是一个落后的跟跑者。但是当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时,中国已经和其他国家一起坐在头班车上。

第四次工业革命对社会产生的各种影响,包括对就业、伦理、治理方面的影响,其他国家感受到了,我们也同样感受到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创新治理体系急需进一步跟上来,中国原来的创新政策研究中历来把创新作为好的,很多政策都是用来推动创新的发展,忽视了创新可能带来的风险和不利影响,以及在有效规制方面考虑不多。

另外,在创新政策制定过程中,怎么把公众意见有效纳入进来我们考虑的也不多。因此,我们在技术风险,不同利益理性协商机制、不同价值理性协商机制等方面需要进一步深入思考,同时要建立这样的机制。

针对大家关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到底应该做什么的问题,我认为:

首先,中国的科学研究需要进一步补短板。中国在制药、半导体设计、特殊的医药化工材料等领域,以及很多用户导向的行业里,与国外存在很大差距。

第二,国家创新体系建设需要考虑学术界企业界之间的桥梁怎么更顺畅。

第三,要通过制度建设谋远略。首先是社会预见,中国原来很多科技发展基本是由市场决定,由科学家来决定。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很多技术,背后的选择涉及到伦理、价值观念等问题,所以在技术选择中,社会各个方面不能袖手旁观。其次是同步设计。第三是适应性治理。第四是全球参与,过去很多规则的制定,中国都是缺位的,但是今天中国跟其他国家一起在头班车上,中国有能力也必须参与到这些规则制定当中。中国要和全世界其他国家一起来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喍᱙᪴ᦅ㜗⌲ࡻ๔႓ڙڞノ⤳ ႓䮏䮏䪬㫈Ⓣౕϧ᪴⌲ࡻ䃟ಈ̷ ࣾ㶕⮱ऺͧȨすఈ⁎ጒ͇䲖পᲒ γ喆ȩ⮱ͨ䷅⑁䃟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